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選:莫迪外交篇

印度大選結果是南亞頭等大事,雖然一般讀者不大關心,但也必然影響到亞太、「印太」外交。莫迪任內的外交政策,雖然對內以國族主義主導,進行去殖民工程、以至包裝歷史文化遺產再加以宣傳,但在國際舞台上,身位其實頗為靈活,一直堅持走多邊主義,可謂他的成功之道。

莫迪的政治路線和民粹作風,雖然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有一定相通之處,但他也和習近平一樣,視美國現在的單邊主義、乃至孤立傾向,為自身拓展國際勢力的契機。印度在促成《巴黎氣候協議》中,就扮演了重要角色;莫迪也善用國際平台,對中國進行制度性的挑戰,例如高調支持國際刑事法院對中菲南海主權訴訟的裁決,在APEC會議又公開批評中國的貿易行為。可以說,印度是近年最重視國際組織的大國之一,因為莫迪深明自身實力依然有所局限的印度,唯有在這些平台發揮影響力,才能和中美等大國角力。

莫迪近年與美國、日本、澳洲聯手推動「印太戰略」,被視為抗衡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不過同時也堅持不參與「印太」的軍事合作,作為自身的迴旋空間。與此同時,印度一直拒絕正式加入「一帶一路」,除了是暗合美國利益,更大考慮還是守住主權底線,確保對國內國族主義者有所交代。莫迪拒絕出席中國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理由就是「中巴經濟走廊」貫穿印巴爭議領土,「侵犯印度主權」;印度多次在聯合國安理會尋求將親巴基斯坦武裝組織「穆罕默德軍」首領阿查爾(Maulana Masood Azhar)列為恐怖份子,均被中國動用否決權否決,這些都是莫迪高調抨擊中國的常見內容,也令他取得不少國族主義者的支持。

不過真相是,在「一帶一路」的形式框架以外,印中兩國的經濟關係相當密切,亦在「金磚五國」、亞投行等平台緊密合作;習近平和莫迪的高峰會,更反映了兩國存在不少默契。印度向中國出口農產品,還是解決前述農產品供過於求、從而疏導農民不滿的方法:去年6月,兩國簽署協議,容許印度非巴斯馬蒂大米出口至中國;去年11月,印度商務部確認印中簽署了首份原糖貿易合約,涉及5萬噸糖,同時預告今年起進一步向中國出口200萬噸原糖。如此務實,反映莫迪並不打算對華全方位強硬,口頭上的文宣,只是政治操作而已。

相較下,莫迪的主要對手、國大黨的拉胡爾・甘地,處理對華關係的兩面性就未能舉重若輕。他去年訪問西藏岡仁波齊峰,對外宣傳為「宗教之旅」,但年初卻自我引爆當時曾與多名中國官員會面,期間談及創造就業問題。這立即惹來莫迪的人民黨狙擊,批評拉胡爾事先未有向外交部、印度駐華大使館等備案,並要求他詳盡公布與中國官員的會談內容,此外又指他在2017年中印洞朗對峙期間,已經秘密與中國駐印度外交官員會面,以圖將他標籤為親華份子、「中國宣傳者」。這類形象,在大選期間最容易發酵,至於拉胡爾真正的外交政策,似乎卻不會有機會驗證。我們談論外交,經常忽略了莫迪,其實他也是一個國際級玩家。

小詞典:穆罕默德軍(Jaish-e-Mohammed

源自巴基斯坦的激進穆斯林組織,活躍於印度控制的克什米爾部份,宗旨是「光復」全克什米爾,印方懷疑是巴基斯坦情報部門背後控制,手段包括製造自殺式炸彈襲擊,被指與多宗發生在印度境內的恐怖襲擊有關,被聯合國和西方主要國家列為恐怖組織,但中國一直不同意把穆罕默德軍領導人列入制裁名單。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19日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