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not the economy stupid 特區對話平台vs.後黃背心法國

香港特區政府表示,要仿效法國總統馬克龍處理「黃背心運動」的方法,搞「對話平台」、「落區對話」;同時繼續東施效顰港英對六七暴動的危機管理,一手軟、一手硬,一方面靠警察武力「止暴制亂」,另一方面派福利、轉移視線到「地產霸權」,以為這樣就可以「讓一切回復平靜」。21世紀還有這樣的研判、如此理解比較政治學,實在無奈。二十多年前,當時還是年輕才俊的克林頓爆冷擊敗老布殊當選總統,靠的是一句口號:「It’s the economy, stupid」;反之一個錯誤的斷症,同樣會一錯到底。當然,即使是馬克龍的危機管理,也是以消散民氣、多於真誠解決問題為目的,昨天《星期日明報》刊出法國博士生楊健偉撰寫的長文,就說明一切,很值得一讀。但即使是法國,黃背心也死灰復燃,何況完全不同的香港?

1. 黃背心運動的導火線,始終是反對加燃油稅,然後變成反對取消「富人稅」,得到極左、極右一眾反精英力量全力支持,政府以經濟手段和「對話」疏導,符合邏輯。即使是六七暴動,導火線也是新蒲崗的勞資糾紛,未出現炸彈前也有一定群眾基礎,最終港英以福利社會回應(雖然建議其實在檢討六六天星事件時已經提出),加上主流民意普遍反對「解放」香港,結果浴火重生。但這次運動的導火線「反送中」,誰也知道是100%的政治議題,破紀錄的上街人數、破紀錄的持續性,涉及的stakeholders絕不止前線、絕不止青年,包括主流中產、中間派、無數經濟既得利益者。即使市民同時對經濟問題存在不滿,即使運動影響經濟,但就算成功處理後者(這本身就極難),也不代表前者的root cause不存在,反政府情緒只會依舊、焦點更集中,而且還會多出一批被打擊的人成為同路人。政府應該心知肚明,「反送中」為何能突破「反一地兩檢」的同溫層,關鍵之一,就是一位富商高調登報司法覆核,引來各界、國際的連鎖效應。假如被打擊的富商有大十倍的全球能量,又會如何?

2. 政府此刻動員一切力量,要求各界登報表態「支持警隊止暴制亂」,這完全是下級公務員心態、官僚秘笈「瞞上不瞞下」的hea交功課。在還未禮崩樂壞的年代,任何人自然「反對一切暴力」,但客觀現實是「逃犯條例」雖然極不得人心,但在立法會依然「夠票」;未能強行通過,和6月12日的衝擊有直接關係,而6月19日卻有破紀錄200萬人參與遊行,當時沒有一個人「譴責暴力」,充份反映通過「肢體暴力」制止「制度暴力」,無論口中怎麼說,在香港已經有了廣泛民意基礎,甚至形成了一個check and balance的 informal mechanism。設想下次有爭議法案,例如《國歌法》、《23條》,或簡單至類似港視發牌一類單一事件,又是通過武力衝擊才令條例不能通過,主流民意難道不高興?自然不會。這不同法國,儘管議會代表以離地精英為主,但通過民主制度,畢竟也可以改變燃油稅、富人稅一類議題;但在香港的「議會」「制度」,經過二十多年的教育,不同陣營早已知道「屈機」的政治現實,武力衝擊成了制衡議會的last resort,最終更得到主流默許。此刻雞毛蒜皮計算一個入閘機有沒有受損,通過「對話平台」譴責暴力,而不檢討政治制度本身,只是自欺欺人。

3. 馬克龍的對話平台以消散民氣為目標,但過程中起碼真的大鳴大放,沒有任何敏感問題屬紅線,而在法國社會,就算討論帝國復辟、「時代革命」,也是a piece of cake。黃背心運動期間,也有人提出修改憲法,建立「第六共和」,引入更多直接民主元素、令選舉制度更有利基層,但慢慢通過對話,發現操作並不容易,而且一般人並未準備迎接改變,最重要的是黃背心組織者對制度性的未來,也沒有清晰願景,所以對話才有消散民氣效果。但在香港,官方的所謂「對話平台」有其預設前提,刻意按港澳辦、北京風向,劍指「經濟問題」、「上樓問題」、「青年上流問題」,而對真正的root cause輕輕放下;然而港人和法國黃背心不同,對香港的制度性結局、特別是2047年,有非常憂慮的願景,也早已提出了各種完善想像,只是這些想像只要一碰到紅線(及其一千米以外的外圍),就已經要止步,否則後果自負;而且在可見將來,紅線只會更紅、線條只會更粗,連提出討論也有這樣的下場,何況付諸實行?結果越是這樣「對話」,越是按官方劇本撰寫「研究報告」,越是掩蓋真正的矛盾,反抗只會更激烈;但另一方面,一旦真的大鳴大放,討論過後一些有相當民意基礎的選項,卻又落實不了,同樣難以善後。這些盲點,都是法國無需顧忌的。

4. 法國的對話局部奏效,在於對話起碼未有煽動新的仇恨;但假如特區政府通過對話,嘗試把民怨由政制、警察轉向經濟議題,這卻是馬克思主義所謂「以一種矛盾掩蓋另一種矛盾」,更大的危機只在後頭。要麼所謂「解決經濟問題」其實是全體既得利益者合謀,例如通過收回農地,反而重燃了市場對高地價泡沫的信心;要麼卻是針對傳統香港財閥,並以來自內地的「民族資本家」取而代之,就像針對國泰等非中資企業進行的針對性打擊一樣。但這只會把矛盾引回中港矛盾這個主軸:在這個全民調研、全民fact check、全民自媒體的年代,大家很快會發現在過去十年,新到香港的壟斷性既得利益者,究竟是哪些勢力,「留島不留人」令香港經濟換血之說,又會否只是空穴來風。例如本土研究社的Facebook專頁,就剛列出囤積農地的中資企業其實更厲害,不用說國企在香港各行業的戰略性投資,要是經濟議題變成鬥爭主軸,最終方向恐怕殊途同歸,而且連鎖打擊面更大。

香港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城市,各方利益糾纏不清,應爆未爆的炸彈俯拾即是,現屆已經失去一切執政權威的政府,真的行有餘力繼續攬炒?說這麼多,方向很清晰:希望政府正視root cause,不要再浪費時間、自欺欺人。現在的KPI不是下個月社會有沒有人衝閘,而是怎樣令香港十年後依然充滿榮光,不會因為說一句「願榮光歸香港」就要大興文字獄,面對現實吧,it’s NOT the economy, stupid。

明報筆陣2019年9月16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