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全球化:食草的東非男人

卡特草在過去十年進一步普及,直接和索馬里內戰有關。自從大量難民流散東非各國,首先就把卡特草帶到鄰近地區,再隨出國難民傳到海外。由於卡特草的藥力只能維持摘取後的48小時,以往要令卡特草全球化,成本甚高,但隨著散居全球的難民有了需求,自然也有了以飛機運送卡特草到各地的「新興經濟」。至於索馬里的本土卡特草,卻是受惠於「海盜產業」:海盜獲利後,都會根據宗族原則惠澤鄉親,不少得到額外收入的人毫無人生規劃,只會把錢耗費在卡特草,也令需求進一步上升,結果卻便宜了肯雅、埃塞俄比亞的外匯。

波音737 MAX 8停飛的國際角力

以往遇上這類國際空難,中國的危機管理,只會跟隨美國航空管理局亦步亦趨,這次美國反應居然全球最慢,根據此刻國情,已成為又一宗可被調查的疑似醜聞。特朗普是航空愛好者,曾嘗試建立自己的小型航空公司,雖然失敗收場,但擁有了不少營運航空的專業知識,即使不能判斷專業安全,也能判斷經濟影響。何況他和波音的關係十分密切,據報波音總裁曾親自致電他保證航機安全,而波音是美國軍工重要供應商,曾捐獻一百萬美元參與特朗普競選活動,特朗普也曾親自和波音總裁談判,要求以友誼價建造新的「空軍一號」總統專機。馬蒂斯辭任國防部長後,目前代理此職位、相信快將扶正的沙納漢毫無軍事經驗,卻是波音集團副主席、在波音任職三十年的老臣子;而波音董事局快將委任的新成員Nikki Haley,正是特朗普任命的上一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相信也會成為其「連任辦」成員。這樣的「旋轉門」出現瓜田李下,公信力自難保證,結果在波音737 MAX 8一役,「中國或成最大贏家」,卻是最戲劇性的結局。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