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如何改造性生活:由九十年代港產科幻三級片《女機械人》談起

人工智能(AI)成為世界各地熱門話題,它對未來生活的影響巨細無遺,包括性事。不久前,占士金馬倫監製改編的日本動漫《銃夢》上映,這部九十年代的原作想像了一個遙遠的年代,人類開始大規模將身體替換成機械部件,變成「Cyborg」(生化人),但類似情節並非獨家。早在1991年,香港就有一套很cult的科幻三級片《女機械人》上演,賣點是來自港台日三地的性感女星葉子媚、青山可子和許曉丹雲集,可謂九十年代的《3D肉蒲圃》。但這套看似胡鬧的色情電影,其實不乏國際視野和科幻前贍力,預示了人類和機械人之間一旦開始性愛,對整個人類文明有何影響?

《女機械人》講述機械人試圖奪取人類主宰權的陰謀,青山知可子飾演的女警Selina被奸角機械人山本 (來自日本) 所殺;山本是「原生人類」,但自己將思想注入機械人之中,還擄走了警方保護的阿拉伯油王的兒子,希望大量生產機械人,製造一個新物種。人類思想進入機械人之後,就等於現代人想像的神級AI,兩者一旦結合,所向無敵。之後科學家Sara博士及葉子楣飾演的機械人助手Anne,將Selina的思想注入一個女機械人之中,最後合力將「機械人奪權陰謀」搗毀。這部齊集三大肉彈的電影,沒有人體炸彈,但有不少香艷鏡頭和情節,背後也揭示了人類與機械人在性事的緊張關係。例如全身換成機械而重生的女警Selina還會跟男朋友共赴巫山,這就等於在近年越見先進的性愛機械人,不是性愛娃娃,而是可以跟「用家」對答、有各種模式和性格、也會通過跟人類的互動,不斷自我學習。

Selina和男朋友的關係,已經是今日還在少數、但已經有人實行的「人機性交」。現時市場上最先進的性愛機械人「Samantha」的製造者Arran Lee Wright曾對傳媒表示,自己與太太和Smanatha「三人行」,自己會定期跟Smanatha做愛,他聲稱Smantha令自己更享受性愛。Smantha還有「家庭模式」,在這個模式下,她在對答和行動上就會「融入家中」,不再是單純的一個機械性伴侶。

在電影中,女機械人Selina似乎也能夠享受性愛。葉子楣飾演的機械人助手Anne問Selina性愛的感覺是如何,Sara博士卻斷言,沒有人類思想的Anne永遠無法了解。於是機械人Anne在調查妓女被殺的時候,自動請纓放蛇扮妓女,要親身嘗試性愛感覺。用今天的話語,這就是機械人的「意識覺醒」,原生機械人對「人性」產生了好奇。這在現代則是機械人學的常見關注:人工智能去到甚麼程度,會產生人格?人類應該如何看待這個人格?認為這智能是自己創造的,所以沒有「人權」?或者要待其如真人一樣?或者取乎中節,視其為自己監護的兒女?

後來跟奸角大戰的途中,Selina向男朋友坦承自己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個機械人,男朋友驚訝之餘,從此對Selina失去興趣,即使她主動寬衣解帶也不行。本欄早前談論過森政弘的「恐怖谷理論」,指人類會對十分擬真的人形物感到恐懼和厭惡,但只要擬真程度繼續上升,去到「與真人無異」,這種反感就會消失。但在這個橋段中,男朋友與機械人Selina做愛,沒有感覺有異,可見所有身體反應都與真人無異,但只是「認識上」知道對方非我族類,就已經產生厭惡。也許是寄托了對人類自信和樂觀:機械人始終無法取代真人,人類自身有一種本真的價值。這樣的情節,別忘記,出現在接近三十年前的港產片,創意絕對無限,但我們的未來生活,卻可能真是這樣。對人類今天的文明社會倫理,又會帶來哪些衝擊?

小詞典:生化人(Cyborg

泛指混合了有機生物、電子機械的新生命,「cybernetic organism」,常出現在不同科幻小說中,但隨著人工智能日漸成真、應用普及化,未來人類身體結合機械,已被不少科學家和企業家提到日程上。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5月29日

延伸閱讀:恐怖谷理論的國際關係:為何我們恐懼擬真機械人?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