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旺達:由大屠殺到「非洲新加坡」

世界經濟正在轉型當中,不少地方都希望儘快邁向「智慧城市」,而在網絡時代,人口紅利是寶貴資產,南亞、非洲擁有大量潛能,人所共知,問題是局限極多,輕身上路不容易。近年非洲最成功轉型的知識型經濟體,正是大屠殺後的小國盧旺達,我們曾介紹盧旺達總統如何促進大和解,現在再看看他的未來規劃。

盧旺達獨立前是比利時殖民地,地小人多,人口高達1200萬,屬法國勢力範圍。這個國家缺乏天然資源,GDP 傳統上由農業支撐,但農民只有簡單工具,糧食產量也跟不上人口增長。先天已嚴重不足,但國內胡圖族、圖西族的衝突才是貧窮主因,到1994年終於爆發大屠殺,估計50-100萬人遇害,另有逾200萬人流亡鄰國。

大屠殺過後,由於人口銳減、基建嚴重受損,GDP大幅下跌,也難吸引外資,想不到如此百廢待興,卻冒起了一代軍事強人、現任總統卡加梅 (Paul Kagame)。他在2000年上台,至今贏過三次總統選舉、又通過修改總統任期限制的修憲公投,得票率全部超過九成,理論上可連任至2034年。雖然近年不時傳出有盧旺達將領、情報官員流亡海外,部分更離奇死亡,卻無損這位「永續總統」在國內的極高民望。

這是因為卡加梅除了成功令族群在大屠殺後大和解,還提出將盧旺達建成「非洲新加坡」,連番向中國、新加坡、泰國等國專家諮詢意見,至2000年扶正總統,正式提出「Vision 2020」,目標是在2020年前把盧旺達打造成「知識型中產國家」。正如盧旺達青年、資訊及傳播技術部總監 Claudette Irere 介紹,政府明白讓民眾學會利用資訊科技,才是發展經濟的唯一途徑,所以決心從農業經濟轉向知識經濟。「Vision 2020」包括六大方向:改善政府管治;提升國家運作效率;提升首都民眾的教育、醫療及資訊科技技術;提升私企活力;建造國際級基建;農業和蓄牧業現代化。一言蔽之,就是大力投資到現代化人才培訓,鼓勵青年初創,讓國家儘快進入數目字管理時代。

2011年,盧旺達財經規劃部發表「Vision 2020」中期報告,評估44個目標當中有66%進度良好、11%尚待觀察、22%落後預期,落後預期的主要關於人口、貧窮、環境等範疇。然而民眾更關心的是生活水平:計劃發表後,自2001年至2014年,盧旺達的 GDP 年增長率平均高達驚人的9%。除了威權政治、資訊科技等層面與新加坡看齊,盧旺達也效法新加坡成為「花園城市」,力推綠色經濟,希望以乾淨整潔成為獨有品牌,例如硬性規定每月大掃除、全國禁用膠袋等。世界銀行去年發表《2019年營商環境報告》,盧旺達的「經商容易程度指數」排在第29位,在非洲排第二,僅低於毛里求斯,在全球更高於法國、日本、瑞士和中國。

至去年1月,4G/LTE 電訊網絡已覆蓋盧旺達超過95%國土,隨着網絡發展,盧旺達首都基佳利成為非洲科技網絡中心。數月前,盧旺達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簽署諒解備忘錄,成為阿里在非洲首個世界電子貿易平台(eWTP)合作夥伴,自此盧旺達中小企業可通過阿里巴巴電商平台向中國銷售咖啡、手工製品等,投資發展局亦可借助阿里巴巴旅遊平台「飛豬」推廣旅遊業,同時獲「螞蟻金服」協助發展移動支付等數碼經濟業務。盧旺達並非向中國一邊倒,Google、Facebook、Amazon 等跨國科技公司也紛紛落戶當地,作為「智能非洲」中心,其他非洲國家的私企也開始向盧旺達集結,出口世界。

盧旺達大屠殺後,反而逼使當地人團結起來,正視悲劇之餘,也把國家推倒重來,絕處反而逢生,雖然是歷史的諷刺,但假如「新加坡化」能同步化解歷史仇恨,自然功德無量。到過不同非洲國家的人,無不對「新盧旺達」的經濟水平、人民質素刮目相看,也明白「多數族群Vs少數族群」的民粹選舉模式,很難令當地走出數十年的死胡同,製造今天的奇蹟。背後的啟示,放在全球民主退潮的今天,相當深遠。

小詞典:卡加梅(Paul Kagame, 1957- )

盧旺達圖西族人,盧旺達革命後多數派胡圖族掌權,卡加梅舉家移居鄰國烏干達,輾轉成為烏干達高級軍官,再返國成立「盧旺達救國陣線」,大屠殺後出兵平亂,奪取政權,先擔任副總統,2000年當選總統至今。任內大力發展經濟,推動族群和解,令盧旺達煥然一新,逐步成為非洲相對先進的中等收入國家。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9日

延伸閱讀:黑豹之後:「非洲未來主義」的未來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