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前總理的警言:網絡民粹的未來

當網絡資訊日漸成為不少人理解國際關係的主要來源,世界局勢會有甚麼改變?民粹主義的興起,難免是副作用之一。意大利前總理倫齊(Matteo Renzi)近日出席《經濟學人》的廣播節目,多次自嘲因公投而「失業」,笑言自己可與英國前首相卡梅倫組織一個「討厭公投學會」,因為民粹黨派都是通過借助謊言而贏得選舉,而這些一般人不容易、或不打算查證的fake news,卻都是通過網絡發揚光大的。

無論古今中外,民粹主義都是致力煽動人民對現狀的憤怒、及對未來的恐慌,而在社交媒體演算式下,這類情緒化的資訊最容易引起反應,這種反應又會壟斷相關討論,掩蓋了理性聲音。以「令美國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個競選口號為例,其實它早於1980年美國總統大選為列根所用,至去屆大選被特朗普「翻炒」、更申請成為商標,重點在於「再次」;然而列根當時的成功關鍵,是用這口號吸引大量傾向中間的民主黨人變節,特朗普的同一口號,對象卻是傳統光譜以外的「另類右派」,後者在前網絡時代難成氣候,今天卻逐步「翻生」。

在英國,脫歐派也有差不多的經典口號「奪回控制權」(Take Back Control),口號出自軍師 Dominic Cummings 手筆,英劇《脫歐之戰》提到他原以「奪取控制權」(Take Control)為口號,靈機一觸之下改成「奪回」。一字之差,暗示卻大不同,後者直接連繫到脫歐派公投宣傳期間關於國民保健署(NHS)的論述。當時脫歐派買下巴士車身廣告,安排巴士全國巡遊,廣告「承諾」只要脫歐,就可以將每週支付歐盟的3.5億英鎊會費全數投入 NHS,是為「奪回」國民福利權。這訊息對草根百姓而言,遠比單談民族尊嚴等抽象概念更落地,只是數字並非事實,結果在公投翌日早上,脫歐派捍將、英國獨立黨時任黨魁法拉奇也與 NHS 「承諾」劃清界線,但米已成炊。然而,法拉奇本人才是始作俑者,他曾聲稱 NHS 原本用於搶救病情緊急英國納稅人的資源,都被轉移到治療愛滋病移民,成功調動了不少潛在支持者:YouGov 當時的民調顯示,50%受訪者認同法拉奇這論述,僅37%認為他危言聳聽。

意大利現任聯合政府的主要成員五星運動,也是靠民粹主義起家。倫齊以家鄉的案例,說明民粹主義掌權後,就無法再以謊言來解決現實問題,特別是不能取巧的國家財政賬單。意大利新政府掌權後,先後發生熱那亞塌橋事件、財政預算案與歐盟對峙等危機,反映意大利國庫既不足以處理基建,又缺乏彈性兌現民粹及福利承諾。結果,意大利唯有另闢蹊徑,例如加入「一帶一路」,尋求快捷方便的資金,但民眾會否反彈,尚未可知。

由於時代已改變,無論傳統精英多麼看不起這套民粹攻略,倫齊認為,他們也必須儘快建立能與民粹黨派抗衡、說服選民的另一套論述。據益Ipsos MORI於2017年針對25個歐洲國家的調查,認同「傳統政黨及政客不再關注他們所需」的受訪者比例,在最低的瑞典也有44%、在最高的法國則有67%,反映除了極端意識形態支持者,還有一大批選民認為傳統黨派無力改變現狀,才通過另類政客宣洩不滿。YouGov 去年一項調查發現,除意大利以外,所有歐洲國家的選民不約而同認為外來移民、恐怖主義是最迫切的兩大議題(意大利選民認為是外來移民、失業狀況),反映階級資源分配等傳統經濟議題已不能打動選民,今天的光譜已被重新定義。

《脫歐之戰》提到 Dominic Cummings、法拉奇等脫歐派如何借助「劍橋分析」這類大數據公司,一面定點追蹤、挑撥傳統選民的民粹情感,一面發掘過往從未投票的隱形選民,最後據益普索莫里統計,參與脫歐公投的英國選民當中,約有二百萬人於2015年大選時未有投票;另一邊廂,留歐派卻仍然在搞民卷調查、focus group 這類陳舊的選舉工程。舉一反三,大學今天的研究方法論「課程」,要求學生填寫的「道德評審表格」長篇大論、官僚不堪,但在現實世界,大數據公司只要按一個鍵,就能得到傳統學者窮年累月也不能精確了解的落地資訊。究竟近年國際趨勢反映了網絡民粹的勝利,還是傳統精英因為官僚主義的僵化而潰敗,其實心照不宣。

小詞典:倫齊(Matteo Renzi1975-)

意大利前總理,2014-2016年在位。佛羅倫斯大學法學畢業,加入中間偏左的民主黨,2004年當選佛羅倫斯省長,2009年當選佛羅倫斯市長,2014年通過內部權力鬥爭當選總理,時年39歲,成為意大利歷史上最年輕的領導人,2016年底因為修憲公投不獲通過而辭職。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25日

延伸閱讀:反民主國際大潮:菁英主義Vs哈比人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