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怎樣?文明衝突與香港秩序的重建

十多年前出道時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明報》談學者亨廷頓的名作「文明衝突論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如何應用到當代國際關係。不少人認為這個理論千蒼百孔,而且已經過時,想不到回到《明報》,放在此時此刻的香港,這個框架卻頗具啟發,而且論證了衝突如何不能調和。

傳統的地緣政治學有所謂的「粉碎帶」(shatter belt)、「緩衝區」,指兩大國際勢力的接壤地區,亨廷頓繼而提出「文明斷層」的概念,預言未來世界將不斷出現「斷層戰爭」。他筆下的斷層,指世界不同文明體系的交接區,往往最容易產生動蕩,例如多種文明交界的以色列-巴勒斯坦、薩拉熱窩、克什米爾、車臣等。同一理論又延伸出另一個概念:「撕裂國度」(torn states),指一些國家或地方內部同時存在截然不同的兩套價值觀,只要導火線出現,天天就是無休止的撕裂。阿拉伯之春後中東、北非各地宗教派與世俗派之爭,可謂典型例子。

亨廷頓認為,這樣的文明衝突發展下來,只會逐步籠統化為「西方 vs 非西方」,原因是「東方」經歷上數百年被「西方」武力及意識形態壓制後,有強烈反彈的欲望,但那是基於物質條件改善的反彈,價值觀上卻始終未能同樣進步。論點一出,一時間被主流自由派學者、威權主義學者都批評得體無完膚,但隨著新冷戰逐步成型,今天的世界觀,卻正逐步向這方向走。昔日是英國殖民地、今天是中國特區的香港,正是處於東西方之間的文明斷層,只要管治模式改變,「東西文化薈萃」可以剎那間變成一個撕裂災區,就像薩拉熱窩由南斯拉夫多元文化實驗樣板變成人間煉獄,不出一年。

根據「世界價值調查」(World Values Survey),香港和中國大陸雖同被歸類為「儒家文明」體系(這本身就很誤導,不贅),但在「生存 VS 自我實踐」(survival versus self-expression)這方面存有很大差異,甚至遠超同被歸類為「儒家文明」的台灣、南韓與中國的距離。事實上,本來兩地的價值差距不是如此誇張,但比較在2008年第5輪調查及2014年第6輪調查的結果,卻發現兩地的價值斷層在統計學上已難以抹煞,這和不少身份認同民調的結論相若。不同學者就反對、支持逃犯條例的集會進行民調,得出的結果都反映出整個價值斷層,前者對民主、自由等價值高度重視,後者則強調穩定、發展,這正是「黃」「藍」兩大陣營各自的基本信念,本來就不能調和,一旦被激化,後果有目共睹。

不少人平日覺得,這些價值差異並不重要,但隨著中國管治模式與西方的差異愈來愈清晰、同時開始強調在香港的「全面管治權」,這些差異開始籠罩著每一個人心中,因為無可避免地逐漸觸及日常生活。我從不是整天談道德和正義的人,甚至剛好相反,但近年發現身為一個香港人,只要觸及一些價值觀底線,幾乎是不可能妥協的。由於概念始終較虛,我們可以形象化以三件事論述:

  1. 信用評級體系。據說在內地有「主流民意」支持,而據新浪財經研究,越是精英階層、越是富裕的一群,即覺得自己是贏家的一群,越是支持,理據包括「城市從未如此安全」、「駕駛不再超速」、「終於按交通燈過馬路」等。但對不少香港人而言,一個像是電腦遊戲的信用評級世界、在社交媒體說「錯」一句話可能導致不能購買機票、一舉一動都受大數據監控的生活,已是《1984》的世界,這也是何以月前傳出這系統將於香港實施時,聶德權局長高調闢謠的原因:假如是我城普遍接受的好事,擁抱還來不及,何須否認?但聶局長其實自身難保:當香港學生在清華大學讀書,怎會不按這系統被評級?當香港商人到惠州設廠,對手怎會不按這系統舉報?目前出現的國泰、港鐵事件,社交媒體一片白色恐怖,其實就是信用評級的先聲。這不是說其他國家不會進行大數據管治,這絕對是大勢所趨,但有沒有機制監督政府,就成為不能繞過的關鍵,也是個人自由Vs社會穩定的價值選擇。
  2. 再教育。我們毋需參考「外國勢力」媒體對新疆再教育營的報導,只需要參考中國官方文件,因應打擊「恐怖主義」威脅,把維吾爾人集體再教育的手法,是否接受,就能判斷自己的價值取向。按內地網絡民意,似乎政策也是深受歡迎的,論點包括對「恐怖主義」威脅防微杜漸,鞏固中央對自治區的掌控,減低分離主義威脅等;但即使不談對個人自由的犧牲,單是背後對多元文化百花齊放的否定,就超越了一般香港人的底線。目前內地媒體開始以「恐怖主義」形容香港發生的事情,香港教育界已成為焦點,例如已有建制團體提出以「愛國基準試」考勤老師,發展下去,多元聲音堪虞。
  3. 六四事件。香港人當年為何對八九六四反應激烈,除了和自身前途問題有關,也涉及價值判斷:一個政權應用盡一切解決問題方法,才訴諸武力,這也是當年包括梁振英、譚耀宗、梁美芬等都一致發聲的背景。這不是否定「外國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也不是否定有其他種種背景,但是否接受「殺二萬人換取二十年穩定」的邏輯,就涉及人的基本價值判斷。延伸到今天,香港社會包括傳統建制派、主流精英的八成民意共識,就是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若在兩個月前出現,幾乎肯定運動已結束,背後就是真正愛護香港的香港人,對盡力避免傷亡的訴求;至於為何最終結局很可能相反,正反映特首採取了一種剛好相反的價值判斷。現在和內地朋友談到香港,「為和警察居然還不開槍」的論述漸成主流,令人無限擔心。

有了實例,我們不妨在夜闌人靜時撫心自問,對以上三大價值觀判斷,有何答案?觀察所及,主流民意如何,心中有數。香港人的追求,早已由「生存」轉化為「生活」,就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真民主,也一向更重視個人權利、自由主義、社會正義、多元文化、全球倫理等後物質價值觀;仍是以「談飼料」、「談生存」的方式解決問題,不只自欺欺人,還是進一步撕裂社會的手段。問題是認同後者價值觀的,卻是一國框架內的絕對主流,而形勢發展下去,利用舉國體制的價值觀,以泰山壓頂之勢,稀釋香港核心價值,逐步成為指導思想,結果只會把香港變成徹頭徹尾的「文明衝突撕裂社會」範例。政府若選擇繼續深化矛盾,基於香港的開放性和國際性,放在文明衝突論框架下,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結局,會成為中國能否輕易輸出「中國模式」價值觀到一帶一路、乃至全球的指標,港人心底裏的抵抗,亦可能比地表發生的事情更激烈,將出現無休止的消耗戰,這是任何真心希望避免玉石俱焚的特首和政府,所能承擔的歷史責任嗎?

明報筆陣2019年9月2日

延伸閱讀:未來學神劇《黑鏡》的蟑螂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