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特區的終結:克什米爾的終局?

世上特區、前殖民地眾多,印度的果阿邦(Goa)及查謨 – 克什米爾邦(Jammu-Kashmir)是其中兩個案例︰前者從前是葡萄牙殖民地,今天雖然沒有「一國兩制」,但依然是在普遍實施英式法制的印度下、使用大陸法制的邦政府;後者則因草擬憲法時的政治背景,邦境內錯綜複雜的宗教、種群關係,以及與巴基斯坦就克什米爾的主權問題,一直擁有比其他邦更多的政治權利。

但克什米爾的這些權利,日前忽然被印度政府宣布「失效」。印度內政大臣阿米特.沙阿(Amit Shah)指總統提出另立新行政命令(President Order),廢除憲法35A條,今後印度憲法所有條文,均適用於查謨 – 克什米爾邦,如此自行「釋法」,變相令原來的憲法370條失效。至於目前的查謨 – 克什米爾邦也將一分為二,變成兩個聯邦屬地(Union Territory):原併入查謨 – 克什米爾邦的拉達卡(Ladakh)地區將獨立成為新的聯邦屬地,受印度中央政府直接管治;而「查謨 – 克什米爾屬地」仍可保留議會處理當地立法工作,議席數目由原來的107席,增加至114席。

印度憲法370條,是當年查謨 – 克什米爾土邦因政治現實而加入印度的妥協。事源印度獨立時,克什米爾原土邦王公哈里.辛格本無意加入印度及巴基斯坦,而希望在英國授權的情況下獨立,並借位處於印度及巴基斯坦左右逢源,擔任戰略國家的角色,同時維持土邦的獨立地位。

但這些角色從來難以掌握,查謨 – 克什米爾土邦也沒有如不丹先後得到英國及印度的武力背書,境內穆斯林為主的民眾又因受「外國勢力」巴基斯坦慫恿,不斷挑戰土邦王公權威,最終哈里.辛格求援於印度,而印度的條件是要求查謨 – 克什米爾地區併入印度聯邦,廢除王公制並民主化。形勢比人強,哈里.辛格唯有自行解散土邦,加入印度 ,這也是第一次克什米爾戰爭的宏觀歷史背景。

查謨 – 克什米爾土邦併入印度的其中一個條件,就是維持查謨 – 克什米爾邦的自主地位,即除雙方政府同意的憲法條文;新條文及經修訂的舊條文不適用於查謨 – 克什米爾邦,也就是憲法370條的「立法原意」。為了「填充」憲法370條的內容,1954年印度政府頒下行政命令,即憲法35A條,容許查謨 – 克什米爾邦政府定義「邦民」及邦民權益,可說是印度版的「一國兩制」。

有「一國兩制」,自然有不少印度人不滿有些人在國內可以擁有特權。特別是查謨 – 克什米爾邦是少數以穆斯林而非印度教為主的社區,卻享有在國內別具一格的特殊地位,因此多年來,印度民族主義者一直希望取消憲法370條及35A。2015年,與右翼組織國民志願服務團(RSS)有密切關係的查謨與克什米爾研究中心(JKSC)提出司法覆核,表明憲法370條及35A違反印度人「 人人平等」的憲法原則,以及35A以行政命令修改憲法,乃不合符印度憲政傳統。現執行黨印度人民黨(BJP)分別在2014年及2019年全國大選時,將上述訴求納入選舉政綱,因此這次收回「一國兩制」,也被視為總理莫迪兌現早前選舉承諾,鞏固民粹民族主義者支持之舉。潘朵拉的盒子打開了,後續如何?

