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一國兩制」:當沙特阿拉伯學者來到香港

數個月前,獲邀到沙特阿拉伯考察,主題是他們的政府正打算參照香港一國兩制的「成功經驗」(……),建立一個沙特特區,於是找了一些相關朋友諮詢,當時的觀察也有在這裏分享。禮尚往來,這次輪到我們邀請沙特學者來香港,明天我們的研究所Global Studies Institute將和沙特智庫KFCRIS(費沙國王學術與宗教研究中心)合辦一個研討會,講者是來自沙特的Sarah Al-Dajani 女士和Kameal H. Alahmad先生,由於沙特學者和外界接觸始終有限,機會相當難得。

對野心勃勃的沙特王儲而言,他把一切都押注在「2030願景」計劃,目標就是迎接「後石油時代」,建立「沙特香港特區」成為中東金融中心,或通過目前的石油美元大興土木促成各種基建,一時間成了主導思想。然而沙特保守勢力極強,不見得喜歡這樣龐大的計劃,而且沙特權貴以窮奢極侈著稱,任何大白象的副作用,首先就是令特權階層、外國買辦繼續富起來,至於具體成效,則是另一回事。

關於宏觀局勢的評估,從前已經分析過,現在說一些落地故事。話說「沙特香港特區」為了彰顯「一國兩制」,聲言要對宗教法拆牆鬆綁,但說到具體操作,例如能否飲酒之類,答案似乎依然是否定的(不少沙特人專門走到鄰國巴林,就是為了喝酒)。一位和我們一起的沙特女士,問了特區負責人一個尖銳問題:那我們的水上樂園怎樣?

對沙特人來說,生活在極度炎熱的天氣,到水上樂園,是一大享受,也是身份象徵。既然不少鄰近地方已有類似設備,沙特特區也承諾建一個區內一流水上樂園。問題是,一般人到水上樂園,除了嬉水,更主要目標卻是在解除戒備的氣氛,近距離接觸異性,同時展露自己的操肌成果。但在沙特特區,水上樂園依然男女分隔,這本身就令樂園吸引力大減;當一群體毛濃密的阿拉伯男士一起「嬉水」,本來也不是毫無看頭,起碼可以發展同性市場,但在沙特,同性戀是足以判死刑的「罪行」。

舉一反三,沙特政府規劃的「一國兩制」,究竟著眼點是甚麼,也就不言自明:不是真的希望國人住在那個地區,享有截然不同的待遇,而是希望國際社會賦予那個地區不同於「沙特內地」的待遇,例如在關稅、簽證、貨幣等方面,以便沙特能繞過國內保守勢力,有一扇窗口「走出去」。因此在沙特政府眼中,香港的「一國兩制」是成功的,至於種種其他問題,似乎也不是他們關心的事。究竟經過《逃犯條例》一役,沙特學者是否繼續視香港「一國兩制」為學習對象?這就要現場請教了。

小詞典:沙特阿拉伯2030願景計劃(Vision 2030

沙特政府2016年公佈的未來規劃,目標是回應2014年以來的國際低油價,以及一旦沙特石油耗盡後的國家前景,因此訂下2030年前落實三大目標,成為「阿拉伯與伊斯蘭世界心臟」、「全球性投資強國」、「亞歐非樞紐」,其中嘗試在邊境建立「NEOM」特區正是願景其中一環。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6月26日

延伸閱讀: 從國際關係閱讀修訂《逃犯條例》(中):香港進入新冷戰戰場的九點連鎖效應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