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的大數據:「夢想」成真的時代

我們今天相信的「普世價值」,源自歐美在二戰後確立了一套關於民主、自由、人權的大論述(grand narrative),戰敗的納粹德國成為這套論述的反面教材。然而我們必須明白,納粹德國消失於歷史長河,並非因為它屠殺猶太人或實行高壓管治,而是因為它戰敗。隨著現代科技興起,先進國家的治理開始數字化、集體化、去人性化,即使再沒有猶太集中營,整個世界跟納粹德國的思維和做法,卻開始逐漸趨同,反映納粹德國除了顯示人性之惡,也超前地預言了「現代性」的陰暗面。

IBM作為納粹幫兇:納粹也有大數據」?

今天大數據早已被運用在商業活動、社交網絡、政治宣傳,再配合人工智能輔助的威權政府,成為未來「智能城市」的管治核心,而納粹德國正正是大數據和全面監控這套管治模式的先驅。鮮為人知的是,納粹德國崛起,其實同時帶動了IBM公司的業務;希特拉對「數目字管理」有其前瞻性「貢獻」,第三帝國對猶太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的迫害,絕非興之所至的屠殺,而是系統性、科學性、力求精準的,由始至終都依賴統計和人口數據,這也是納粹比歷史上其他極權政體更恐怖的地方。

IBM成立於1898年,本業其實是人口普查。第三帝國將目標對準猶太人後,就開始與IBM合作,IBM協助納粹在歐洲各國進行猶太人的人口普查,方便之後進行大滅絕。2001年,波蘭猶太人Edwin Black出版了歷史研究著作《IBM與大屠殺》,回顧IBM當年為猶太人專門設計的人口表格:首先普查這些猶太人詳細的個人資料,除了住址、年齡,還包括前幾代的家族狀況,這些資料會以特殊的穿孔方法,紀錄在一張卡紙上。IBM製造了一部名為「Hollerith系統」的打卡機,來讀取、整理這些打孔卡資料,作為那時代最先進的人口資料庫。納粹就是根據這個猶太人口資料庫,來進行系統性搜捕,後來越發走火入魔,甚至連集中營的人口管理、物資運輸調度,都借用了同一系統的資料推算,可說是當代大數據的雛形。這本著作直接令IBM捲入與猶太人和吉卜賽人的訴訟,受害團體指控IBM的科技發明加速了納粹的種族清洗,要求索償,而被瑞士法庭駁回,IBM則表示生產「Hollerith系統」的子公司被納粹控制,加上其參與度被作者明顯誇大,故母公司不應負責云云。

無論如何,精確的數字管理,確實可以令「好」與「壞」的管治,都變得更有效率。現代政府要收集人民資訊,已不需要依賴打孔卡,而是靠電腦、網絡、智能手機,還有未來的物聯網。不管是私營科技巨擎、國家補貼的國企,乃至政府本身,都不斷建立更大、更實時的人口資料庫,這趨勢是「普世」的,從劍橋分析操弄社交網絡資訊、斯諾登揭露美國政府系統性監控全球、到內地正試行的信用系統,都令活生生的人變成「檔案」。網絡興起前,政府對公民的掌握並沒有如此貼身,但現在每人的檔案時刻被不斷更新,在社交網絡發表的片言隻字、點擊讚好,都會被詳細分析,連接觸到的個人化廣告置入,也是通過對個人的網絡足印進行分析、存檔和歸納。加上生物科技成熟,每個人的檔案將與與生物特徵捆綁,個人要欺瞞系統,幾不可能。

雖然納粹德國已不存在,但具生物特徵的大數據被大規模收集後,要系統處理人口,已變得非常方便。試想像ISIS一旦死灰復燃,而又掌握了中東的人口大數據,找到散居世界各地的雅茲迪人,由於他們的資料與指紋、虹膜甚至DNA捆綁,根本無法否認和欺瞞,這就等於全方位追殺令。人口大數據一旦成為體制,那些在體制下出生的新人類第一天起就被詳細紀錄,幾乎不可能「洗底」。歐盟對個人資料私隱特別重視,從1995年的「資料保護指引」到去年生效的《通用資料保護規例》(GDPR),總是超前於世界其他地區,對能夠運用大數據的大企業特別狠辣,亦與納粹德國精於利用普查資料,造成大量悲劇的歷史有關聯。問題是這些人為法例的效力,和人類歷史發展的趨勢相比,又能抵擋多久?

基因編輯與優生學

再看納粹德國的另一「理論基礎」優生學,不少人基於政治正確原則而大加鞭撻,但行為上卻無不希望自身屬於「贏在起跑線」的一群,乃至為此無所不用其極,反映優生學說對現代人同樣充滿誘惑。納粹德國相信「雅利安人優越論」,大力鼓勵優質人口繁殖,包括對金髮碧眼人種推出特別資助和育兒照顧,更做了不少現在被嚴禁的實驗,希望論證以上「理論」。與此同時,納粹根據同一「理論」,系統性地部署排除所謂「劣質人種」,猶太人、吉卜賽人、同性戀者等被關進集中營,德國公民中有先天身心疾病的人,也被放進「劣質」名單,對他們強制絕育,已是較「溫和」的做法。問題是這些聽來瘋狂的做法,曾經也頗為主流,二戰前不少國家都認同優生學,以之為制訂人口政策的依據,只是未有納粹般「科學」。希特拉上台後不足一年,就推出法例限制「劣等人」生育,居然有不少各國科學家、遺傳學家樂觀其成,認為經過「人工篩選」,遺傳病甚至犯罪傾向都會絕跡,人口將變得純淨而優質。

希望人工改變下一代質素、體質的「夢想」,其實一直長埋人類心中,自然也沒有因納粹倒台而消失,在基因編輯技術越見先進的情況下,優生學的夢想同樣變得可能。內地基因科學家賀建奎早前自稱「成功」進行基因編程,製造了兩個天然對愛滋病毒免疫的女嬰而遭科學界炮轟,最後被政府調查。但假如這技術真的成熟,可以通過修改基因達至愛滋免疫,接下來,權貴自然是首先有條件選擇的一群,去製造智力更高、壽命更長、體能更好、或更服從的「超級人類」,同時編輯刪除同性戀等基因,這樣的思維,要是來自政府,就和納粹異曲同工。假如希特拉活在今天,進行當年同樣內容的「實驗」,後果如何,想想也令人不寒而慄。

小詞典:歐盟《通用資料保護規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近年最富爭議的歐盟法律之一,2018年5月25日正式生效,目標是讓歐盟公民真實控制自己的一切資料和私隱,以免中介公司非法買賣,規定數據儲存必須匿名進行,而規定同樣適用於與歐盟進行貿易往來的其他國家企業。支持方認為是保障私隱的里程碑,反對方認為大量加劇營運成本之餘依然是形式主義,並不能杜絕個人資料被濫用。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1日

延伸閱讀:假如大數據出現於蘇聯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