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TVB?Channel化的主流媒體

科技能改變我們接收資訊的模式嗎?這不但是美國、英國近年的熱門話題,放在當下香港身上,一模一樣。而針對的對象,以壟斷香港家庭資訊的主流媒體最值得一談,箇中又以無綫新聞為代表。

對於無綫新聞的採訪取態,社會上不同年齡和集團的成員,自然有不同觀感,在年長一代當中,依然是高公信力的平台;但在新一代眼中,無綫新聞被稱為「CCTVB」由來已久,在最近的群眾運動,也成為一面被衝擊的旗幟。科技的演進,令香港的觀眾不再一樣,特別作為網絡原住民的年輕人,他們接受資訊的渠道極多,對壟斷性媒體也更容易失望,雖然無法改變無綫,卻可以改變環境,令無綫的社會角色不再一樣。

新聞講求公信力,過去的傳媒公信力,是一個中心化的機制,背後的機構有龐大人力物力,垂直壟斷大部份觀眾的資訊接收渠道,這就是地位。實際上,公信力往往是來自地位,而不是新聞本身。傳媒界朋友都會說,時至近代,在各大新聞現場,無綫新聞在行家中,仍然擁有優越的身位。

不過互聯網出現、社交媒體成熟之後,傳媒已不再一樣。新聞界本身有業內的傳承、有一套外面都看到的特殊文化,以往,甚麼新聞要放上頭版,編寫角度、用字如何,都可以說是體制內部決定的事,讀者觀眾只是單方面受眾,權力的運行是由上而下的。但就像其他產業一樣,因為無法馬上適應網絡的新氣候,工業上走向肥上瘦下的惡性循環,而且受到權力分散的挑戰。

網民對新聞的干預,很難一刀切言好壞,但影響必然是深遠的。即使網民沒有到達特約記者的境界,他們對於新聞生產,仍然可以用點擊率和傳閱數作沉默投票,而市場數據最終也會通過股東、管理人員的意志,化為對高層編輯對新聞監控的壓力和挑戰。而現在這種壓力更是實體的,發揮在前線,令員工感到壓力,長此下去,壓力會不會回彈到體制內,亦屬未知。

在人人都可以發聲的年代,不只是採訪、製作新聞和傳播的權力,逐漸下放到一般人手中,因此也開始多了不受機構控制的「公民記者」、乃至一般網民,讀者更可以通過網絡,對新聞的取態和質素進行批駁。網上經常出現網民質疑一宗新聞的報道角度「不公正」,這不只是出現於「反對派 vs 建制傳媒」,「藍絲」也會質疑傳媒「坦護反對派」。可見這種由下至上的挑戰,是全方位的,不同立場的網民,在網絡工具的加持下,與新聞體制短兵相接。突然大家都發現,原來本來沉默的大眾,對於傳媒如此不滿,基本上,很難在市面找到一個對傳媒生態滿意的人。即使是再位高權重的人,在這個遊戲中,也會自覺是loser。

另外報道使用的用詞,也是網絡上經常有人討論的事情。例如一些內地發明的用語,會被網民進行背後意識形態的深究,並且作為進一步證明傳媒立場的證據(在內地網絡媒體,則變成對香港本土詞彙的獵巫);一些有明顯傾向的定性用詞,也逐漸成為不少傳媒的常用詞,而這很明顯都是服務特定群眾的。經常說社交網絡演算法的宗旨,就是投其所好,你會不斷看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因此本來服務「中間地帶」的傳媒,也在近年變得進退失據,唯一的出路就是選定立場,服務自己的目標群眾;又或是單純服務某一特定專業,找到自己的特殊生境 (niche),才是當今的潮流。

雖然對香港很多人來說,TVB是一個文化圖騰,一個老字號的品牌,而無綫新聞,仍然是龐然巨物,是代表絕對主流的機器。但事實上「主流」在網絡年代,是不存在的,對新一代而言,TVB變成了海量頻道中的其中一條罷了。等於在Youtube上,TVB只是其中一條頻道,當然它有希望建立自己的系統,但對於網民來說,也只是其中一條頻道。喜歡的就看,不喜歡的也有無盡的substitute。

觀乎無綫新聞近年的動向,也是在服務自己的niche。所謂「我代表主流」,在今日的現實中,也許只是各陣營的自我感覺良好。無綫新聞,或者廣義的新聞界就代表主流,只是權力壟斷下,觀眾無法參與新聞產生過程的結果,而不是常態。在盤古初開時,電視是昂貴的奢侈品,擁有的人自然擁有相似的經濟背景和意識形態;大氣電波就像鹽和石油之類,是高度政治化的公共資源。在前網絡時代,資訊成本十分高昂,傳媒等如擁有訊息生產和傳播的特許狀,業界中不少朋友以天下為先的理想主義,都是在資源稀缺的下養成。等於在知識稀缺的時候,士大夫十分有地位,但當知識普及之後,就是另一回事了。

主流傳媒,也許不等於反映主流,而是反映各自的niche;網絡世代則對傳媒沒有太多忠誠可言。現時智能電話的成本不斷下降,硬件產業已經呈現飽和兼互相割價的情況。很多人,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人民不買電視,因為不需要電視,而是用手機處理。資訊機器變得迷你,因此個人化,不再是一家人食飯時大家被迫一齊看,因此解放了個人選擇權,內容生產者自然要迎合市場,變得更「分眾化」。這是從硬件開始改變媒體市場的革命。

電視新聞對上一代人訊息接收的媒體慣性,在今日已經減低。手機是一個一個app,是橫向的接收平台,預設上沒有一個app有更高的priority。就算是新聞app推發notification,也沒有大台可以佔據當然的當眼位置。再大的機構發出的消息,也是手指一劃就消失了。至於公信力,資深網民自然是靠多個源頭cross reference fact check,有時歷史累積下來的,反而是負面公信力,而部份的權力,更是被各路KOL或Influencer瓜分,一件事情的解讀角度,也不再被新聞機構所壟斷。

說穿了,現在的新聞大台,已不再大台;等同社會運動終於也發展到去中心化的組織模式,在現場沒有大台,卻有臨時組織起來的各個「小隊」。網絡當然沒有取代傳媒,也沒有打倒「無綫新聞」,但也成功令大台乃至傳媒,收窄成為「其中一個消息來源」,還要加上各路KOL或Influencer、「現場鍵盤戰士」、各種「普通網民」、通過whtasapp telegram匿名爆料的體制中人 (例如警察、政務官)……等等,才算完整。

至於在歐美,已經有網民醞釀「下一代」的新聞機制,例如SnipCoin和Dnn.media。據一些調查發現,美國網民在超過6成,都是在社交媒體上看新聞,但這也導致一兩間商業公司的演算法,左右了何謂真相或熱門新聞。新聞一旦「裝嵌」入中心化的區塊鏈世界,權力就會進一步分散,單一持份者或金主決定「甚麼是好新聞」的難度,將會越來越高,這也是我們在未來的共同挑戰。

小詞典:DNN (Decentralized News Network)

新興網絡媒體,強調新聞資訊來源需要由下而上,去中心化,依靠用戶自行提供資訊、fact check、分析立場等,過程完全透明,以繞過任何其他機制的壟斷,並把內容提供者、分析者按不同專業分為不同群組,作出不同層級的參與。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7月29日

延伸閱讀:「後真相」Vs「謊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