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 任命曾偉雄 為總幹事?

香港社會躁動不安,不少朋友忽略了一宗很重要的香港涉外關係新聞,有時間值得多關注。

據《南華早報》報道,現為中國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的前任香港警務處長曾偉雄,已獲國家提名,競逐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UNOV)總幹事、暨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行政總監這「二合一」職位。十多年前,陳馮富珍以港英時代培訓的專業公務員身份,代表中國成為國際公務員,這個「陳馮富珍模式」,筆者曾在學術期刊詳細介紹;假如曾偉雄獲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青睞,就成為「陳馮富珍2.0」。然而時移勢易,歷史不能重覆,陳馮富珍1.0的優點並不在曾偉雄身上存在,聯合國決定委任曾偉雄前,實在應該三思。

世衛總幹事競選 Vs 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的「提名」

陳馮富珍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時,那是一個需要投票的選舉;而曾偉雄競逐的「二合一」職位,則由聯合國秘書長直接委任。雖然大部份的副秘書長級職位,須要得到聯合國大會確認,但根據2009年聯合國文件,任命UNODC行政總監時,「無硬性規定」須諮詢背後兩個治理組織,即麻醉藥品委員會(CND)、預防犯罪及刑事司法委員會(CCPCJ),也不須聯合國大會確認。雖然聯合國秘書長通知各成員國秘書處「請人」,但成員國提名只是其中一個途徑,秘書處也有公開招聘「廣告」供有心人自薦,這廣告至今在網上可找到。總之,相對於世衛要求成員國提名、執行委員會推薦、成員國投票選舉總幹事的一整套競選過程,曾偉雄是否獲得任命,「一男子因素」就能決定;其他候選人根本沒有高調放風宣告「被提名」,因為他們只是在「求職」。

這次北京高調「提名」曾偉雄出任這個職位,目的為何?我們可以從即將離任的現任總幹事,前俄羅斯駐倫敦大使費多托夫(Yuri Fedotov)說起。自普京2002年發起「毒品戰爭」,將處理毒品成為國家安全一環,毒品問題被徹底「安全化」,成為普京鞏固國內民眾支持、改革官僚體制、也是控制社會的重要手段,這種半舉國體制,自然是普京的強項。俄羅斯多次提名參與國際麻醉藥管制局(INCB)的工作,也向UNODC下的基金捐款700萬美元,希望向國際社會表明反毒決心。費杜托夫最終得到任命,成為俄羅斯宣傳「反毒戰得到國際認同」的最佳公關;至於普京如何「出口轉內銷」,以此合理化在國內借反毒進行的其他「工作」,就是另一回事。

同一戰略目標,自然也存在於曾偉雄的提名。不論是外交部、還是曾本人的回應,均環繞著數個關鍵字︰「多邊主義」、「支持聯合國工作」、「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國際禁毒」。後兩者是UNODC的基本工作,但打擊毒品,一直也是北京整頓社會風氣的重要一環,例如影星成龍也曾獲邀為「國家禁毒大使」(…)。至於「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對北京而言,涉及恐怖主義、分離主義等敏感問題,也與上海合作組織的定位如出一轍。假如曾偉雄最終獲任命,除了成為一個國際公務員,對內部的功能,參考俄羅斯先例,應能預計一二。

曾偉雄勝任嗎?

在中國外交立場而言,自然應該多爭取國際組織職位,然而不少內地朋友也問︰國家這方面有很多人才,為何會選擇曾偉雄這位毫無外交經驗的香港人,來接下代表國家的外交任務?曾偉雄上任中國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也不過是今年4月的事,半年不到,「國家又有新任務」,一切似乎來得太突然。陳馮富珍競選時,也面對同一問題:當時有一位專業醫療資歷和外交資歷,都遠比陳馮富珍優秀的劉培龍醫生,最終卻是陳太獲青睞,一大原因,就是中國作為單一制國家,提名人往往被質疑偏袒中國,陳太受惠於港英時代的履歷,比一般中國代表有非政治化的「官僚性格」,較易在選舉說服西方國家。無論最終怎樣評價陳馮富珍的政績,她競選期間,確是積極宣傳自己的中立身份,北京也是強調其獨立性、非內地性,例如吳儀罕有以英文名直呼Margaret,多次在拉票時強調她的香港故事,目的就是要彰顯與內地官僚的不同。甚至在當選後的記者招待會,陳馮富珍說自己已「放下了國籍」、「只會當好一個國際公務員」,假如這樣說的是其他人,早已構成「港獨」罪證。

問題是,曾偉雄是否具備這樣的條件?

