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香港Tweets

我們從前多次談及美國總統特朗普和香港的淵源,無論是因為一些瓜田李下的個人原因也好,因為戰略性分工也好,在過去三年,特朗普對打「香港牌」,一直表現得相當克制,相關角色則由美國國會接手。直到兩日前,他才高調在Twitter正面提及香港,而且直接捲入香港局勢。

這些Twitter環環相扣,首先是指根據「美國情報」得知,大批武警集結香港邊境,令他高度關注,督促北京尊重一國兩制。然後第二天,他宣稱在中美貿易戰連戰連勝,雖然北京很想達成貿易協議,但必須先「人道解決」香港問題才能談。再下一個Tweet,特朗普又說習近平「偉大」,會在艱難事情上做「好事」,相信對方希望儘早人道解決香港問題,並提出就香港問題和習近平會談云云。

這些態度,明顯是特朗普一貫討價還價的「做deal」藝術。根據他的天書《The Art of Deal》,援引他處理北韓核危機的先例,他首先會對國民加強「危機」的宣傳,以便最終成功爭取後得分。例如當美國媒體普遍不當北韓核威脅是一件事,特朗普卻會牽頭強調危機,鋪墊和金正恩見面的歷史重要性,最終即使只是達成一紙空文協議,卻已經令威望大大提高,儘管真正的對手是國內反對者,多於北韓。根據同一邏輯,只要最終香港沒有出現「人道災難」(這也是按特朗普隨心所欲的寬鬆定義),已是特朗普「成功爭取」的功勞,這種對內宣傳,從來是特朗普的強項,令他顯得比國會裴洛西、盧比奧等更舉足輕重,能同時捍衛美國利益和價值。

在中美貿易戰談判,把香港放進去談判清單,可以純粹是象徵式「抽水」行為,但也可以觸及一些最核心問題。對美國而言,香港的價值眾多,可以是政治性的作為影響內地的窗口,但也可以是純粹經濟性的中介,中美雙方不一定要在香港零和博弈。雙方可以談的,包括是否容許香港在未來中美貿易戰中,扮演歷史上一貫buffer的緩衝角色,例如讓雙方的制裁有默契地通過香港部份繞過去,讓雙方都保留一個活路,這角色其實對中美雙方都有好處,也保障了香港的國際地位,而不用觸及任何體制問題,雙方都保持體面。北京是否接受,涉及對香港價值研判的宏觀考量,天堂與地獄,只是一念之間。

由於在這段敏感時間,香港運動在國際是否失分,也能影響談判,北京、港府令前線失分的誘因大增,大家務必小心提高警惕。客觀事實是,無論是否願意、是否接受,香港已處於中美新冷戰博弈的前線,也是文明衝突最尖銳的一條斷層,如何在夾縫中生存,捍衛香港核心價值,而避免最悲劇結局,是不同立場的香港人都應該思考的。

小詞典:《The Art of Deal

1987年出版,特朗普與記者Tony Schwartz共同著作(相信是本人口述、後者代筆),講述自己成長經歷、及在房地產界的成功事蹟。當時的特朗普並沒有政治潛能,卻因為種種不合常規的從商手法、財大氣粗的形象,成為財經界風雲人物,本書一出版,就創下《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位達13週、並持續48星期榜上有名的驕人記錄。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8月16日

延伸閱讀:「長輩圖」的前世今生與政治動員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