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的脫歐「大計」︰心戰大師重現江湖之作?

相信不論是本地投資者及國際媒體,均對約翰遜提出的「Do or Die」脫歐方案甚感興趣,但一個星期後,約翰遜除了四出巡視英國國土外,幾乎沒有就脫歐問題提出為何「具體」的做法。而唐寧街早就指出,約翰遜暫時並沒有安排行程訪問布魯塞爾,除非歐盟當局願意就重啟上任首相文翠珊與歐盟談判的脫歐協議談判,否則一切免問。

筆者強調約翰遜沒有提出「具體」協議,原因是在當今英國面對的「內憂外患」,提出任何「具體」無協議脫歐政策均無實際價值︰英國現屆國會多次以投票方式表明不接受「無協議脫歐」(no-deal Brexit);早前與約翰遜通電話的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表明歐盟27國同一陣線,除非英國有能力提出如何不設後備方案(backstop)的情況下,仍可維持愛爾蘭島沒有「硬邊境」,否則絕不妥協。瓦拉德卡更提醒約翰遜倫敦政府在《受難日協議》的角色,在北愛問題上要小心謹慎當一個中立的「調解者」。而保守黨內部雖然暫時表現對約翰遜的忠誠及支持,但諸如保守黨蘇格蘭領袖戴慧沁(Ruth Davidson)公開表明不會支持無協議脫歐,因此任何具體方案只會引來更多的分裂。

約翰遜雖在擔任倫敦市市長時期有一定的實績,但不論朝野內外均不認為約翰遜是一個「做實事」的人,要求他上任一個星期就有功課交未免想得太遠。但假如有留意財相賈偉德提出多項的​撥款提議及政策,當中有一項涉及「史無前例的公眾資訊計劃」。而知名分析公關策略的媒體Campaign指出,這次英政府將投放1億英鎊打這場宣傳戰。而心水清的讀者也許早已知道,3年前主導脫歐派輿論策略及公關技巧的心戰大師Dominic Cummings,早已以「高級顧問」的身份入陣,配合另一位脫歐公關戰主將Lee Cain,將主導這場「脫歐之戰」的第二回合。同時,有指英國著名媒體及公關企業Manning Gottlieb OMD已接到來自唐寧街的訂單,準備在這不足100日的「脫歐之戰」的第二回合大展拳腳。因此,有英國媒體直言,「唐寧街10號」是一個公關團隊多於政策顧問的。而心戰之首,就是以「戰時內閣」命名這屆內閣,既借用邱吉爾對抗「納粹」的威望,挑戰歐盟這個「官僚威權政體」;也是以戰爭之名,將約翰遜內閣化為正義之師,強化「硬脫歐」之所謂為善及「脫歐 – 留歐」的二元對立。

在「死局」掙扎求存,往往不是單純的「實際可行」建議可以處理得到,反而是如何借民眾之力影響體制,借媒體聲音影響其他國家,從而建構另一套「道德理性」去抗衡「物質理性」、「利益為本」的傳統智慧,往往是反敗為勝的關鍵 – 也是筆者不時提及為何「建構主義」在新時代,足以與「現實主義」分庭 抗禮。在新時代,即使「長輩圖」或meme如何看來滑稽不堪,它卻影響著一代人的「思想」,繼而推動民眾做出超越物質時代所定義的理性。

可以想像的是,假如「脫歐之戰」第二回合打得成功,在9月國會復會後「表面民意」傾向支持無協議脫歐,約翰遜就會有足夠的背書挑戰黨內的軟脫歐甚至留歐派,要不支持自己提出的任何方案,要不約翰遜「食言」提前大選,然後玩一場選舉「大龍鳳」。媒體Politico訪問不少保守黨成員,提到即使他們希望阻止約翰遜「玩鋪勁」,卻擔心提前大選時約翰遜及其團隊早已開動其公關機器,結果可能是黨內軟脫歐甚至留歐派成為先被清算的一群,因此他們希望以不提前大選的情況下阻止軟脫歐甚至留歐派。而當在民主國家,政治人物竟然害怕選舉,他們已經輸了。

因此,約翰遜的脫歐大計早已啟動,不過不是我們見慣的外交談判、政策倡議,而是透過一場場的心戰引導民眾走向約翰遜希望的結果︰一個不論約翰遜有沒有新協議的情況下,也會支持準時脫歐的結果。畢竟在議會制下,鞏固每一天的民意支持來得異常重要。當然,假如提前大選,約翰遜有沒有滿足上任首相時的承諾,自然無人提起了。

信報財經新聞8月2日

延伸閱讀: 約翰遜,不是英國特朗普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