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俠:決戰千里》:當未來學化成現實

新一輯《蜘蛛俠》在《超級英雄》大結局後上映,除了繼續電影公司創作的平行時空,也有發人深思的劇透:電影和現實之間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假如大家留意本欄過去兩年對不同國際未來學專題的介紹,會發現《蜘蛛俠:決戰千里》的情節,幾乎就是這些題目的大雜燴,而在未來世界,肯定變本加厲:

  1. 擴增實境:電影的大反派「神秘人」,和昔日超級英雄的反派不同,其實毫無超能力,只是一個攻心計的普通人、特型演員,但他發現了只要通過「擴增實境」(AR) 技術,讓人看到自己以為的「真實」,要傳播怎樣的訊息,都會成為「真理」──這其實是一個寓言。於是,只要在案發場景放下投影器,就像迪士尼樂園「明日世界」內的機動遊戲那樣,令附近人群以為親歷其境,無論多麼荒謬的劇情,因為是「親身經歷」,都會深信不疑;再加上大眾媒體廣播,就會成為「事實」。昔日不少人只想到利用虛擬實境、擴增實境來旅行、歷奇,但用來改變「現實」、犯罪,與製造改變社會的「真相」,可能才是未來大趨勢。
  • 無人機:月前我們曾談到無人機技術發展下來,配合人面識別、大數據、人工智能的技術,足以毀滅人類,例如只要派出數百萬無人機,無差別攻擊整個族群(無人機的技術足以大量複製),帶來的死傷,足以滅族。《蜘蛛俠》的擴增實境本身沒有攻擊力,但配合了無數無人機在襲擊,那些虛擬的「怪物」,就變成真正能殺人的兇手。至於用無人機暗殺政敵、情敵,已經是現實世界曾出現的案例。試想美國用無人機空襲也門的真實,假如配合AR,足以令當地人想到種種古代神話傳說。
  • 人工智能:鋼鐵人死後,把旗下工業集團掌控的一切大數據,都交予了人工智能機械人Edith,「她」以一副眼鏡形象出現,卻足以控制整個集團的最高端科技,與及接觸幾乎是所有人的數據。這樣的超級人工智能,其實正被世界各國製造,每個國家包括中美英俄,都正在建立自己的「Edith」。然而《蜘蛛俠》的Edith卻會輕易被移送到新主人,毫無「獨立思考」能力,這令人安心、又令人不安。
  • 深偽網:《蜘蛛俠》最後「彩蛋」,安排了大反派的同黨偽造短片,「揭露」蜘蛛俠才是打算以超能力毀滅地球、陰謀害死超級英雄的「壞人」,包括了蜘蛛俠親口承認罪行的片段,因為「有片有真相」,眾人紛紛信以為真。這正是此刻社交媒體面對的難題:「深偽網」的技術已相當完備,任何公眾人物的片段只要被加工分析重構,都能近乎毫無破綻地「說出」任何沒有真正說過的話;由於Facebook拒絕制定禁止「深偽網」短片流傳的政策,近日也出現了一段「偽朱克伯格」發言的短片以作諷刺。換言之,使用擴增實境、無人機、人工智能策略心理戰的人,只要在通過在社交媒體偽造廣傳的片段,足以完全顛覆真相,製造另一個世界的「真理」。
  • 末世信仰、傳說與陰謀論:《蜘蛛俠》的神秘人犯罪團隊成員,居然包括了一位熟悉古代神話傳說的文學家,負責為「怪獸襲地球」的故事提供「歷史參考」,這尤其可圈可點。正如神秘人所說,這個時代的人因為空虛寂寞,對急速變幻的世界缺乏安全感,自身職業也失去昔日的退休保障,更需要信仰,無論甚麼也好,總之能令他們相信的,就行。又由於主流媒體的公信力越來越下降,種種荒誕不經的陰謀論,在網絡大為盛行,連帶「神秘學」的公信力,也高了很多,千百年前的神話傳說,也就成為有「公信力」的references。至於神話學家要在新時代「落地」,這卻是最能發揮所長的一條路;網絡世界永遠臥虎藏龍、充滿對各式冷知識知之甚詳的大師,卻甚少人願意思考他們的心理狀況,與及可能走的下一步,這也是警報。
  • 後真相:「神秘人」希望成為拯救人類的「超級英雄」,手段就是先製造大災難(類似「焦土邏輯」、也類似《天使與魔鬼》那位爭議教宗),然後才成為拯救人類的偉人,並信心滿滿的認為自己宣傳甚麼,有了上述科技配套,群眾就會接受甚麼,縱使那本質上是fake news。這正是當下的世界現狀:不同立場的人各走極端,然後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宣傳自己正確,並以發生的事實串連自己單方面的立場,構成「後真相」,逐漸成為一方「教主」。「神秘人」的角色設定,多少影射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後真相」的詮釋,他曾說過「即使自己在鬧市殺了人,支持者還是會投他一票」,也完全符合「神秘人」對世情的洞察。

在娛樂層面以外,這一集《蜘蛛俠》是警世的,而它預示的未來,也是恐怖的。由於我們對「事實」、「常態」、「基本知識」的認知,都有不少先天局限,而且和個人經歷、心理、記憶有密切關係,假如未來科技、網絡世界足以深入這些層面,讓我們自以為經歷了「真實」、接觸到的就是「大多數人相信的常態」,甚麼是「真相」,已經不再具有客觀標準。不經不覺間,昔日的定義,已經被大幅度顛覆,例如在前網絡時代,今天緩交、裸聊等的普及是不可想象;現在幾乎所有人成長時,都會接觸大量色情電影、還要是極精密的分門別類;而在昔日主流媒體,不會想像陰謀論網站比《經濟學人》更能影響民意和選情。

假如未來連我們自以為看到、感覺到的,乃至深層記憶,都可以被科技製造出來,世上就再無「真」「偽」。但我們必須了解的是,對不少人來說,這卻是佳音:反正改變不了現實,倒不如用自己的方式製造「事實」,然後活在其中,和其他世界永遠處於平行時空,再也不用「connect」、溝通和銜接,恰如古代仙劍小說的掌中世界──這難道不比永遠活在不能改變的「現實」更快樂?由是觀之,《蜘蛛俠》讓古代神話維持在未來的角色,確是神來之筆。

小詞典: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

通過攝影機影像,調較位置、角度、分析,讓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結合,早期多用於大型機動遊戲場景,但隨著智能手機普及,用途也日漸廣泛起來,例如酒店、會議室等,可以通過AR,製造和現實完全不同的虛像,但配合真正的硬體,一樣有置身萬里之外的感覺。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7月1日

延伸閱讀: 當人類與機械人不再存在界線:回歸本我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