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737 MAX 8停飛的國際角力

此刻身在非洲,本來很快就要乘坐杜拜航空的波音737 MAX 8型號班機,也就是日前埃塞俄比亞航空發生空難的同一型號。由於波音737 MAX 8 涉及早前另一宗印尼獅航空難,業界未能確定是否型號安全出了問題,各國政府如何回應,就成了這型號能否繼續飛行的關鍵。杜拜航空是波音737 MAX 8大戶,埃航出事後迅速發表聲明,表示對這型號的安全「充滿信心」,不會停飛。想不到,不久就面對越來越多國家發出停飛令,阿聯酋政府最終也不得不跟隨。

無論在航空歷史、還是國際關係史上,這都是劃時代事件,因為這次掌握議題設定權、首個高調禁飛波音737 MAX 8的大國,並非各國航空以往視為龍頭的美國,而是中國。相反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政府,幾乎是全球最後宣佈禁飛的重要國家,次序還在阿聯酋之後。阿聯酋這個波音737 MAX 8大戶根據昔日的國際關係潛規則,認為只要美國不停飛,自己亦步亦趨,就十分保險,想不到時代已改變,今天的美國和中國,都和以往認識的不一樣。

中國成功設定議題,美國國內有右翼陰謀論認為,根本是中美貿易戰的一環,北京目的是乘機打擊波音,並向國際社會推廣中國航機云云。然而中國和波音的關係頗佳,航空業也基本沒受貿易戰影響,何況不能購買波音737 MAX 8,對中國已承諾美國的清單還要再找替代品,只會更麻煩。中國此舉,更多是論證自己是「盡責任大國」,通過高調向國際社會展示自身對安全的最高追求、對風險「零容忍」,一洗昔日國際社會對中國這類新興經濟體只追求GDP、不顧安全的套版印象。筆者和其他旅客聊起我們的波音737 MAX 8會否續飛時,不少人就對中國帶頭停飛另眼相看。說來中國近年銳意成為航空大國,安全系數也越來越高,近十年未發生過重大事故,雖然國內航班經常停飛、延遲的作風令人詬病,但安全指引確有一套,不過外間鮮有正視,用這機會來突顯這些發展,亦不失為時機。由於埃航事故有八名中國公民罹難,北京毅然行動,在愛國主義者眼中,自然也是大國崛起的體現,在民間得分不少。而且通過此舉,日後要加強管治航空業界,無論是國內航空還是國際航空,也更出師有名。

以往遇上這類國際空難,中國的危機管理,只會跟隨美國航空管理局亦步亦趨,這次美國反應居然全球最慢,根據此刻國情,已成為又一宗可被調查的疑似醜聞。特朗普是航空愛好者,曾嘗試建立自己的小型航空公司,雖然失敗收場,但擁有了不少營運航空的專業知識,即使不能判斷專業安全,也能判斷經濟影響。何況他和波音的關係十分密切,據報波音總裁曾親自致電他保證航機安全,而波音是美國軍工重要供應商,曾捐獻一百萬美元參與特朗普競選活動,特朗普也曾親自和波音總裁談判,要求以友誼價建造新的「空軍一號」總統專機。馬蒂斯辭任國防部長後,目前代理此職位、相信快將扶正的沙納漢毫無軍事經驗,卻是波音集團副主席、在波音任職三十年的老臣子;而波音董事局快將委任的新成員Nikki Haley,正是特朗普任命的上一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相信也會成為其「連任辦」成員。這樣的「旋轉門」出現瓜田李下,公信力自難保證,結果在波音737 MAX 8一役,「中國或成最大贏家」,卻是最戲劇性的結局。

小詞典:沙納漢(Patrick Shanahan,1954-)

美國現任署理國防部長,華盛頓大學機械工程畢業,1986年加入波音公司,前後工作三十年,除了管理民用飛機部份,也曾在波音管理研發軍用導彈防禦系統,2008年成為波音民用副主席、2016年成為波音總公司高級副主席,2017年被特朗普任命為副國防部長,協助總統擴大軍費。國防部長馬蒂斯辭職後署任,盛傳將被正式提名為國防部長。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19日

延伸閱讀:真‧中美戰爭:美國蘭德公司的預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