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訪問什麼人:人能把我們怎樣呢?

和May不同,我是和理非。在這場運動裏我參加過遊行及集會共23次。由6月9日到現在為止,我發覺遊行及集會一次比一次危險,我的壓力也一次比一次大。記得10月1日早上我穿著黑衣走在街上時,別人眼光給我的壓力及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都令我透不過氣來!我突然感到自己非常討厭香港,不想再在這裏住下去!在這高壓,連穿衣,說話也沒有丁點自由的社會居住,實在令我痛苦萬分。May,與你一樣,我看不到香港有將來,但我深信充滿公義的主必幫助我們,「人能把我們怎麼樣呢?」(詩篇118:6)。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