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神劇《黑鏡》的蟑螂

日前談及香港警察以「蟑螂」稱呼示威者已成常態,其「非人化」手法令人憂慮,可參考的例子除了早前談及的盧旺達,還有近年在歐美影響極大的Netflix未來學神劇《黑鏡》。

《黑鏡》有一個單元故事名叫《戰火英雄》(Man against Fire),講述在未來,軍人開始「人機一體」,用植入人體的晶片傳播情報,連人腦的認知也由中央操控。軍人主角的任務是打死被稱為「蟑螂」的怪物,但在一次行動中,敵人用一種奇怪的光線,擾亂主角的認知操控系統,令他最終發現自己一直攻擊的「蟑螂」,其實是人類。最後主角發現了自己身處一個大陰謀:人類政府正持續推行一場優生學屠殺,要將「能力低下」的人類消滅,為了減少士兵屠殺「劣種」的抵觸情緒,發明了歪曲軍人認知的技術,士兵入伍時簽署同意書,交出認知操控權,真心相信自己殺人只是殺滅「害蟲」、保護人類,可說是用劇情將「非人化」推到極致。

故事中,自然有人反對優生學屠殺,他們組成了反抗軍,發明了反洗腦技術,即上述的奇怪閃光;而當權者不只能夠將敵人妖魔化,還為主角創造了認知中的「愛人」。在結尾,似乎暗示一切都是南柯一夢,退伍之後的美好、有人等待他回去,都是用來提升戰鬥士氣的幻象。雖然《黑鏡》的劇情多圍繞科技想像展開,但其實洗腦、晶片,隱喻了意識形態,古今中外都是一樣的。人類有歷史以來,已經一次又一次演出這種劇情,屠殺的對象可以是種族、宗教、政治信仰、性取向,不一而足。

回到平行時空的香港,「蟑螂說」、「警犬說」在大小通訊群組廣泛流傳,但因為上述原因,公眾對公權力執行者的操守要求自然高得多。當有警員清場時,也大聲以「蟑螂」稱呼未被法庭定罪的示威者,如此氣氛,配合到日前警方使用被廣泛批評的高度武力,令人越來越不安,也明顯和警察誓詞的「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背道而馳。

當街頭衝突無日無之,對香港的社會將產生怎樣的深遠影響,抗爭者爭取的是甚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乎,而不是單純以「蟑螂」視之,作為對被稱「警犬」的以眼還眼。何況,我們現時可能處於人類歷史上對激進動作最熟悉的階段,從電視、電影,進化到人手一機的網絡時代,這是從前人類不可能理解。結果我們在電影、電視、動漫、電玩,接觸到大量暴力,這已成為日常生活一部份;正如當抗爭變成日常,警民衝突連續在人人的手機中放送兩個月、而且可能無了期持續下去,不論陣營,結果都是對視覺上、認識上,習以為常。暴力的強度,因為看得太多而被稀釋。雖然現代人較少直接實踐暴力,香港人也以「和理非」聞名,但在各種力量拉扯、政府失效之時,假如這樣下去,警察和示威者都只能越來越依賴武力,可謂香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小詞典:黑鏡(Black Mirror

Netflix原創的網絡單元劇,2011年首播,主題探討未來科技怎樣影響社會,「我們現在的生活方式——以及如果我們愚笨之時在10分鐘內可能的生活方式」,劇種具有高度前瞻性,推出後大受歡迎,風行英國,並獲得多項獎項。其第一集單元《國歌》更成為後現代恐怖主義的教材,影響了一代新人類。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8月14日

延伸閱讀: 政府為何落後200年:去中心化的網民三大法寶, 與全球社運年代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