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選:「莫迪經濟學」成功嗎?

印度馬拉松式大選已經開始,共分七個階段,至5月19日結束,民望高企的現任強人總理莫迪爭取連任,最大對手是老牌政黨國大黨的甘地家族後人。這樣的戲碼,是近年典型的民族主義者Vs傳統精英的對決,在美國、歐洲屢見不鮮。雖然執政人民黨近來形勢不佳,上年底的地方選舉連失三邦,印度經濟環境亦未如理想,失業率持續上升,但莫迪作為一個「特朗普式領袖」,依然被普遍看好,充份反映網絡時代的民主操作,已經大不一樣。

「莫迪經濟學」的致命傷,在於成效其實不如宣傳般理想,一些重點政策甚至產生不少反效果。最明顯例子是2016年11月,印度突然宣布在一夜之間,廢除500及1000盧比面值舊鈔,莫迪政府當時指出,舊鈔容易被偽造,並用於恐怖主義活動、貪污、洗黑錢、交易毒品等,廢舊鈔也有助提高稅收效率,及推動無現金經濟。理論歸理論,但一夜之間的無預警操作,自然引起大量混亂,措施觸發民眾爭相到銀行兌換新鈔,而新鈔發行不久,假新鈔已成行成市出現。今年3月,BBC 事實查證小組發表調查報導,認為上述政策目標幾乎全部失敗,這事莫迪失分不少。

另一例子是2017年7月生效的稅制改革,以國家商品服務税,統一取代地方的多種稅項,這也是莫迪嘗試加強中央政府權力的舉措。印度企業過去經常投訴地方稅制雜亂,阻礙企業發展,假如一切官僚操作能簡化,自然是佳音。然而,國家商品服務稅非但未為企業帶來便利,繁瑣的行政程序、經常延誤的退稅計劃,只是製造了另一個更恐怖的官僚怪圈,招來企業的更多不滿。世界銀行去年發表報告,將印度商品服務稅制評為「過份複雜」,且綜合稅率高達28%,在115個調查國家中排第二高。在商界,這也是莫迪一大失分之作。

針對印度普羅大眾,還有更結構性的經濟問題。印度固有的土地徵收法例,不利政府收地,例如徵收土地用於私營項目,就必須獲得80%土地持有人的同意,用於公私合營,亦須獲70%同意,還附帶其他規條,包括對社會影響評分。莫迪2014年上任以來,積極推動土地改革,但三次提交相關法案都被國會否決,農民組織激烈反對,以至被最高法院裁定違憲,唯有宣告擱置。

至於農業方面,莫迪政府曾承諾將農民收入提升一倍,但要落實自然很難,已令部份農民失望。農民的不滿主要來自農產品供過於求,導致價格下跌,據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印度去年原糖產量已超越巴西,成為全球最大原糖生產國,結果供應過剩,基準原糖期貨跌至十年最低。莫迪政府去年提出蔗糖出口補貼計劃,試圖安撫農民及糖商,卻惹來澳洲、危地馬拉等透過世貿發起挑戰。

然而雖說印度的經濟環境未如理想,但仍然是全球經濟增速最快的主要經濟體。亞洲開發銀行4月初公布對印度2019-20年度 GDP 增長的最新預測,由去年12月估計的7.6%下調至7.2%,理由是投資需求落後預期;但相比下,預測中國在2019-20年度的 GDP 增長只有6.3%。對普羅大眾而言,經濟增長依然能被實質感受到,而這樣的「持分感」,才是最重要的,特別是配合了莫迪政府的種種民族主義操作,他的民望依然高企。背後原因,明天再續。

小詞典:印度人民黨

印度兩大政黨之一,前身成立於1951年,1980年從舊人民黨分裂出來另起爐灶,憑證民族主義理念、印度教至上主義,逐步贏得群眾支持,最終在1996年取代壟斷印度政壇數十年的國大黨,成為議會最大黨,人民黨的瓦傑帞伊1998年更成為總理。經歷2004-2014年在野後,再由莫迪帶領勝出2014年大選,執政至今。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16日

延伸閱讀:「印太時代」來臨:香格里拉對話現場摘記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