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到敘利亞嗎?

至於恢復旅遊業對阿薩德政權而言,是為了粉飾太平、增加收入,還是權貴要以外匯再啟內戰,這也是不易解讀的問題。理論上,敘利亞現在已完全淪為俄羅斯保護國,但也得到了保障,反對派的西方代理人身份同樣難以轉移,剩下來的懸念只能看大國博弈。要是天下太平,逐步回復常態並非不可能,問題是按當今世界局勢推論,這裏依然是代理人戰場,如何維繫一個脆弱的平衡,從而在平衡中繁榮,就像旁邊的貝魯特那樣,在於內,更在於外。其實遠方的東方某小城,又何嘗不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