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這段日子,一些久違而始終在心中的人,不約而同出現,昔日的青春,並非平行時空。

K當年沉實冷靜,做過空姐,讀過child therapy,記得七一遊行的一天,我和她在南非。後來她嫁了僑商丈夫,一直知道彼此政治信念不一樣,但不認為是一件事,直到這次反逃犯條例,在孩子面前夫婦立場南轅北轍,加入的群組完全對立,對我說很是困擾。見面時,果然。

認識J時她只有十多歲,從沒有聽她說過任何政治觀點,只是天真爛漫,我戲稱認佢做女。後來她嫁了在內地工作的丈夫,開始種種反思,近來情緒病更嚴重:「我心痛香港,呢個我長大我愛嘅地方,雖然我中學時已預咗香港嘅自由同人權會越嚟越少,但當見到政權完全無視異見嘅時候嗰種心痛同無力感原來係咁真實,從好多年開始一諗起香港嘅將來我就會無聲落淚,就算我哋盡晒公民責任又如何?不過我冇事,唔會自尋短見😊。多謝你。」

C此刻在倫敦。當年她已相當熱血,就算是數年前,依然會走在最前線,一生崇尚自由,堅持單身,幾個月就去一次旅行,但其實情緒經常不穩,經常為工作fluctuation,其實root cause自然是其他。她在英國時想到我,因為那時候,我在英國。歲月不饒人,但她始終知道我的初心。

此刻凌晨,在墨西哥Cancun。二十年前$2美金在克里特島youth hostel訓硬板床,和身旁的流亡中東游擊隊聊天,變成此刻的高檔渡假聖地,話不敢說身不敢轉,就是怕吵醒沉睡的BB,和B。但其實怕吵醒的,何止這些?很難不令人反思,成長和所謂成功的目的是甚麼。土地問題解決了成家立室了,就會比從前快樂嗎?不會的。我這代人,一般都不會的。

希望她們都有一天得到心裏追求的夢。

#此post會在B復甦後的一刻自動隱藏
#但如果無人發癲可能繼續寫

2019年7月6日

One thought on “那些年

Add yours

  1. 雖然我興幸不需要跟另一半面對這個問題,但身邊的朋友與她的丈夫也有遇到。對我來說,心痛的是看見同一代的朋友,同在安穩的生活下,為何想法竟全不一樣。更可怕的是,我發現要改變他/她們所謂經過深思熟慮或為下一代才達至的想法,是非常困難,這是對知識分子超越錢與物質的洗腦。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