小詞典:查謨克什米爾土邦 (1846-1947)

英國殖民南亞次大陸期間,部份進行間接管治,扶植各地土邦王公,查謨 – 克什米爾土邦是最大土邦之一,領地原由錫克帝國統治,1846年由英國交予土王,1947年英國撤退,土王希望獨立,但境內多數穆斯林希望併入巴基斯坦,最終領地被印、巴、中國分別佔領,末代土王最終在孟買離世。

昨天談及印度忽然取消克什米爾的「一國兩制」,背後如何解讀,依然莫衷一是。

主流輿論認為,莫迪政府急於在此時修憲,除以「強政勵治」的方式回應民粹民族主義者收回克什米爾地區的「初心」,當中也涉及不同層次的政治判斷。特別是2月中,普爾瓦馬自殺式炸彈襲擊,掀起印巴在克什米爾地區另一場大規模武裝衝突,幾乎令現實主義者強調的核震懾理論失效,同時令新德里政府以重整秩序為先,大條道理押後當地議會選舉,取締克什米爾獨特地位的提案,已經登上日程。

上月特朗普與巴基斯坦總理伊瑪蘭汗會面時,提出願意擔任克什米爾問題的調停人,甚至直言這是莫迪政府要求的任務,雖然立時遭當時人否認,但依然令莫迪擔心美國因為反恐利益、及對華強硬外交政策,選擇傾向巴基斯坦這個北京在南亞地區的老朋友。而中國《環球時報》發表文章,竟表明支持特朗普調解克什米爾,印度中央政府擔心克什米爾問題國際化,相信是令莫迪判斷收回查謨 – 克什米爾邦自治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樣的判斷從莫迪政府的立場而言,自然不難理解,特別是在領土完整及民族尊嚴的問題上,新德里政府常說沒有退讓的空間。這樣簡單直接的民族主義政策,也是莫迪得以壓倒性的姿態贏得兩次大選,印度人民黨可單獨執政的原因之一。問題是,當查謨 – 克什米爾邦本來無甚異心,但莫迪政府單方面以法律及文字遊戲的方式,先以行政命令推翻1954年的行政命令,再同時「釋法」將原來的查謨 – 克什米爾邦憲法議會等同於查謨 – 克什米爾邦議會,而因查謨 – 克什米爾邦議會僅會在2019年下半年才選出,再將權力轉到由總統委任的邦長,克什米爾地區民眾對如此操作是否信服,自然成疑。有報道指多名查謨 – 克什米爾政客已被軟禁,上星期起印度已派出更多軍隊到當地駐紮,中斷當地的互聯網服務,明顯是有備以來。

儘管新德里不斷強調「全國十多億大多數民眾」支持修憲,強調克什米爾地區人民應與拉達卡及查謨地區人民共同慶祝來自新德里的直接管治,甚至有指在修憲完成後莫迪政府將會「派糖」,有大規模的基建工程上馬,令克什米爾地區齊齊「發大財」。但當當地局勢劍拔弩張,穆斯林社區擔心失去原有「一國兩制」對身份、工作機會、教育及宗教權利的法律保障後,最終會因全國印度教徒流入,而令原有生活變得蕩然無存,「明日克什米爾」也好,「克什米爾發大財」也罷,對他們然而都是絕無意義。印度政府此舉對國內多元文化的尊重,也起了極壞先例。

聯合國已表明要求印巴兩國克制,美國因為印太戰略及反恐利益,雖難以與兩國切割,但同時也難以有效介入。兩國會否因為這次修憲引發第三次克什米爾戰爭,除了依賴尚未完全崩潰的核震懾理論外,兩國元首如何下一個良好的政治判斷,甚至關鍵。克什米爾人民的生活忽然天翻地覆,未來是順從印度決定,還是開始「勇武抗爭」,尚未可知,只知道印巴邊境,從此只會更多事。

小詞典:第二次克什米爾戰爭 (1965)

1965年,印度指巴基斯坦煽動印治克什米爾境內的游擊隊反中央,雙方其後在克什米爾邊境爆發全面戰爭,這也是二戰結束後全球最大規模的坦克大戰,最終雙方不分勝負,在聯合國調停下停火,領土沒有變更,但令克什米爾繼續成為兩國關係的火藥庫。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8月8-9日

延伸閱讀:法國黃背心運動:由單一議題轉移至集體不信任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