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為何落後200年:去中心化的網民三大法寶, 與全球社運年代

雖然「去中心化」、「分散式」這類名詞,或會令人聯想到「各自為政、力量分散」等負面畫面,但事實上在新範式裡,基層個體的參與感,比起以往的菁英大台代議模式,要來得更強烈。示威港人的熱情可以持續超過兩個月,多少說明科技已帶來權力(包括傳統反對派的權力)解構,但此後人類未必就此離散,而是可能用另一個方式更緊密地組織起來,無論是甚麼立場、甚麼理念的朋友,都必須學習適應,因為舊時代早已一去不返。再回看政府的回應、決策模式,依然是19世紀的層層上報、小圈子同溫層「討論」、然後層層下壓、以「必須絕對忠誠」施加壓力、把一切訴諸幕後黑手和外國勢力,雙方的時空差異,無論你持甚麼立場,都令人目瞪口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