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FACEBOOK 發行「全球幣」: 邁向另類「全球央行」?

當Facebook發行「全球幣」(上)

社交媒體Facebook將於明年第一季推出自己的加密貨幣「全球幣」(GlobalCoin),最快今年年底開始測試,據報第一階段與十多個國家合作,為網民提供網上匯款服務,這可能是未來國際關係的突破性發展。Facebook近年面對人口老化、私隱外泄等問題,對有抱負的創科專才不再具有無可取代的吸引力,但一旦成功推出加密貨幣,有望突破自己的技術瓶頸,改變的不只是自己,更可能改變整個世界。

加密貨幣的源頭,可以追溯到比特幣(Bitcoin)在2009年的發行,然後還有很多同類或技術更先進的「幣」出現,例如「以太幣」 (Ethereum)、「萊特幣」(Litecoin) 等數十種。它們都是建基於區塊鏈,但不少價格浮動得比比特幣更厲害,有些在一輪炒作後,淪為價值近乎零的垃圾幣,始終有不少風險。

區塊鏈是開放、但加密的分散式賬本,每個「區塊」都會與前面的「區塊」嵌在一起,由難以從外部修改交易紀錄,因為區塊互相串連,由是名之。經區塊鏈分散和加密的分易紀錄,有匿名、難以修改、不斷更新等特性,加密幣只是區塊鏈的其中一種應用。現時就算是最主流的比特幣,真正了解和交易的人,只是小眾,但業界正在發展的區塊鏈應用,包括設計做投票平台、跟進醫療病歷紀錄、甚至以「智慧合約」進行樓宇買賣,未來將越來越普及和主流化。Facebook發行自己的「私有鏈」,將運作成本降低,絕對有利這種技術進一步普及應用,但各種風險問題是否已被妥善解決,卻是另一回事。

加密貨幣的原理雖然有點複雜,但用起來其實很貼地。例如外傭在遠方賺了錢,要匯錢回家鄉,卻一定要付中介手續費,而且匯款方未必可靠,可以如何?這筆錢,就可以用比特幣的方式來轉帳,中間不用經過任何政府稅務、銀行或清算系統。具體操作很簡單:外傭和家人都開通一個買賣加密貨幣的戶口,網絡上有很多交易所承包,開戶並不困難;而加密貨幣的戶口,其實是類似網絡IP的一串數字,可以想像這串數字是一個人的數碼錢包。外傭將工資買入若干比特幣,轉到家人的數碼錢包,轉帳時間一般是半小時至一小時。收到比特幣之後,馬上將其賣出,換回自己家鄉的法定貨幣,這就完成轉帳。

比特幣是一個市場,經過買入和買出,自然會有所損失,但損失絕對低於政府或銀行系統的中介費用。馬上買出和買入的理由是,可以盡量避過整個市場波動。即使比特幣的價值純粹由市場供求決定,但只要買出買入的一小時內沒有巨大波幅,基本上都不會影響轉帳。說起來,筆者一些朋友亦真的會用這種方法「走資」,省下不少中介費用之餘,還有其他種種誘因。這其實就是金融轉帳的「」,即去中介化。在國外甚至香港,亦開始有不少服務買賣開始接受比特幣。uberization

眾所週知的是,比特幣還有一大用途,就是在「深網」買賣各種不一定合法的貨品和服務,因為其交易匿名的特性,自然吸引所有不想留下電子足印的用戶。當各國政府不斷擴大自己的資料控制力,建立數字治理,同時也會產生反引力,令一些人更希望擁有不受監察的特權,追求一些事情不被數據化,「no record」,會成為未來世界的奢侈。Facebook這時候在市場分一杯羹,剎那間令整個技術普及到全球數以億計用戶,無論如何監管,世界恐怕從此不一樣。

小詞典:David Marcus (1973- )

美國企業家,法國出生,父親為羅馬尼亞人,母為伊朗人,在瑞士長大,一生充滿國際規則。23歲創業,後曾任PayPal主席、區塊鏈業務Coinbase董事會成員,現任Facebook副主席,負責Facebook Messenger,並為主理Facebook發行「全球幣」計劃的要員。

