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前瞻未來與《希特拉歸來》

昨天談及納粹德國對未來的「前瞻」,除了早在近百年前已使用大數據、優生實驗,還有以當時最先進科技進行的強大宣傳。

歷史學家普遍強調希特拉、戈培爾等人的宣傳天賦,但與此同時,納粹得意麻醉一代人,也有賴當時的科技環境。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科技突飛猛進,改變了當時的社會倫理,例如電子管收音機發明成功,令收音機開始普及,這項科技成為政治宣傳深入整個社會的關鍵,其革命性影響,可比今天的社交網絡。當時越來越普及的電影,也是建基於科技發明的藝術形式,特別有藝術意識的納粹黨高層,擅長利用電影創造「真實」,來煽動人民的狂熱。今日的社會更加訊息化,各方都在重構「真實」,今天網絡的meme,功能就像納粹時代的電影,不過無限細碎化罷了。

記起曾介紹過一部德國電影《希特拉歸來》,講述希特拉穿越到現代,當新一代都不知道他的黑歷史,卻憑藉Facebook和Youtube成為「網紅」,再重返德國政壇,反映納粹的理論基礎「歷久常新」之餘,也說明政治與科技和傳媒的緊密關係。納粹德國在傳播科技的成果上崛起,而今日在民主國家中,不少新興民粹型領袖,則是透過網絡崛起,而且透過演算式的用戶追蹤,目標群眾只會更精準。特朗普與「另類右派」結盟,在網絡建構自己的世界,再以Twitter戰法打擊主流傳媒,一如納粹崛起時顛覆傳統主流的文宣策略;即使是台灣政壇,從民進黨的蔡英文到國民黨的韓國瑜,都十分著重網絡造勢,特別是「韓流」,和特朗普的策略,幾乎一脈相傳。

納粹上台的過程,預示了大眾狂熱在現代政治和生活的重要性。希特拉壓倒虛弱的威瑪民主,與當代政客利用左翼或右翼民粹通過民選上台,同樣是利用人民盲目的希望或恐懼。正如劍橋分析的「輿論師」Mark Turnbull所言:「人接收資訊有兩大動力:希望與恐懼……選舉從來不是關於事實,一切都只是情緒。」昔日一些威權政體提出「希特拉也是民選上台」,以警惕民主可能帶來的危機時,民主派的主流回應一直是「希特拉不單是民選上台,同時也依靠非常武力文攻武嚇」,卻忽略了這些手段同樣經過精密計算,在法律邊緣遊走,正如特朗普無論有沒有「通俄」,他的團隊利用了最新科技通過網絡演算式、機械留言造勢,同樣是主流規則之外的全新創造。

第三帝國雖然是極權國家,卻可能是最早將「人民」操弄、洗腦和動員得無比有效的「有民主成份的政權」,這套技術,其實就是以精密科學扭曲「現代性」的發明,把民主制度的漏洞和人性的陰暗面,扭曲得淋漓盡致。以此來看,納粹無疑極具「未來性」,希特拉今天假如復活,會以為自己是先知。

小詞典:《希特拉歸來》(Look Who’s Back)

2015年上映的德國電影,改編自2012年發表的同名政治諷刺小說,講述希特拉忽然在2011年醒來,不知道二戰後發生的一切,依然以納粹角度演繹現代世界,由於沒有人相信他是真希特拉,所有德國人都當他是喜劇演員,令他迅速成為網紅,最終更以高人氣素人身份重新進入政壇,成為受歡迎政客。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2日

延伸閱讀:德國穿越劇:希特拉歸來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