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爭的Fake News:古往今來的人性需要

前網絡時代的假新聞:從甲午戰爭Fake News的心理功能談起(上)

早前談論過俄羅斯如何輸出假新聞,以及鄰國芬蘭如何反制。其實「假新聞」這事物自古以來有之,只是今天網絡和社交媒體,令消息傳遞變得簡單和更平民化而已。假新聞盛行,除了有不同勢力撥款支援「專業製作」,同時也是網民由下而上的創作,背後反映一個心理現象:假新聞往往打中我們心裡最潛藏的慾望,按下「讚」和「分享」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釋放一個慾望,而不在乎真相。根據歐美經驗,俄方代理製作的假新聞,經常是關於種族、宗教、性文化等,因為大多數人對這些議題都有最強烈的反應,而從假新聞題材是甚麼,可以看見一個社會的集體心理。

要了解這現象,我們不妨溫故知新。時間回到1895年,當年清朝和明治維新後的日本爆發甲午戰爭,由於當時的資訊和科技限制,軍情一度不明,兩國朝野對戰爭過程和誰勝誰負,亦曾各自表述。內地學者諶旭彬兩年前曾提出一個貌似嘩眾取寵的故事:民國才子蔣夢麟原來有一段長時間,都以為甲午戰爭是清軍大獲全勝。以今天語言,這就是「曼德拉效應」。

蔣夢麟自言對「清軍大勝」的印象,來自清末民間畫師的繪畫,其中一幅是這樣的:「渤海上的海戰場面,日本艦隊中的一艘軍艦已被幾罐裝滿火藥的大瓦罐擊中起火,軍艦正在下沉。」當時清朝有大量文盲人口(特別是農村),圖像是常見的傳播媒介。當時沒有「有圖有真相」之說,但事實是有圖也不一定有真相。蔣夢麟的回憶,到今日還可以找到版畫文物佐證:諶文徵引日本國立公文書館亞洲歷史資料中心(JACAR)與大英圖書館在2014年的一次合作,釋出中日兩國畫師在戰爭期間製作的235件版畫,在中國畫師作品中,不少都描述清軍「戰勝」日軍:《捉拿倭奸審問正法圖》、《朝鮮水戰得勝捷圖》、《高麗月夜大戰牛陣得勝全圖》……

清廷為了維穩,對軍情消息流通或有一定管制,但人民並非完全蒙在鼓裡。當時上海新聞業領先全國,就有符合真相的報道,但當時中國人多以天朝上國自居,難以接受敗給東洋蕞爾小國,而且主觀認為戰況一定是清軍打得日軍落花流水。有了這樣的大眾心理需求,自然產生供應。可以想像是很多畫師未必不知道國家已經落於下風,但為了搏取銷量和「讚好」,便製作大量的清軍獲勝圖。

到了國家層面,清廷為了國家顏面或宣慰民心,亦可能對於這類「假新聞」流傳樂觀其成。即使清軍最後戰敗,但戰役期間可以發揮的空間亦很大。清廷自然不會希望清軍腐敗一面被人民所知,傳統以來民間有排滿的革命思想,而日後領導革命的興中會,也是在戰爭期間成立。內憂外患的清廷自然是希望,人民相信清軍也打過一些漂亮的戰役,只是最後「雖敗猶榮」。從這些清製版畫,我們不只看到國際關係、朝廷治術、藝術商業史,還看到一個群體的集體社會意識。這和今天的網絡世界,又有何分別?

小詞典:蔣夢麟 1886-1964

中華民國作家、教育家,民國時代的著名才子,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及教育學博士畢業,曾任國民政府教育部長、國立北京大學校長、國立浙江大學校長等,四九年後遷居台灣,著名作品包括《西潮》等。

百年前,甲午戰爭的假新聞(下)

前天談及中日甲午戰爭時,大清流行的「假新聞」,頗有類似今日社交媒體fake news的功能,而作為甲午戰爭勝方的日方也製作版畫,除了歌功頌德、大肆表達日軍的強大之外,也可以看到更多。

例如一些版畫附有歐陸語言,顯示日方當時積極向歐洲展示自身力量、渴求烈強接納和承認的心態。而日本畫師也會「二創」中國畫師的「清軍大勝」作品,諷刺中國人不願接受現實,這裡可以看見日本人的「知中」,以及百多年前「古人」的心態,與現代人其實沒太大分別。

兩國畫師透過「二創」互相嘲諷,類似我們在社交網絡上以「分享」或「retweet」來發表評論/吵架;至於今日在社交網絡大行其道的「迷因」(meme) ,操作靈感大概就是來自以前時事畫報上的單幅作品,配以少量說明文字諷刺時弊。這類作品在甲午戰爭期間,也大為流行。甚至有評論指,這場戰爭令一度已經衰落的浮世繪風格,再次(和最後一次)流行。

假新聞、謠言雖然怎說也不理想,不過它的存在和擴散,顯然也有人性的脈絡。與啟蒙時代和理想家的期望不一樣,人始終是非理性的。人的心理,有自我保護機制,而人類社會也以各種程度不一的謊言潤滑自身。一群有相似認同感的人,就是國家、民族,事實上是每個國家民族都有自己的「另類事實」,也就是共同信仰的「假新聞」,它的存在可能是集體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而每一個國家民族的由來傳說,幾乎沒有一個是真實的。這些「假」,可能是官方維護的,也可能是民間約定俗成的文化,分別只是這種「不求真」,程度是極端或者較為溫和。

BBC近月刊登一篇文章,問道「如果所有謊言都消失會怎樣?」最簡單的例子是,如果我們轉了髮型、換了一對新鞋,我們期望別人坦白回答,還是圓滑評論?十個評價者,可能有一個直抒己見而惡評,你聽到自然會不開心,人與人之間關係可能就會破壞。兩個普通人之間的心病,可能只是心病;但如果是兩個社團的大佬、兩個政黨、兩個國家,衝突的代價就不容易說。

很多時候,個人都會撒謊來得到方便和利益,同樣的,分別只是程度和對別人有沒有傷害,即所謂現實的成人社會中,有「白色謊言」這個分類。文章徵引哈佛大學倫理學家Sissela Bok的評論:「與其他獲取權力的方式相比,說謊簡單易行……為了得到錢財,撒謊可比肉體攻擊或者搶銀行要容易得多。」杜克大學心理學和行為經濟學教授Dan Ariely則說得更直白,沒有「謊言」,意味著我們在各種事情上得到的回饋﹐會更誠實和殘酷。「人們並不像你想的那樣關注你,你也並不像你以為的那麼重要和高素質。」

這就是為甚麼甲午戰爭,清廷戰敗,今日被視為歷史定論,但在當時卻流行另一種看法,近年流行的網絡名詞「曼德拉效應」,不就是那麼回事?謊言除了令別人的敵意降低,其實也是出於自身的心理需要。有些事情就像民間故事,以訛傳訛之中,附帶其他社會功能。希臘神話有人物戴上蠟燭翅膀飛翅,最後翅膀因為太接近太陽而溶化墜落。最可怕的也許不是假新聞,而是地球人內心對它的需求,而不自知。

小詞典:曼德拉效應

即虛假記憶,名詞源自2010年,一名博客分享自己記憶中南非總統孟德拉已於八十年代去世,而在網絡有眾多認同和應,甚或聯繫到自己的親身經歷,反映集體記憶不一定準確,而且新舊記憶與幻角可能比自覺交替,成為研究「平行時空」的心理學課題。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6月11、13日

延伸閱讀:另類事實:《1984》的新語,還是沉默大多數的抗爭?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