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中的新興經濟:大麻產業化的挑戰(下)

昨天談及大麻產業化的機遇,與及西方企業的種種部署,但有機自然亦有危,除了世界各地反對大麻的聲音依然不少、背後受損的地下勢力也會反撲,單從經濟角度,投資是否有高回報,已經值得討論。

加州的「娛樂用大麻」於去年1月1日正式合法,至年底按《洛杉磯時報》結算,發現這盤生意的首年效益其實不似預期。2016年底加州「大麻公投」過後,當地政府曾預計能在數年內發出至少6000個零售牌照、5000個種植牌照,但至今只發出547張零售牌、2600張種植牌;政府原本預計首年收入10億美元,最終只有4.7億美元進帳。這一來是由於無牌經營的「傳統勢力」依然存在,加上加州「娛樂用大麻」雖然已合法化,但執行權力在於縣市政府,而目前只有不足兩成加州縣市允許合法銷售。至於無牌經營者的思維,其實也很容易理解:現在大麻零售商需要分別向州政府、市政府支付特別消費稅、大麻稅及銷售稅,黑市農戶和商販都缺乏轉型的誘因,黑道再誘之以利,政府開源的算盤,就未能完全打響。

不過對加州的大麻產業來說,一個利好消息是持反對立場的前任州長布朗(Jerry Brown)已於今年1月卸任,取而代之的是大麻合法化忠實支持者紐森(Gavin Newsom)。這種「大麻政治」角力,也見於美國聯邦層面。特朗普上台時,為討好傳統共和黨人,對大麻態度十分保守,令財經界把特朗普當選列為「大麻股」的一大挑戰;但與此同時,他去年簽署的《2018年農業法案》,讓工業用大麻合法化,卻也製造了另一種空間。事實上,特朗普更關心和州政府的角力,並把大麻經濟控制權視為討價還價的籌碼之一,多於對大麻本身有強烈喜惡。

民主黨去年在中期選舉成功爭取眾議院變天,外界聚焦這對特朗普連任的影響,但大麻愛好者、業界人士大概更關心眾議院能為大麻產業作出什麼貢獻。已宣布明年參選總統的民主黨麻省眾議院禾倫(Elizabeth Warren)近月擬提出聯邦法案,容許經聯邦政府批示的跨州大麻商業及金融活動,包括方便大麻企業在全國各地開設銀行戶口等。另有民主黨眾議員提出大麻產業藍圖,建議政府為退伍軍人提供「大麻療法」、制定更公平的大麻產業稅制、放寬針對大麻研究的限制等。一般相信,大麻合法化有助自由派籠絡選民,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以此拉票,也有一定成效。問題是通過了以後,政客要找新議題並不容易,所以只能「循序漸進」,才能可持續消費同一議題。

說到底,這是全球化得很徹底的年代,假如全球逐漸有一半國家、地方通過大麻合法化,另一半堅決反對,也許反而是大麻產業化的更理想模式。因為訊息差、時間差、地域差、法律差一方面存在,另一方面卻又很容易解決,中介人可以通過高估交易成本而合法謀取暴利,這也是不少本來意存觀望的地方改變立場的原因。至於大麻本身對身體的損害有多嚴重,這類議題卻已退居為辯論的背景資料,按目前大趨勢,大麻產業化的「範式轉移」,已經來了。

小詞典:紐森(Gavin Newsom, 1967-

現任加州州長,2019年1月就職,民主黨人,前任三藩市市長、加州副州長,也曾主持電視節目,曾有婚外情醜聞但獲支持者諒解,是民主黨有潛力的明日之星。政治立場屬典型自由派,支持同性婚姻、大麻合法化、暫停死刑等。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5月1日

延伸閱讀:尼泊爾三輪車司機的大麻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