Facebook邁向成為另類「全球央行」?(下)

昨天談及Facebook發行「全球幣」,作為全球uberization的又一波,影響可能難以預料。這種方便和低成本的轉帳,自然會傷害既定得利益者,即政府機關和銀行業人士。由於加密貨幣完全是用家對用家(P2P),沒有政府或第三者可以介入和監察,其價值完全取決於供求定律,對政府來說,這等於財政黑洞。如果越來越多人通過加密貨幣儲存購物力(或走資),政府可能逐漸失去宏觀調控經濟的能力。

Facebook用戶數量極龐大,帶來的影響,只會百倍現狀。我們不妨回顧幾年前內地興起的「挖礦熱」:所謂「挖礦」,就是用電腦算力解碼,解碼成功就會得到加密幣的幣值,然後那就成為市場流通的「幣」。市場有專門用來「挖礦」的電腦組合,以顯示卡來「挖礦」則是另一進路,也有集合很多電腦的「礦場」接受投資,按月向「租戶」提供回報。後來內地突然一輪嚴打,不少交易所倒閉,連帶做礦機的公司,價值亦大起大落。加密幣市場比一般貨幣市場波動,不少投資了「礦場」的人血本無歸而且「挖礦」要花費大量電力,在環保、成本角度都有其問題。

國家和銀行機構不會樂見去中心化的加密幣出現,去威脅其金融生態和權力,要是來自龐然大物Facebook,那就更可怕;但區塊鏈對於數字管理的好處,又十分明顯。所以近年不少銀行、政府,都開始研究自己的區塊鏈應用,例如積極探索無現金社會的瑞典政府,正在籌備自己的區塊鏈貨幣「電子克朗」(e-Krona),就是國家機構吸納區塊鏈技術的典型,取其加密、快速、自動更新的長處,又棄其無人管理的短處。一些小國這方面走得更前,愛沙尼亞的電子政府領先全球,年前我們已介紹其「Estcoin」;此外非洲的突尼西亞、塞內加爾等,亦已開始應用。

當Facebook發行自己的加密貨幣,它除了現在的社交、消閒、廣告商角色,逐漸也會連銀行的角色也擔任。「全球幣」與比特幣不一樣,前者受Facebook監管,後者則純粹信奉市場的無形之手。得到金融權力的Facebook,可能一躍而成為網絡世界的另類央行,在用戶中建立另一種經濟模式,互相轉帳自不待言,還有小額的打賞、眾籌、創作,日後出碟、出書、找freelance工作、成立公司控股等,可能不用經過律師行、交易所和銀行,而由Facebook一站式承包,一律用「全球幣」結算。只要Facebook在線下再遊說一系列零售、服務行業接受「全球幣」,就會逐步壟斷用戶的衣食住行,還威脅現存的信用金融機構。當然,Facebook是否有能力擔此重任,或之後是否會侵犯自由私隱,則屬未知之數。

「全球幣」計劃的一大目標市場是發展中國家,例如印度,因為難以或不想使用傳統銀行服務的人,才最有誘因成為實驗品。印度本身已經流行電子支付,小商家習慣用手機處理財務,但印度政府對比特幣並不友善,該國議會甚至打算立法,將買賣加密貨幣定性為犯罪,大概是不想坐待「金融黑洞」蠶食政府的控制力。Facebook要成為另類央行,自然要正面和各國政府討價還價;假如你是印度政府,為甚麼不自己建立一套類似方案,把國家權力結合到網上,而要受制於未必能控制的境外企業?這正是中國政府的思維,所以Facebook要進入內地市場,始終困難重重。未來世界的「央行」,可能是大國政府與Facebook一類私營加密貨幣巨頭鼎足而立,這也是未來全球治理不能單靠國家的大勢所趨。

小詞典:Estcoin

愛沙尼亞政府推行電子化多年,近年在「E-居民」身份之上,提出「Estcoin」設想:一個有愛沙尼亞政府支持、公私營合作的「比特幣」計劃,主要是給「E-居民」進行交易,亦希望逐漸成為虛擬世界、甚至實體世界的貨幣。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6月20至21日

延伸閱讀:瓦努阿圖的「Bitcoin革命」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