紐西蘭恐怖襲擊:虛擬世界實體化的警號

紐西蘭極端白人主義者發動恐怖襲擊,死傷枕藉,在未來學角度,這是一個里程碑,因為它和過往類似案件有一顯著差異:並非單純為了傳播恐慌,而是以網絡特定社群為重點傳訊對象,一切行為、價值觀、暗號與圖騰,雖然絕不被主流社會接受,在某些虛擬國度,卻居然頗有「知音」。類似案例,幾乎肯定持續出現,因為互聯網虛擬世界的發展,越來越和主流社會成為平行時空,但兩者的交集卻又不能避免,交集之際,就是悲劇發生之時。

這名兇手自稱「一個平凡的白人男生」,行兇前先在網絡發表74頁「大補完計劃」(The Great Replacement)宣傳「理念」,行兇全程在社交媒體直播,被捕提審時不忘高舉白人極端主義手勢,這一切,幾乎就像進行電腦遊戲。假如有看過直播片段,不難發現從槍手的殺人動作、視角和速度,他根本就是在「打機」,與玩RPG無異,只是一切變成現實世界,相信他犯案前,早已通過電腦模擬了很多次。他本人活躍社交網站「8chan」,這是他發表殺人理念的「主場」;本欄數月前曾介紹過「4chan」、「8chan」等激進社交網絡催生陰謀論「QAnon」後,真的開始有網民走進特朗普的政治集會自稱「QAnon」成員,這是兩個世界終於交接的訊號,只是一般人並不為意,以為只是趣聞一則,殊不知後果可以相當嚴重。

昔日虛擬、實體世界之間,始終還有區隔,不少沉迷陰謀論、外星人、骷顱會一類故事的宅男,回到現實世界就變回常人,他們自己也知道這些興趣只是「Cult」,難登大雅之堂,有三五知己在討論區調侃一下,作為現實生活的調劑,如願已足。但互聯網到了今天的3.0、4.0時代,開始引入越來越緊密的演算法,像Growth Hacking,讓用戶的一切動作、喜好都被大數據記錄,然後每人都只會看到和自己喜好相關的內容,與其他世界的距離越來越遠,加上同溫層的圍爐取暖效應,令用戶再沒有身為「小眾」的自卑感,反而通過批評主流媒體、建制和一切,逐漸強化了自己的身份認同。數年前,香港發生旺角騷亂,當時筆者寫了多篇「虛擬國度」系列,正是觀察到某些類似趨勢,感到相當憂慮。

紐西蘭慘案發生後,假如我們登上4chan、8chan,會發現支持兇手的聲音可說是「主流」,起碼支持者為數不少。更令人震驚的是,即令在華人網絡討論區,也有留言稱這名兇手是「真英雄」,說他為了「理念」犧牲自己,有行動力,說到做到,值得全球本土主義者尊重云云。雖然白人至上的「理念」不可能放諸四海皆準,但各地針對新移民、多元文化的虛擬社群,卻從案例找到共通點,就算不是明目張膽鼓勵殺人,也會推波助瀾傳播仇外訊息。

再看這名兇手的行兇細節,幾乎就是一部網絡陰謀論百科全書,但對一般人是對牛彈琴,只有他的全球宅男網友,才能明白。他除了使用不少新納粹符號,槍枝刻滿古今大量「抗穆斯林英雄」名字,直播行兇時播放的歌曲《Remove Kebab》也「別出心裁」,源自南斯拉夫內戰時塞爾維亞軍隊對波斯尼亞穆斯林的屠殺,後來成了西方極右網站圖騰之一,而兇手據說曾環遊世界,相當有「國際視野」,一切都成了取經對象。這些細節,對屬於同溫層的網民而言,無疑相當具「親切感」,兇手發出的「感召力」,明顯是要網民效法。這樣的宣傳手法,和ISIS在全球網絡招募新成員,如出一徹。

