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News能打擊嗎?──「網絡領地化」現象

昨天談及芬蘭教育從小到大灌輸分辨「Fake News」,但其來自有因,即使沒有俄羅斯這類大國的幕後操作,假新聞在這時代幾乎不可能根除,傳播除了跟作者和受眾質素有關,社交網絡和網路搜尋引擎本身,也極為關鍵。

網絡世界盤古開初時,新聞網站只是實體業界精英的延伸,而精英的規範仍然有力,新聞傳播無法離開他們的手掌。但網絡到了現在,任何網絡空間、或開設成本極低的帳號帖文,都可以成為消息集散地,而事實查證,必然落後於傳播速度。整個「表網」或「明網」現時被瓜分成幾大集團的領地,其工具令我們容易出版消息,但也令「業界人士」有確切陣地去營運假新聞和「跑數」,進一步令假新聞成為容易管理的「產業」。

在昨天談及CNN介紹芬蘭教育的報道中,一名15歲芬蘭少年對記者表示:「甚麼都要fact check令人很煩」,而對於要謀利兼向股東交代的網絡巨頭來說,這同樣是另一個難題:「甚麼都要fact check」除了「很煩」,成本也很高。社交網絡只是提供傳播媒介,但本身並不提供、也不擅長內容。演算法或員工以人手檢測海量內容是否真確,乃精衛填海,難以負荷。為了投其所好的演算法本身,就有利Fake News傳播——煽動情緒、擊中大眾心理,而令人積極互動的帖文連結,本來就會在既有遊戲規則下越滾越大,越多人看到,就越能傳染下去。社交媒體審查內容,很容易得失用家,最終可能損害其營利能力。例如現時在Facebook上,甚麼東西會被刪除、甚麼不會,當中的機制是否透明,無論如何都會有人不滿,難以符合言論自由的核心價值。

現時Facebook、Google和Twitter三大巨頭,都互相同意了一套對歐盟地區負責的「針對謠言守則」,內容包括特別注明「政治廣告」的來源、加緊清查假帳號、刪除低質及誤導內容等。不過「嚴打」也可能導致用戶對平台的黏度下降,從而使這些公司有陽奉陰違,甚至「退群」動機。這些舉措暫時維護了體制穩定,例如芬蘭對假新聞自2014年以來的第一輪反擊,收效甚佳,但各國陰謀論者自然亦可以說是操控世界的「深層政府」打壓「真相」。極右網紅因為發表極端言論被大學禁止演講甚至被拒入境,但甚麼是極端言論、言論自由是不是有界線,已經是學院味濃的辯論,最終還是令觀眾不耐煩,甚至不再相信自己能夠接觸到真相。這也是網絡打手一貫心法:不需要你相信他,只是想你無法相信任何事。

現時芬蘭人口只有約550萬,據報受過「反Fake News訓練」的芬蘭人有1萬人。按此1/550的比例,如果放在美國、中國、歐洲,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可能十分奢侈。雖然「芬蘭經驗」被視為成功,但這成功例子先發生在小國寡民、精英化、發展指數極高的北歐地區,也許亦說明了在普遍人類社群之中要打擊謠言,是成本很高的社會工程。

小詞典:深網(Deep Web

不能公開瀏覽的網絡內容,只能通過特殊軟體、授權才能進入,包括不少企業的內聯網,或充滿非法活動的「深網」等(例如兒童色情、槍械購買、毒品交易等),以用來對比能公開進入的「表網」或「明網」。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5月28日

延伸閱讀:芬蘭的「反俄羅斯Fake News國民教育」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