客觀而言,儘管不少香港市民並不同意,曾偉雄在相應範疇的履歷表,和陳馮富珍當時在公共衛生的經驗相比,並不遜色。曾偉雄擔任香港警務處長期間,香港與多國簽訂警務合作協議,在國際刑警這個國際資訊網絡以外,建立了不少雙邊具針對性的警務合作計劃,重組科技罪案組針對網上安全及罪行,這都是現任費多托夫這位職業外交官沒有的經驗。

然而,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這個任命,並非單是處理反毒,更重要的還是總幹事這職位本身,完完全全是曾偉雄專業範疇以外的外交,而且不單是國與國層面的外交,還要處理眾多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溝通工作;整個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的分工,包括成為溝通主權國家以外的非國家個體的重要中心。曾偉雄在香港以作風強悍著稱,被香港市民戲謔為「禿鷹」,在2014年「佔中」期間以催淚彈驅散民眾之舉充滿爭議,雖然在警隊內部威信頗高,但與香港公民社會的互信程度和親和力,幾乎是歷任警務處長當中最低。雖然他在警務處長任內設立傳媒聯絡隊,被視為政績之一,但不代表懂得傳媒聯絡,例如筆者曾獲邀訪問當時作為局長的他,最終大概進行了社交媒體風險評估而「按下不表」,如果對方是其他人,當時就是公關災難。一旦他擔任新職務時,面對要求以harm-reduction、規管、而非杜絕的方式處理毒品問題,會否一句「向消滅毒品妥協是天方夜談」,而不顧對人權層面的種種影響,令人不得不顧慮。

不久前發生的孟宏偉事件,也令國際社會對曾偉雄的任命存有另一種隱憂。2016年,孟宏偉以中國公安部副部長身份,在中國推薦下,當選國際刑警主席,2018年在國內卻忽然下台,同時國際刑警就收到他的(被)辭職信,相關國際人員當時覺得匪夷所思,花了不少時間善後,事後孟宏偉夫人到法國尋求政治庇護,更控訴國際刑警未盡義務對他們一家提供協助。此事自然轟動外交界,內情如何,諱莫如深,而曾偉雄要競逐的UNODC,卻與國際刑警處理的範疇頗有交接之處,各國記憶猶新,很難不作聯想。

最重要的是和競逐世衛總幹事前、在中國內地官場沒有職位的陳馮富珍相比,曾偉雄已經有了國家身份,對其他國家而言,自然不及昔日陳馮富珍的形象超然。上月他就以「率領國家代表團」、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的身份,到維也納參與CCPCJ會議,順道熟悉(疑似)新工作的環境。和十多年前相比,中國國力大幅上升,對香港身份的敏感性又大增,「陳馮富珍1.0」的宣傳方式可能已被揚棄,曾偉雄這種更符合中國價值觀、對民主人權等理念打從香港就不大重視、但也畢竟擁有香港官僚經驗的「陳馮富珍2.0」最終會否獲任命,也是中國外交的一個指標。

換句話說,在「陳馮富珍1.0」時代,她的香港身份在北京眼中以中立、專業為賣點,雖然在港政績也頗有爭議,但上述定位,畢竟基本符合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北京、國際社會和港人對她的世衛職務各自表述,找到了一個脆弱的平衡,也對彰顯香港軟實力不無功用,總算達到多贏。但到了曾偉雄這位「陳馮富珍2.0」,雖然同樣來自港英時代,賣點卻變成對國家忠誠、並擁有香港特區政府的高層經歷,強調紀律部隊的服從、而不是獨立思考,完全反映這些年來,香港在北京眼中價值的改變。曾偉雄代表的價值觀,偏偏屬於目前香港民情最抗拒的一套,即使是溫和建制派,也不見得接受,假如他被委任,會被香港主流輿論看作香港軟實力的崩潰,未來一舉一動,恐怕都會被香港人以過去數月顯示的「自己方式」密切「監察」,說不定定期在維也納登報贈慶。

目前這職位的申請期已截止,除了曾偉雄外,據報還有哥倫比亞、巴拿馬的候選人在最後名單,這兩個國家都處於國際反毒最前線、與美國關係密切,候選人的相關經驗,理應不比曾偉雄遜色。北京的提名覆水難收,其實找一位內地專家出任這職位,潛在的尷尬,可能少得多;一旦曾偉雄出任,說不定又是一場港版完美風暴的國際延伸,這對彰顯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恐怕毫無好處。聯合國任命曾偉雄前,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三思、三思、再三思。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7月22日

延伸閱讀:警隊補完手術:「山東差」的故事

3 thoughts on “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 任命曾偉雄 為總幹事?

Add yours

  1. Very succinct analysis. However, given such publicity for the nominat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ight be focusing on other high-level positions within the UN instead of this particular one.

  2. 和香港相比,哥倫比亞,巴拿馬地區都是毒販囂張橫行之處,地緣政治下長期動盪不安.還記得,美國曾使用國內長臂管轄手段,將Granada 及巴拿馬總統非法捉回美國受審判刑…美國長期示南美洲除委內瑞拉外為他的藩屬.NGO在港歷史長久並視港為重要籌款和實踐基地…故委任曾偉雄較為公平,可取之做法.若以人口比例分配,華人担任聯合國公職,遠遠不足夠.隨著中國經濟和國力增強,爭取世界話語權和參與制定諸多國際標準eg.ICAO, WHA等實屬必要.什麼選賢與能,公平競爭,乃不切實際,淪為學術模型或浮誇之談.今日國際上,依然是弱肉強食,eg.西方美歐主導,誰強誰說了算!

  3. 中國係安肽芬出口強國
    亦都係世界出口最多嘅國家
    亦都係共產黨收入主要嘅來源
    曾偉雄被安放作為反毒專員目的就係幫共產黨放寬安肽芬出口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