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走極端的輿論市場:一切從投其所好的演算法開始

美國總統特朗普除了帶動全球戰略「再平衡」,還令「假新聞」(Fake News) 這專有名詞一時風行。特朗普自然是傳統菁英,但他比同輩出色的地方,在於他懂得積極利用新時代的社會情緒,也就是兩極化的意見市場;當意見極化到某個程度,就會形成陰謀論。其中一個廣為流傳的陰謀論,就是自由派菁英腐化了美國、腐化了傳統價值,控制了金主、政黨、學院、傳媒,於是越是主流的傳媒,反而越不可信。當特朗普喊出「你是Fake News」的時候,不只是攻擊CNN,而是秉承著一個戲劇性脈絡:他這位美國保守派新強人,高調打擊被自由派腐化的主流傳媒網絡,甚至向其背後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宣戰。當相當部份的美國群眾相信這樣的陰謀論,對媒體生態,會帶來哪些衝擊?

在今天的社交媒體時代,資訊的世界變得平坦,百年大報和一個時事KOL發出的tweet,在網民timeline上的曝光能力,可能差不多。社交網媒本來就是極致個人化的「體驗」,我們開一個新帳戶的時候,平台會推薦一些「我們感興趣」的話題或專頁,讓我們「Follow」,這個過程已經是一個「人機互動」:我們先向社交媒體的演算法進行自我介紹,演算法開始了解我們的喜惡,然後就會分派我們應該喜歡的資訊。

隨著我們不斷使用服務,轉發、點讚,全部都是「人機互動」的一部份,最終演算法會比我們更了解(某部份的)自己,而我們的資訊接收,則完全被演算法包攬。除了坊間討論已久的「回音牆效應」以外,這種已經成為世界通例的傳播公式,也改變了媒體本身。以前甚麼消息值得廣播、消息如何撰寫,是由相對菁英的傳媒業界中人主導,而現在他們的權威已大致上遭瓦解,這個權威已經被分散到受眾身上,受眾通過點讚和轉發的互動數字,反過來左右傳媒生態。在網絡社交化的過程中,本來被邊緣化的小眾口味,也在網絡時代成為點擊和影響力,得到了與主流相約的權力;成立傳媒的門檻亦大為降低,不斷有新網媒誕生,服務本來不受注意的邊緣社群。這些傳媒多數是光譜最左和最右,甚至是新聞材料的陰謀論詮釋中心。今天大多數媒體的選材,已經被大數據主導,例如大數據假如顯示「奧巴馬」和「假出生證明」這兩組詞彙有高點擊率,媒體就會倒果為因的根據這組詞彙創造「新聞」。

「美國傳媒偏頗指數圖」

曾經製作「傳媒偏頗指數圖表」的獨立研究員Vanessa Otero在去年成立了一個名為Ad Fontes Media的組織,宗旨是教育公眾如何「更聰明」地閱讀新聞。組織剛製作了更新第三版的「傳媒偏頗指數圖表」,這個圖表包覽了美國的主流及非主流傳媒,分析他們的政治立場、新聞風格和偏頗指數。在圖表的X軸,是自由派和保守派讀數,越左越自由派,越右越保守派。圖表中「最左」的媒體是一個名為Patribotics的極自由派獨立媒體,在「關於我們」的頁面中,Patribotics以「揭露普京對美國發起的戰爭」開頭,文章又有一段:「我們會閱讀所有留言,但請不要因為我們不回覆而不開心,因為普京對美國的戰爭產生了大量資料,需要研究和報道,這是一份全職工作﹗」在Patribotics頭版的消息,不少自然都是關於特朗普「通俄」的指控。

在X軸最右邊,特朗普前「國師」班農曾任執行長的Breitbart自然榜上有名。Breitbart同樣走陰謀論路線,強烈反移民、反伊斯蘭文化、反民主黨等等,被視為「另類右翼」的消息集散地。Breitbart也批評同樣處於保守派光譜的霍士新聞,認為他們已經菁英化和「離地」,不再關懷「貧苦大眾」的觀點。

