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的基督城槍手:Facebook直播的年代

28歲極右槍手、網絡原住民Brenton Tarrant在紐西蘭基督城行兇屠殺穆斯林,震驚全球,本欄上週談及這是網絡恐怖主義的里程碑。另一個我們應關注的重點,是他在社交媒體的直播行為。

行兇當日,兇手把自己的屠殺行動全程在Facebook直播,長達17分鐘,不少看過片段的網民表示令人恐慌,雖然Facebook馬上刪除,但留底技術極容易,複製禁之不絕。在社交網絡極為發達的今天,所有資訊一旦上網,只會不斷複製,根本不是任何政府或者社交網絡供應商本身可「刪除」,而這正是兇手希望製造的效果。

除了直播,兇手也在事前發表了自己的宣言《大補完計劃》(The Great Replacement),這是長達74頁的PDF檔案。雖然用來存放這個檔案的載點都被馬上刪除,但大企業的管理動作,永遠跟不上網民,私人傳閱同樣禁之不絕。英國內政大臣Sajid Javid在報章上表示,科技公司應盡最大努力,禁止恐怖份子的訊息在網上流傳,「不得為恐怖份子工作」──這是舊規範的建制菁英與新時代網絡槍手的競賽。可惜勝出的恐怕是後者,因為兇手雖然被捕,但他的激進思想,確實已透過網絡散播開來。

「恐怖主義」在不同時代、語境有不同定義,但引起注意與散播恐怖總是共同特徵,兇手都希望打一場影響大眾意識的心戰。社交媒體興盛之前,主流傳媒形成了建制精英的審查機制,大眾與連環殺手、恐怖主義者的第一手材料之間,存在無形的審查之牆,也有明顯的時間差,因此要造成大規模恐慌的人,需要造成大規模傷亡,主流媒體才不得不報導,門檻不低。但社交媒體移除了中介,恐怖主義者與他的「目標受眾」基本上能直接溝通,毫無阻隔,即使這次直播「只」殺一人,其實也會引起震撼,那同樣不是主流精英所能防微杜漸的。

科技的進步,亦令兇手散發的第一手資訊更容易「落地」。2011年,背景和思想相似的挪威極右份子Anders Breivik進行連環大屠殺,也留下相似宣言:《2083──歐洲獨立宣言》。然而當時還沒有進入直播年代,「Facebook Live」剛開始時專屬名人使用,到2016年才開放給大眾,所以挪威恐襲的震撼和這次相比,還有一定落差。影片串流背後涉及的點對點傳輸技術、雲端儲存等,在這十年間才普及,減省了絕大部份的流量成本,令不少網台可以低成本運作,甚至連ISIS一類國際恐怖組織,也能大量使用串流影片來傳播思想和自我宣傳。ISIS的網絡文宣更「專業」、更像拍電影,明顯追求戲劇效果,但Facebook直播則是另一回事:沒有剪接、強調真實,亦不需要拍攝人員,一切都是自己操作,更適合獨狼式恐怖主義者。

這種以個人為單位的恐怖主義宣傳形式,動力很清楚,就是網民本身,除了激進網民,也包括不少一邊痛罵兇手、一邊偷偷下載行兇片段的「花生友」。兇手雖已被捕,亦有大量民眾聯署希望將其判死刑,但他的宣言、圖像和影片,已經在網絡上奔流和傳播,很可能「啟發」他人,就像文化和思想上的細胞,不斷自我分裂和繁殖,在幾乎無法刪除足跡的網絡空間,得到頑強生命力。即使網絡公司和傳媒聯手殺滅,資訊還是存留在網民的雲端硬碟,以及深網。各國政府不時要特別關照法西斯或恐怖主義領袖的墳墓,以免成為後繼者的朝聖所,但思想才是最危險的工具。在一切數碼化的年代,恐怖主義也不需要物理世界的憑據,朝聖所可以只是一個網站、一段行兇影片,或者只是一個維基條目,一切又從何杜絕?

小詞典:挪威連環恐怖襲擊

2011年7月22日,挪威發生連環恐怖襲擊,先是首都奧斯陸的政府大樓遭受炸彈襲擊,造成8死30傷,然後槍手進入鄰近烏托亞島,對執政黨青年團正在舉行活動的人群亂槍掃射,造成69死66傷。兇手持極右思想,反對移民政策及制定政策的左翼執政黨,這也是二戰後最大規模的極右襲擊,和2019年紐西蘭恐怖襲擊的意識形態如出一徹。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26日

延伸閱讀:紐西蘭恐怖襲擊:虛擬世界實體化的警號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