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阿富汗

談及「到阿富汗」,即時感覺自然是充滿危險,但其實也可以是另一種體驗。阿富汗國土其實也不小,其中東北部的狹窄「阿富汗走廊」(Wakhan Corridor),深入巴基斯坦、塔吉克、中國邊境,地勢險要,塔利班即使在全盛時期也未能進駐,近年成了各國遊客進入阿富汗的最安全渠道,也是鮮為人知的阿富汗外匯來源。

我剛從塔吉克邊境連結阿富汗走廊的大橋跨步過境,這是行程的一個突發項目,而可以容許「突發」,自然是因為方便。是的,方便──阿富汗在塔吉克邊境小鎮專門開設了一個領事館,辦理進入阿富汗的特快簽證,在上午九時三十分申請,十一時就可以拿證,雖然一百五十美元的價錢極其昂貴,但依然有供有求。手續上,申請人須要簽一份「生死狀」,證明自己是自願進入阿富汗、並非被「送阿」,而且一切安全後過自負,就此而已,過程比進入很多國家都要簡便。

阿富汗走廊的農村距離最近的塔利班據點六小時車程,說遠也不是太遠,但那裏全都是帕米爾群山,塔利班長途跋涉走過來並不划算,結果就維持了「另一個阿富汗」的寧和。當然,世上是沒有絕對安全的,兩年前,塔吉克-阿富汗邊境的另一個小鎮,就被撤退中的塔利班突襲一次,結果那一邊的大橋、市集不時關閉。而當地不少居民都有塔利班的陰影,總有親朋戚友在塔利班管治期間遇害。不過在目前的境況,始終是得到難得的緩衝區。

阿富汗走廊村落的市集比起中亞鄰國,也許簡陋了一點,但售賣的貨物大同小異,嘗試過當地居民即時在市集買雞造的飯,配合簡單的西瓜、薄餅,倒也出奇地豐盛。最令人感慨的還是當地的阿富汗學校:自從塔利班政權崩潰,阿富汗人普遍極重視教育,這裏的村落學校都是政府補貼,一般孩子都能上學,當然絕大多數都是走路,所以不時遇見穿上校服的阿富汗小孩在山谷穿過。那裏的老師都能說外語,使用社交媒體,很希望外界重新視阿富汗為文明樂土,山谷最大的潛能,就是這裏的學生了。

其實世上有很多鮮為人知的教學體系,例如在中亞,不少教育項目都有阿迦汗基金會負責。阿迦汗(Aga Khan)是伊斯蘭什葉派伊斯馬儀派的世襲領袖,這一支穆斯林相當現代化,也賦予阿迦汗「與時並進」演繹《可蘭經》的權力,因而被塔利班等基本教義派視為異端。阿加汗對信徒的教育特別著重,近年成立了一間設備一流的「中亞大學」,有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三大分校,參觀過後,感覺比香港中文大學的設備更好,而且都是建立在三國山區,目的就是改善山區下一代的教育水平。阿富汗就在身旁,尖子可以拿獎學金進入阿迦汗的中亞大學,這一條脫貧的路,令人看到國際社會如何協助一個地方重生的希望。

小詞典:阿迦汗(Aga Khan

伊斯蘭什葉派伊斯馬儀派世襲領袖,先知穆罕默德直系後代,屬波斯裔家族,本來世居波斯、然後遷至印度,現任阿迦汗四世定居英國,是伊斯馬儀派的第49任領袖,本身也是著名商業家、慈善家,在印度、中亞有不少影響力。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6月14日

延伸閱讀:當女博士成為戰地Contractor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