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機械人:人類未來社會倫理的顛覆?

昨天談及九十年代港產三級片《女機械人》對AI性愛機械人的前瞻,而在現實中,性愛機械人的擁護者越來越多,而且「理論基礎」也不少。現在看起來可能離經叛道,但二十年後,說不定那才是常態?

支持性愛機械人的觀點認為,這科技功德無量,彌補了現在社會的結構性缺憾,例如可以幫助性功能有障礙的人,可以滿足因各種原因無法找到性伴侶的族群,也肯定是一種安全「性行為」,因為機械人不會有性病,連帶人類安全亦能保障,甚或透過性愛機械人控制人口。當然,不少人擔心出現類似「孌童性愛機械人」那樣有違基本道德的產品,恐怕成為「孌童美沙酮」,終究會養出作案者;但反過來說,卻又有論者認為這能保護孌童受害人,起碼好此道者能找到替代品。真相如何,此刻莫衷一是。

這議題的關鍵是,日後機械人加入了人工智能,有多像真?就如《銀翼殺手 2049》的主角跟虛擬愛人發生性行為,那時候,「愛」只會成為一組數字,必然衝擊人類的倫理、風俗、法律制度,甚至國際關係。例如人際關係欠佳的人,可能沉迷性愛機械人,無法修復與異性相處的能力;而性愛機械人普及前,恐怕成本極高,也會成為階級產品。例如在中國內地,因為各種原因,男女比例失控,性愛機械人或能作為替代品,但富人依然能夠壟斷相關資源,真正有需要的,依然處於弱勢。由於性愛機械人的製造和運輸,已是全球化的國際貿易,國際間可能需要製訂共同守則,但解決認識上的問題並未容易。例如怎樣的性愛機械人是合法?有「被強姦模式」的機械人是否違法?要凝聚共識,不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在網絡上,一些難覓「性資源」的男人已高調宣稱,性愛機械人是男人的救星,理據如下:他們認為「自古以來」女人用性資源來控制他們,要他們付出很多經濟上的東西交換,但性愛機械人就能將男人解放。這類言論,在 Reddit等匿名論壇中不難找到,美國政治刊物《New Statesman》也曾報道,認為性愛機械人的想像,令那些「性沮喪」男人更激進化,可能令未來的性別觀念更扭曲。性愛機械人的討論,也與政治陰謀論結合,例如在上述報道,網民也憂慮成本高昂的性愛機械人,只有歐美人才能負擔,結果越來越不生育,中東移民卻不斷產子,最後令歐美被中東人「佔領」云云。我們早前談過從特朗普時代開始,「陰謀論主流化」的網絡現象,除了政治層面,還會全方位出現,這是又一明證。

內地著名性別研究學者李銀河預期,到了2050年,性愛機械人將會佔人類整體性愛的50%──這數字極其令人震驚,而似乎只屬憑空猜想,但畢竟是一家之言。假如成真,這50%既是商機、也是政治,到時是哪個國家控制這類機械人的生產和技術?當一些公司或集團,掌握了人類一半甚至更多的性資源,當中的權力有多大,可想而知。當性愛機械人在將來,是類似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機,自然順理成章成為收集個人大數據的工具,而且是最私密的數據;黑客入侵性愛機械人,盜取達官貴人的數據、貼身監控,甚至遙控使用它在床上殺人,在一切都可以成為「物聯網」一部份的今日,都可望可即。華為戰爭,只是未來之戰的前哨,日常生活的種種戰場,陸續有來。

小詞典:《銀翼殺手2049

美國科幻電影,2017年上映,為1982年電影《銀翼殺手》續集,講述複製人起義失敗後,受到「銀翼殺手」追捕之餘,成為人類奴隸,不久卻發現原來複製人能夠通過性行為繁殖,顛覆了從前人類的認知,令複製人孩子成為被追殺對象。電影前瞻了人類與複製人之間的關係,也觸及社會倫理題材,回應了現實社會關於複製人的法律和禁忌。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5月30日

延伸閱讀:AI如何改造性生活:由九十年代港產科幻三級片《女機械人》談起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