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誤射」清真寺的背後:特區政府真正尊重少數族裔嗎?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疑受南亞人襲擊,客觀效果卻似是激發了更多市民上街;另一個意外結果,則是香港華裔、南亞裔和伊斯蘭群體的 We Connect。襲擊發生後,本地穆斯林組織迅速派代表到醫院慰問岑子杰,譴責襲擊並聲言將與香港人同行;遊行當日,更有大批南亞裔義工在重慶大廈外,派發樽裝水等物資給遊行人士,並有示威者與穆斯林發起守護清真寺行動。有左翼朋友苦笑謂,過去多年來推動種族融和的工作,也比不上岑子杰以血帶來的效果。最後,一切居然以香港警隊用水炮車「誤射」清真寺告終,轟動國際媒體,雖然林鄭月娥親到清真寺謝罪,但這一波事件,連帶背後的結構性問題,一如香港種種積非成是的弊端,在國際社會表露無遺。

警方事前有保護清真寺計劃嗎?

岑子杰案主謀以南亞人為刀手,前文後理,並不尋常。案發後,立刻有網上留言鼓吹示威者針對南亞社群或穆斯林(兩者自然明顯並非等號),甚至挑動「勇武派」攻擊伊斯蘭社群,或「裝修」南亞人聚居地如重慶大廈,試圖引起種族仇恨,甚至將香港社運抹黑為極右運動,以動搖國際社會支持。但這類建議一出,很快有更多網民呼籲不能針對南亞人或伊斯蘭教,一切迅速變成遊行當日的共融大原則,那些鼓吹針對穆斯林的風向留言,普遍被群眾視為「鬼」,知道宗教議題不能觸碰,可見香港普遍公民教育質素的優越。

令人好奇的,反而是政府和警方本來對事件的冷處理。面對網上揚言攻擊清真寺的行動,需要提高警惕已是全民共識;但警方月來會因為子虛烏有的線報,下令地鐵停駛、疏散政府總部公務員,這次卻完全沒有相應保護措施、未派員守護清真寺,除了有奇怪的雙重標準,與曾到新疆受訓後應有的宗教敏感度,也頗不一致。這一點,本身就令穆斯林社群頗有微詞:據說他們內部曾有領袖主張反客為主,要求警察當日保護,後來意識到事情複雜,改為主動向示威者派水示好,認為群眾比警方更可靠,反映他們確是紮根香港的真香港人,對當下局勢完全掌握。

清真寺受到無妄之災後,示威者自發清潔水炮車留下的藍色水漬,相比起警隊高層晚間的形式主義「清潔」,誠意可嘉得多。政府明顯要息事寧人,希望對方不要深究其他問題,但單從林鄭月娥和女警進入清真寺的衣著,已可見這不是真正視少數族裔為stakeholders的態度。被水炮擊中的印度協會前主席 Mohan Chugani (亦即資深傳媒人褚簡寧 Michael Chugani 兄長)表示,林鄭月娥曾致電向他道歉,但他堅持不會接受,並嚴厲指責警方「完全過界」,認為警方的行動是「有心而非無意」。這位不久前才被動員到撐警集會發言的少數族裔領袖,這次為何義憤填膺,除了自己成了受害人,相信和建制多年「有事鍾無艷」,卻無視他們種種結構性困局,不無關係。

誰是香港人:如何做到真正 We Connect?

民間這次對少數族裔的態度,更顯出一種「大家都是香港人」、「齊上齊落」的 We Connect 精神。但 We Connect 背後,政府能否正視非華裔面對的不公?香港有少數族裔近60萬人,穆斯林則有30萬,除了南亞裔,還包括 15萬印尼人(不必然是家務助理)、5 萬華人,然而他們大多擁有不完全政治權利。例如商人 Philip Khan 2012年曾計劃參與立法會選舉,卻因為並非華裔,無法取得護照而被 DQ,即使他願意放棄原有巴基斯坦護照,申請特區護照仍被多次拒絕,原因是父母至少要有一位擁有華人身份;但荷蘭猶太裔的司馬文,卻又能在放棄荷蘭籍後取得特區護照,並當選區議員。Philip Khan 家族早於 1915 年來港,有親戚曾參與二戰香港保衛戰,而他本人亦是土生土長於香港,卻被無理剝斷政治權利,無人替他呼冤。這是常態嗎?自然不是。早在2003年,筆者進行了一個區選研究,追蹤一個新成立的少數族裔政黨「Rights Party」,當年他們興致勃勃派出四位候選人,雖然都是以最低票落敗,但記得他們強調自己不是少數族裔政黨,而是「香港人的政黨」。那時候的香港,還很香港。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中文卻是很多少數族裔的「透明玻璃牆」:少數族裔學生因為不懂中文,而無法報考 DSE 中文科,結果被剝奪入讀大學的機會的,大有人在。藝人喬寶寶在投身娛樂圈前本來任職懲教署,讓他決心辭職的原因之一,就是假如要升職,必須接受中文考試。這種制度,無疑剝奪了非華人的晉升機會。須知能在會考中文奪 A 的少數族裔名記者利君雅,實在是少數。

遊行當天,有示威者在彌敦道街頭寫上「HKer is NOT defined by race」。我們常老掉牙的說,無論生於何處或種族為何,只要愛香港,就是香港人。如今的共融和團結,是香港身份認同建構的全新開始,但這種精神和信念,能否在未來長存?香港的少數族裔政策,早就與所謂「亞洲國際都會」的身份背道而馳,長期只是以一貫的蛇齋餅粽為綱領,拉攏少數精英,對一般基層少數族群視若無睹。這並非單純的操作問題,而是反映了在「一國」框架下,官方政策始終對香港核心價值這個大熔爐有戒心:試想一旦香港像新加坡那樣,有25%非華裔居民居住,而不是每天接受150個內地單程證配額,結果會怎樣?

明報筆陣2019年10月22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