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選:莫迪的個人崇拜

昨天談及印度總理莫迪的經濟政績雖然不如宣傳般強勁,但個人人氣依然高企,他對社交媒體的運用技巧,更可媲美美國總統特朗普。至於對民族主義的操控,同樣是莫迪和印度人民黨的強項。

他執政四年多以來,秉承人民黨一貫的「印度教至上」政策,印度的宗教衝突、私刑暴力都有所增加,當中又以穆斯林和賤民受到最大迫害。當內部矛盾還不足以轉移視線,自然再有外部矛盾出現。較早前,忽然出現的印巴邊境「戰爭」,一時令南亞劍拔弩張,但不少印度人事後卻以陰謀論演繹,懷疑與印度大選息息相關,只是莫迪刻意挑起愛國情緒、爭取「反恐」表現、宣傳捍衛主權的拉票手段。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但空穴來風,始終有因。

數月前,有印度製片商開拍傳記電影《總理莫迪》,打算在大選前上映,引發輿論一片爭議。雖說製片商與莫迪政府並無關係,但片中飾演莫迪的男演員 Vivek Oberoi 為莫迪「粉絲」,他出席預告片發布會時,就多次喊出人民黨本屆大選口號「Modi Hai to Mumkin Hai.(莫迪讓一切成真)」,為大選背書的意圖明顯不過。

電影其中一幕,講述莫迪率領支持者赴喀什米爾,期間遭遇分離主義武裝份子襲擊。現實中,這也是「真人真事改編」:莫迪曾於1992年跟隨人民黨時任主席 Murli Manohar Joshi 遊行,從南至北穿越印度,至喀什米爾一個山谷懸掛國旗以宣示主權,期間確曾遭遇襲擊,但施襲者其實是來自旁遮普邦的錫克教武裝份子,而不是與巴基斯坦有關的穆斯林。電影情節對事實的「二次創作」,自然是為了迎合近月的印巴衝突,美化莫迪的主權鬥士形象。

電影還有其他對莫迪的美化,例如描述2002年古吉拉特邦印度教徒與穆斯林衝突時,呈現時任邦首長的莫迪「焦慮不安、憂邦憂民」。但眾所周知的是,莫迪當年被外界批評應對不力、任由衝突失控,甚至有指他是煽動矛盾的始作俑者。曾為莫迪撰寫傳記的印度傳媒人 Nilanjan Mukhopadhyay 就形容,《總理莫迪》根本是關於莫迪生平的虛構故事,完全是一項選舉工程。問題是,對熱愛電影的印度普羅大眾而言,唯有這樣的文宣,才是「落地」的。

莫迪的對手本來聲勢頗為浩大,但在偶像化領袖方面,則遠遠不及。印度23個地方黨派於今年1月在加爾各答舉行集會,宣告結成「反莫迪聯盟」,但即使是內部,也沒有多少人對他們的團結有真正信心。莫迪的主要對手始終是老牌國大黨,大選就是莫迪和國大黨主席、甘地家族新生代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的對決,但拉胡爾並有出席該次誓師大會,各反對黨也不大願意過份宣傳這位領袖。拉胡爾出選的喀拉拉邦瓦亞納德縣(Wayanad),卻是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執政,後者雖然也屬於同一個聯盟,卻對此大為不滿,不斷批評甘地家族出賣基層,又重提國大黨政府於2011年嘗試落實一份生態顧問報告,企圖驅逐居於偏遠叢林地區的農民。以甘地家族的光環,只要懂得重新打動草根,其實大有可為,但在選戰角度,似乎莫迪的伎倆多得多。

小詞典: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1970-

現任印度國大黨主席,父親為前總理拉吉夫・甘地,母親為國大黨前主席索尼婭・甘地,祖母為前總理甘地夫人,曾祖父為開國總理尼赫魯。曾就讀哈佛大學、劍橋大學等名校,從政前從商,2004年當選國會議員至今,2014年帶領國大黨參與全國大選,大敗予莫迪領導的人民黨,今年捲土重來。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17日

延伸閱讀:印度大選:「莫迪經濟學」成功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