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類與機械人不再存在界線:回歸本我

當人類與機械人不再存在界線:適用群眾運動的警世寓言(上)

「人類最古老的情緒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這是美國科幻作家洛夫克拉夫特(H.P. Lovecraft)的名言。自從人類創造機械人,就出現了矛盾的情緒,正如本欄多次談及,如果有一天,科技終於突破某些門檻,人類與機械人之間,相似到幾乎沒有界線,人類該如何自我定位?這種未知的恐懼,也成為創作的靈感來源,科幻泰斗飛利浦‧迪克(Philip K. Dick)數十年前所撰的《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即為此例。不要以為這是離地寓言,其實就算抽空機械人的內容,放在今天的時空,近年各地群眾運動也是某種意義上的「人機合體」,相當警世。明白的,自然明白。

故事設定世界已被輻射污染,人類半數移民火星,動物大多滅絕,因此豢養動物,成為一種社會地位的象徵。主角瑞克是個專門獵殺仿生人的賞金獵人,為了賺取大筆賞金,以購買一隻夢寐以求的真羊,取代家中的電子羊。他接下艱難的「除役」任務,必須獵殺六個從火星脫逃到地球來的仿生人,而這些仿生人屬於最新的「連鎖六型」,與真人幾乎無異,從外表無法分辨,唯有使用「孚卡系統」才能有效檢測。所謂孚卡系統,乃以人類的「共感力」作為標準:人類與仿生人之間的差別,在於人類對其他人事產生同理心,仿生人則冷酷無情,對於周遭人事的判斷標準僅取決於邏輯理性。不過孚卡系統也有不穩定因子,在某些情況下,真人可能會被誤認為仿生人。但這對瑞克而言並不重要,他要做的就是找到嫌犯,檢測出仿生人後,立即「除役」。清楚,簡單。

然而接連除役三個仿生人後,瑞克對仿生人根深蒂固的看法,卻逐漸有了鬆動。他發現這些仿生人,都是不甘在火星遭人類奴役虐待,才逃來已然成為不毛之地的地球,偽裝成人類。他們隱身在城市裡,有的在垃圾公司工作,有的流落街頭,有的不知去向。無論身在何方,他們都是憑藉自己的自由意志,才會做出反叛人類的舉動。而仿生人合作逃離火星,也顯示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也有同理同類的情感。他們來到地球後,即分道揚鑣,追尋自己的生活,儘管有一天會被像瑞克這種賞金獵人所殺。

瑞克忽然意識到,自由意志、同理心,這些原本被認為只存在於人類之間,在仿生人身上竟然也存在。當他把一位具有高度藝術才華的歌手仿生人「除役」後,他感到十分遺憾。而當瑞克與另一名仿生人發生一夜情後,他再也無法把仿生人視作「非人」的存在,已經無法殺害任何仿生人。但瑞克是個賞金獵人,只要有任務在身,他就必須完成自己的職責。只要有仿生人,他就必須拿起手中的槍,一個接一個把他們打成碎片,將之「除役」。

讀者這時候很容易反思:冷血執行任務如機器的人類,和對事物具有同理心的仿生人,究竟何者比較像人類?最後,瑞克就在高度自我懷疑中,「除役」了最後三個仿生人。精疲力盡的瑞克回到家後,發現花大把錢買回來的山羊,被曾和他發生一夜情的仿生人所殺害。瑞克身心俱疲,開車離家,在一片黃沙中,找到了一隻早已絕跡的蟾蜍。他興奮地將牠帶回家,視為一種精神上的救贖,但最後仍被妻子一語道破:那隻蟾蜍,也是人工的。(待續)

小詞典:飛利浦‧迪克(Philip K. Dick,1928-1982

美國科幻小說作家,不少作品曾被改編為電影,名作包括平行時空經典《高堡奇人》,內容除了觸及科幻,也不時探討人性、真偽、陰謀論等,雖然離世時不算家傳戶曉,但近年在各地網絡媒體被不斷追捧為這時代的先知。

AI未來世界:《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下)

昨天談及科幻泰斗飛利浦‧迪克(Philip K. Dick)的作品《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除了前瞻未來世界人類與機械人界線模糊以外,對其他時空的當下,也有不少啟發。這作品出版於1968年,當時作者遭受社會眾多訕笑,但五十年後的今天,他筆下的科幻世界儼然即將成為事實。

近年,機械人開發技術早已有爆炸性的突破,在人工智能催化下,機械人不再是被動接受命令的單工程式,而擁有自主深度學習的能力。且讓我們重溫時間表:2016年,圍棋AI「Alpha Go」擊敗了世界圍棋冠軍李世乭,其餘頂尖棋士也無一倖免,過去人類引以為傲的高端智慧領域,如今卻被AI橫掃。2017年,沙特阿拉伯頒布公民證予AI機械人索菲亞。Boston Dynamics製作出能自主平衡的機械狗、機械人,他們跌倒能重新爬起,且能根據地形做出跳躍動作,完美避開阻礙物,性能持續進化中。近年AI 在藝術領域亦大放異彩,一部AI以超現實裸體畫勇奪英國藝術大獎,震驚全球。不久前,英國也發表AI自主學習型機械人藝術家「Ai-Da」,能透過自主觀察,繪製出具有人類筆觸與溫度的畫作。

這趨勢跟國際關係的聯繫,我們已多次講述,大國積極研發軍用AI機械人,也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例如美國福斯特米勒公司的魔爪機械人、俄羅斯的終結者伊凡,儘管目前仍僅屬於半AI,尚須人類介入執行,但終有一天,勢必以全AI系統投入戰場,這將大大改變戰場生態,也直接衝擊了國際關係的最前線。已故科學家霍金曾在國際人工智慧聯席會中,大聲疾呼人類應意識到AI軍備競賽的危險性,對於不受人類意志鎖孔至的進攻性武器,應加以約束禁止。

AI無窮無盡的潛能,似乎能將帶領機械人科技走向了某種未知,也引起了人類最原始的恐懼。就如科幻電影《魔鬼終結者》、《駭客任務》的情節,終有一天,人類是否會反過來被機器奴役、甚至滅絕?沒有人能說出肯定的答案。回到最初的問題,當人類與機械人之間的界線逐漸模糊,再也無法分辨的時候,我們該如何自處?人又何以為人?今天不少新聞,對象都是演算法,為了取悅演算法而寫一些「fake news」,和現實世界判若兩人,思維模式已經「人機合一」,那後真相和真相,又如何劃分?

或許,就如同故事中瑞德所說:「一切都是真的,每一個人曾經有過的想法都是真的。」是人、是機械人、甚至賽博格(Cyborg),其實都不已經重點,重要的是你覺得自己是什麼?相信什麼?怎麼看待世界?如何面對自己?在未來的世界裡,或許這才是最重要的。

小詞典:索菲亞(Sophia

香港漢森機械人技術公司製造的人工智能機械人,她能夠跟人類對答如流,甚至會開玩笑,面對各國媒體不但談笑風生,更能掌握人類獨有的幽默感及同理心,曾上美國知名談話節目《Tonight Show》和主持人吉米對答、大玩猜拳遊戲。因為曾參加沙特阿拉伯科技展,已拿到沙特阿拉伯「公民權」。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6月25日,6月27日

延伸閱讀:AI如何改造性生活:由九十年代港產科幻三級片《女機械人》談起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