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斯克查的價值:假如我是曼聯管理層

在網絡經濟顛覆下的國際關係舞台,各種生活話題的現實影響力只會越來越大。日前英格蘭超級聯賽的煞科戰廣獲關注,甚至足以凌駕中外大事,正是例子之一,亮點除了利物浦依然未能再奪冠,傳統勁旅曼聯的成績,同樣令人不忍卒睹。這裏自然不評論足球,但有一個管理學問題,卻很有參考價值,那就是曼聯任命名宿蘇斯克查當領隊的決定。近年參與了不少公司管理,也在創建不同業務,難免不斷想:假如我是曼聯主席格拉斯家族成員,會否作出同樣決定?

蘇斯克查算不上超級球星,但在曼聯德高望重,也有親和力,他取代前領隊摩連奴被任命為看守領隊,就是因為他和曼聯的歷史淵源,與球員相對良好的關係,背後還有前領隊費格遜爵士力撐的人脈。曼聯球員為了宣洩對摩連奴的不滿,也一度士氣大振,讓蘇斯克查執教前期戰績極好,最終曼聯董事會改變了留待季尾重金延攬名帥的算盤,提前讓蘇斯克查扶正。那一刻曼聯勢頭甚佳,聯賽終於返回前四,參與來屆歐聯有望,而在本屆歐聯也未出局,彷彿明天會更好。怎料蘇斯克查坐正後戰績大走樣,只得到2勝2和8負的恐怖賽果,最後兩場聯賽面對已經降班的魚腩球隊,也只能1負1和,勉強以第6名完成賽事,也就是和摩連奴離開時一模一樣,與去屆的亞軍不可同日而語。

曼聯的結構問題、薪酬問題、士氣問題等,自然非一日之寒,只是從管理角度,似乎找不到匆忙讓蘇斯克查扶正,而不留季後評估的合理原因。直線邏輯是他表現太好,需要肯定,但除非蘇斯克查的表現好得成為國際大球會挖角的對象,但那明顯不是事實:他是沒有和曼聯同級數球會的其他選擇的。另一邏輯是需要名正言順,才能及早規劃球會的結構性轉型,但這適用於任何人身上,不是判斷員工是否合適的理由。有動機的只有蘇斯克查一方:大數據告訴他連勝佳績絕不可能持久,他本人任教卡迪夫城的往績不會令人信服,假如不在戰績最輝煌的一刻用盡槓桿,很容易打回原形。

假如曼聯維持原判,到現在才落實新任領隊人選,還會否選擇蘇斯克查?不知道,我們只知道現在蘇斯克查卻被博彩公司列為「下屆第一個被炒領隊」的第二熱門。然而,我們絕不能低估曼聯管理層的智慧,外人能閱讀的簡單邏輯,他們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唯一符合邏輯的解釋,就是蘇斯克查的任命,根本不是重點,也許曼聯經歷了「後費格遜時代」三任領隊的失敗,已得出「無論誰當領隊都不可能複製費格遜」的結論。日後球會更需要改變架構,引入更多分工明細的高級管理人員,例如已宣佈聘請的「技術總監」,他負責球員買賣、青訓系統,而不是向領隊負責,也許日後還有其他高層職位並存。假如是費格遜、摩連奴那樣的強勢領隊,自然不會接受被架空的「改革」,唯有缺乏議價能力的蘇斯克查會表示「欣然接受」。這樣的策略,在一些企業、政府部門,卻是司空見慣。

小詞典:蘇斯克查(Ole Gunnar Solskjaer,1973-

挪威籍退役職業足球員,1996年加盟曼聯,直到2007年退役,期間雖然常擔任後備,但每以後備身份建奇功,包括在1999年曼聯成為「三冠王」的不少關鍵賽事,廣獲球迷敬重。退役後先後任教曼聯預備組、英超卡迪夫城、挪威莫迪等,2018年12月被曼聯委任為看守領隊,2019年3月被任命為正式領隊。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5月14日

延伸閱讀:比利時前鋒盧卡古的剛果故事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