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案結案之後

何志平案在美國宣判,當事人被判刑期三年,扣掉正在服刑的時間,相信明年可出獄回港。案發後,曾在本欄談過當年與何醫生的淵源,和心中的同情,希望他早日歸來,渡過這難關。

記得大約一年前,外國記者協會主辦了一場講座,題目就是何志平案,請了一位美國律師專家談案情。專家認為美國拘捕何志平,就是要逼他選擇「猶大條款」,通過在法庭上公開指證他人,換取大幅度減刑,否則根據案情證據、相關法律刑期上限,判刑可能相當長。現在何醫生一力承擔全部責任,庭上沒有提及任何其他角色,代表律師以雷聲大雨點小的方式抗辯,明顯希望儘早結案、而不是糾纏枝節。最終刑期比外間想像中的短,可說是美方不為已甚,同時也是何志平一方在重重夾縫中,選擇了最理性的策略:沒有在庭上說其他故事,也沒有和美方認真強辯,把案件歸類為孟晚舟案一類的國際大博弈漣漪,把個人對立面減到最低。說起來,也認識幾位因類似案件判刑後獲釋的前輩,後來都有更精彩的人生,相信何醫生獲釋後,不會是事業的終結,依然能東山再起。

一位認識何醫生二十年、完全沒有涉足政治的醫生,案發後奔走各方,請不同友好表達支持,期間受盡白眼和勢力眼,這份情誼不涉任何利益,令人動容。我和這位醫生素昧平生,他也曾和我聯絡,而我只能直言從國際關係角度,更多的求情信,對刑期反而可能有反效果;他建議找的某些人要是真的寫了信,對出獄後的何醫生,反而可能更麻煩。他回應說「死馬作活馬醫,以求心之所安」,看得出他對一位摯友,盡了200%的責任,反映上一代的香港社會,始終有情有義。希望在此對這位醫生,表達我的敬意。

不少網友留言「食花生」,嘲諷何醫生成為棄子,以國家出手救孟晚舟、卻與何志平劃清界線,得出先入為主的結論。然而諷刺的是,假如單從當事人角度,一個「棄子」身份還是一個「國家重點保護對象」身份,更能從當下中美關係氣候的美國法庭抽身,其實清晰不過。

就像某東南亞國家一位僑領曾告訴我,當地司法黑暗,某些涉及港人的案例明顯是冤獄,但政府層面的人發聲了,當地司法為顯「公正」,反而刻意「渣正黎做」,更會提出外交層面的對衝,例如以中國釋放扣押的本國人為放人條件,結果要圓滿解決,反而遙遙無期;不像另一些案件的當事人,大家都不注意,「操作」一下,就無聲無息的出來。美國司法制度成熟,自不可同日而語,然而背後某些涉及判刑的潛規則,亦萬變不離其宗。

不少人從何志平案,得出「香港人在一國兩制下的獨特身份,已經失去在國際舞台的獨特價值」這結論。但邏輯也可以恰恰相反:正因為香港人的身份充滿孟晚舟不存在的彈性、國家層面的可塑性和可切割性,在越來越敏感的大時代,反而更有價值。當然,從事相關志業的都是高人,我們凡夫俗子,只宜遠觀登高見博,否則換過來博見高登,反為不美。

小詞典:登高見博

意思是站得更高會、看得廣博,比喻人生到達更高的境界,才能開拓廣闊視野,不受制於種種狹隘思潮和包袱,這也是香港庇理羅士女子中學的校訓「climb high see wide」。由於顛倒過來成為「博見高登」,一度成為香港網絡高登論壇的潮語。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29日

延伸閱讀:何志平的名單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