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資本主義之父:日本新一萬円紙幣的國際政治

日本政府宣佈,為迎接新日皇德仁的令和時代,將於2024年發行新紙幣,紙幣上的人物也將變更,其中最高面值的一萬円上,將由提出「脫亞論」的學者福澤諭吉肖像,變成「日本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作為郵票、錢幣業餘收藏者,筆者始終覺得任何國家選擇鈔票上的歷史人物,都充滿象徵意義。

在國際社會,澀澤榮一的知名度不及伊藤博文、福澤諭吉等,但在日本人、特別是商界心目中,他是殿堂級的傳奇。根據《日經產業新聞》1983年進行的「日本企業家最崇拜人物」調查,第一位是已成為商場寶鑑的德川家康,第二位就是澀澤榮一。他是由德川幕府時代過渡到明治維新的關鍵人物,出身幕府家臣,病逝時已是昭和時代,一生創辦超過五百間企業,日本的第一間國立銀行、第一間證卷交易所、乃至整個現代化的株式會社制度,可說都是澀澤榮一一手推動。在全球講求初創的今天,重新把澀澤榮一化作日常生活一部份,這也是在鼓舞日本企業家重拾輝煌。

澀澤榮一對日本民族性的弘揚,也有獨特貢獻。他提倡類似「中體西用」的「士魂商才」,主張結合道德和商業,名作《論語與算盤》就是通過自行演繹儒家經典,論述道德與賺錢如何並行不悖;其實,是有點借題發揮,向日本人和維新政府解釋為甚麼個人賺錢,也是有益於國家。有了他的理論基礎,日本才能快速拋棄過時的重農輕商概念,全民投入創富,而又獲新政府大力支持,因為澀澤榮一的「道德」,也包括了對國家的服務和貢獻、對武士道的遵從,例如配合當時日本政府內政外交全方位融資。他個人也以道德楷模形象出現,最為時人津津樂道的,是他對故主末代大將軍德川慶喜終生尊崇(也終生當其金主),否則大將軍能否體面過寓公生活終老,也成疑問。

由於澀澤榮一推崇《論語》,而又在日本侵華戰爭前去世,中國輿論沒有對他有負面評價,反而將之視為「弘揚中國文化的日本友人」,選擇對他的二次創作按下不表。在國際社會,澀澤榮一人脈很廣,屬於當時最與國際接軌的日本人:他本來就是第一批跟隨幕末政府出洋考察的官員之一,明治維新後不斷與各國企業合作,也懂得以訪日的美國總統格蘭特拉抬自己的商會,並因為對國內外持續捐獻,曾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他逝世時年屆91歲,可說福壽全歸,但假如多活十年,恐怕無可避免捲入二次大戰的悲劇,平行時空下的歷史評價,恐怕大不相同。事實上,即使是這次新紙幣人選公佈後,南韓政府也對選擇澀澤榮一提出抗議,認為這「傷害韓國人民感情」,因為早在甲午戰爭前,澀澤榮一的第一銀行就進駐朝鮮半島,對日本侵略朝鮮提供經費和情報,傀儡政權「大韓帝國」的第一批紙鈔,正是由第一銀行印上老闆澀澤榮一的肖像。不過戰後日本記得澀澤榮一,自然不是因為戰前的角色,而是因為他提倡的信用為本營商模式,有利日本戰後迅速復甦,在只追求盈利的美國霸權旁邊,找到自身的不可取代性。和以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商人相比,澀澤榮一反映了義、利之間更高層次的調和;中國著名國際關係學者閻學通近年提倡的「道義現實主義」,也算是異曲同工。

小詞典:澀澤榮一 (1840-1931)

日本近代著名企業家,早年曾加入倒幕運動,後來卻成為德川慶喜家臣,1867年被幕府派往歐洲考察,期間發生大政奉還,回國後在明治維新政府任職,不久去職從商,利用自己的政經網絡,參考日本、中國、西方文化和經濟制度的優劣,大力建設日本的現代經濟體系,被尊稱為「日本資本主義之父」。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11日

延伸閱讀:21世紀再讀福澤諭吉「脫亞論」:日本能遠離中國崛起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