不少媒體批評Facebook等社交媒體的章程存在明顯漏洞,以致兇手能廣泛傳播殺人直播影片。但其實在今天的虛擬世界,要禁絕影片已接近不可能,再要禁絕激進言論更是絕不可能。8chan等鼓勵匿名發表言論,也不審查任何激進內容以彰顯「言論自由」,總有地方的法例容許這樣理解「言論自由」,就是在美國,也有著名NGO「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主張捍衛一切激進言論的自由。何況最激進的言論,還可以放在網絡公海以外的「深網」,在那裏黑市買槍、交換任何非法情報,都是日常生活一部份。

不少主流精英依然對「虛擬世界實體化」嗤之以鼻,認為這不過是一群失敗者自我催眠的玩意。但虛擬世界的其中一個顛覆性,就是改變了對「精英」的定義:激進網民也許在現實世界是失敗者,但通過掌握虛擬世界法則,卻能夠成為那裏的「精英」,再回到現實世界討伐他們眼中的「真・失敗者」,也就是舊世界的傳統精英。在傳統世界,失敗者是沒有錢、沒有資源、沒有人脈、沒有聲望的outclass,但在虛擬世界,一切可以相反。互聯網經濟基本上是點擊率經濟體,每一鍵都是經濟來源,而精英主導的精緻資訊,在演算式下,往往不及譁眾取寵的資訊廣傳,「失敗者」先天就有了生財工具。隨著bitcoin等虛擬貨幣日漸成熟,匿名在網絡進行金錢交易,不用經過實體中樞,輕而易舉。假如有激進份子發起「眾籌」,以虛擬貨幣集資搞恐怖襲擊,交易可以通過電腦遊戲的虛擬貨幣支付,「理念」可以不斷在同類網站散播開去,這樣的恐怖經濟體,可以無限複製,而且「成本效益」甚高。

人性本無善於不善,正如提出「食色性也」的中國古代哲學家告子說:「性猶湍水也,決諸東方則東流,決諸西方則西流。人性之無分於善不善也,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人性本身存在的七情六慾、無私與自私、理想與現實,本來就是一個天然互相調和的機制,任何一面去到極端,都可以變得很恐怖。在現實生活,縱有千般不是,但起碼不容易讓任何一面去到最極端。但現在互聯網的演算式,卻鼓勵人性這些潛藏的一面全面激發,無論是極端白人主義、穆斯林主義、大中華主義、大香港主義、環保主義還是自由主義,催生他們的方式都是殊途同歸的,慢慢他們都有了自己的虛擬國度,根本沒有誘因再和「現實世界」銜接。只要經營好他們的國度,既可以解決基本問題,還能一併梳理「人生的意義」,又有甚麼誘因回到現實世界,接受那些控制一切的極少數精英支配?在網絡2.0時代,還有正常人在網絡交流時評,互說道理,但到了網絡3.0、4.0的演算式,正常人不可能再願意到網絡「論政」,只會避之則吉;劣幣驅逐良幣,激進主義卻大盛可期。虛擬世界變得現實、現實世界變得虛擬,我們面對的,正是這樣的歷史轉折點,如何自處,當好自為之。

小詞典:8chan

美國著名另類討論區,鼓勵匿名投稿,網主主張絕少干預討論內容,逐漸成為各種激進思想、特別是另類右派大本營;前身是另一類似討論區4chan,因為4chan禁止網絡醜聞「玩家門」相關資訊在那裏散播,不少用家改投8chan另起爐灶。4chan、8chan有被比喻為香港的高登、連登,但其實世界各地都有類似討論區存在。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18日

延伸閱讀:沉迷Facebook會影響世界觀嗎?

One thought on “紐西蘭恐怖襲擊:虛擬世界實體化的警號

Add yours

  1. 科學分析要有統計數據支持。
    你怎樣解釋,在1985至2017年期間,世界各地的犯罪率和暴力罪惡皆迅速下降?

    除非你見到自2010年起暴力罪惡明顯上升
    否則都無證據指責網絡。
    事實上,自2010起,罪惡比率不升反降。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