至於主流傳媒和大報,在光譜中自然是擠在中間。被圖表歸類為「主流 (較少偏見)」+「單純報道事實」的傳媒包括美聯社、彭博、法新社和路透社;「主流 (較少偏見)」+「轉述報道」的傳媒包括ABC、NBC、CBS、BBC、《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等。圖表認為這些傳媒在意識形態上處於相對中立,而報道質素較佳。在圖表的Y軸,最上面是「單純報道事實」,之後是「報道事實」。然後是帶有主觀判斷立場的報導,由上至下是「複雜的分析」、「分析」、「意見;合理的說服」以及「選擇性或不完整的故事,不合理的說服」。筆者在個人社交媒體分享了這幅圖後,反應異常熱烈,以上分類自然亦有大量爭議,例如不少右翼眼中的《紐約時報》已失去中間位置,但一切都是相對概念,看看左方右方出現甚麼,就明白何謂「中間」。

再等而下之的是「政治宣傳、包含誤導的資訊」,最差劣則是「包含錯誤或編造的資訊」。上面說的極左和極右翼的Patribotics和Breitbart,都在「包含錯誤或編造的資訊」的範圍,被劣評。但整個圖表最右和最「無譜」的「媒體」,其實是Infowars。Infowars被視為「Fake News」製造工場,經常報道假新聞,以及鍾情陰謀論,大部份事件都會解釋為「美國政府幕後操縱」,包括9/11恐襲和美國國內的槍擊案。大部份的社交網媒都會封禁Infowars的連結,《維基百科》的編輯在去年底投票決定,禁止使用Breitbart作為編寫條目的參考來源;他們也認為Infowars是一個陰謀論和假新聞網站,應該普遍禁止參考。雖然如此,Infowars在現實裡,卻大收點擊旺場,流量比起不少主流傳媒網站還要強大。這個結果似乎是說明,二戰以來各方面的「菁英共識」,其實並沒有成為所有人的信仰,陰謀論盛行,其實就是不滿現時運行的政治秩序。

互聯網和社交網絡的出現,的確加強了個人和「民主」的力量,不過其後遺症十分明顯:更多的加入者,拉闊了傳媒和意識形態市場的光譜,信奉陰謀論以及各類極端意見,對於圖中的主流,其實是呈現「農村包圍城市」的情況。上次大選,全美傳媒一致看淡特朗普,但後者卻成功當選,全球自由派菁英都對戰果大惑大解,一些較有風度的人則會承認自己有所忽略:與主流意見極為不同的「另一批人」,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團結聚集起來,這是傳統傳媒圈中人不容易看到的「月亮暗面」。

而我們的資訊閱讀習慣,基本上已經「演算法化」,極端的兩邊會繼續變厚,而中間則逐漸被瓦解和分散。這張「傳媒偏頗指數圖表」大概是說,以前我們相信傳統大報的公信力、之後依賴演算法,但其實真正的解決方法,是人民應該能夠分析新聞可信性,即所謂「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其實應該是通識,而每個人的話語權都增強了,媒體素養亦不應只是知識份子專利,而是所有人都應該涉獵的基礎知識。這一天何時到來,恐怕漫漫長路,就像美國普及教育不可謂不成功,但陰謀論在網絡之盛行,還是如此壯觀。等而下之的地方,要改變現狀,談何容易。

小詞典:Vanessa Otero

美國律師,丹佛大學法學博士,本科學位是英文,並非新聞學科班出身,但希望運用社會科學方法論研究美國媒體光譜,製作的「傳媒偏頗指數圖」在美國網絡頗為風行,令她繼而在2018年成立Ad Fontes Media,專門深入探討相關題目,可看作是新時代研究型自媒體的典型。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6月3日

延伸閱讀:Fake News能打擊嗎?──「網絡領地化」現象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