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江湖新秩序:當「警字頭」取代「愛字頭」

2014年與2019香港的兩波運動,都存在一個建制陣營的「counter-narrative」,並由傳統建制以外的另類勢力代言。5年前,代表「激進建制派」的有一系列以「愛」字為旗號的政治組織,例如「愛護香港力量」、「愛港之聲」、「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等,但它們5年後的曝光率大大減低,因為功能已被效能更高的「警字頭」組織取代。這一改變,對香港的影響極其深遠,背後的邏輯,還得從俄羅斯的普京模式談起。

「普京模式」:無處不在的體制外Condom

在國際關係,不屬於正規軍而擁有武裝的組織,被視為準軍事部隊(Paramilitary)。俄羅斯運用準軍事組織爐火純青,例如在東烏克蘭持續和政府軍作戰的,就是所謂「親俄民兵」,他們扶植了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兩個「國家」。而在敘利亞,阿薩德政府反敗為勝的一大助力,也是俄羅斯雇傭兵 Wagner Group,但他們攻擊美軍和反政府軍時,俄羅斯卻可以置身事外。這套condom體制,在俄羅斯國內更為普遍,不過由明刀明槍的準軍事組織,變成「青年組織」。須知建立青年組織是共產國家強項,其成員日後往往分別加入政府和「體制外部隊」,「兄弟爬山」,分工合作,需要割蓆時卻自動成為condom。俄羅斯今天的管治手法,不少師承自前蘇聯。

俄羅斯執政黨「統一俄羅斯」旗下,就有青年組織「統一俄羅斯青年衛隊」,而在體制外,更有林林總總、在明在暗的condom。例如由青年運動「一起走」改組而成的「Nashi」,明義上是反法西斯青年組織,實際上對普京崇拜,受克里姆林宮支持,其極端份子甚至會穿上印有普京頭像的衣服,和反普京派系在街頭「私了」,更曾衝擊英國、愛沙尼亞、瑞典等國駐莫斯科大使。甚至關乎民生,也有大量具俄羅斯特色的「民間」組織,例如反對煙酒的 Lion Versus、反對亂過馬路和不良駕駛的 StopXam等,前者負責勸告在非吸煙區吸煙的人,假如對方拒絕弄熄煙頭,就會噴水強行弄熄。這種激烈勸阻方式,經常引發打鬥,而這些組織其實都是 Nashi 成員組成。

警察高層Vs「警字頭」

香港「愛字頭」組織即時是全盛期,也明顯是烏合之眾,但從其超越傳統建制的文宣和勇武作風,處處都有上述俄羅斯組織影子。「愛字頭」在香港並沒有任何民意基礎,不少核心成員更來自港外地區,形象欠佳,只是負責建制派不便進行的激進文宣,缺乏魅力型領袖,軟實力接近零,戰鬥力也成疑。這些缺點,令「警字頭」顯得奇貨可居,他們逐漸發現肥水不流別人田、「自己警隊自己撐」,這次就不再靠「愛字頭」盲撐,粉墨登場。

「警字頭」的代表組織,自然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JPOA),名字很威武,但實質上只是前線非高級警員的聯誼會,和真正代表警隊的高層完全是兩回事。這個組織的會徽是一個大拳頭,在警隊內部自稱「拳頭會」(「好打得」的好夥伴),宗旨開宗明義「申張正義」,自以為有定義「正義」的道德高地,很符合當今當權者需要。協會原意是為基層警員發聲、爭取福利,但這性質只要被扭曲,變成以「兵權」耀武揚威,足以尾大不掉。在過去數月,JOPA主席林志偉不斷以組織名義發公開聲明,連番批評政府行政,幾乎獨力否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連政府高層也要避其鋒芒;又公然稱呼示威者為「曱甴」,火爆言論和前主席陳祖光一脈相承(後者多年前已指責示威者「先撩者賤」、「尋釁滋事」)。以基層警員訴求,繞過行政級別,凌駕警隊高層、乃至政府意志,直達中央,這在香港歷史上從未見過。建制派政客見JOPA有票源,近年也深耕細作,建立關係,反而對警隊的離地高層不假辭色。有了真正的兵源,「警字頭」與「愛字頭」相比,自然實用得太多。

除了JPOA,北京近月也刻意在內地社交媒體栽培「警長」、「警嫂」等網紅,成為「警字頭」的外圍部隊,讓他們繞過官方渠道,進行文宣工作。例如光頭劉 Sir 劉澤基,自從以底層身份獲邀參與國慶閱兵儀式,就儼然成為香港警察代言人,經常在微博點名批評法官、記者、甚至包括特首在內的政府官員,又提出在港宵禁、記者發牌等「政綱」,雖然明顯有違《警察通例》和《公務員守則》,卻未受任何監管。林會長、劉警長這些KOL,明顯不接受警察公共關係科(PPRB)指揮,要是背後有協作,無論是何方神聖,都是對公務員制度明刀明槍的損害。但對某些受眾而言,「警字頭」始終比「愛字頭」形象討好,起碼有人崇拜紀律部隊,卻不會有人崇拜陳淨心。通過全國網絡,「警字頭」的群眾基礎遠比「愛字頭」龐大,淘寶甚至出現了光頭劉sir公仔,但又有誰會製作「愛字頭」公仔?

「愛字頭」雖然有一定資金來源,但金主有限,只是低成本運作,相反「警字頭」資源,卻極為豐厚。除了警員本身已高於一般紀律部隊的薪金,與及近月的龐大加班費,警隊接收的捐款,亦一直高於其他紀律部隊。2014年傘運後,警隊5年來累積收取了 2 億港元以上捐款,單是人大政協組成的「香港友好協進會」,早前就捐出 1000 萬元。近來不少從前據說有支持「愛字頭」的富豪、闊太,到警隊總部捐錢,撐警「止暴制亂」,令警隊士氣大振。JOPA宗旨包括為基層警員提供福利,最近還成功爭取了號稱由中央犒賞的「肇慶香港園」,直接和內地對口。無論警察是否真的希望擁抱大灣區,是否真的如某些報導所言、由經紀提供折扣優惠(已被承建商切割),都反映「警字頭」已成了一支具有雙重效忠性質的部隊,已不用完全遵守香港的體制內紀律了。

北愛化與「警字頭」的未來:假如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前線警員

為什麼JOPA要推動「肇慶香港園」?除了是提供福利,也似是希望前線警員所謂「止暴制亂」時,就是手法如何過份,也沒有後顧之憂,據說其內部通訊,就明言計劃是為了「支持同事無私地對國家對香港的付出和貢獻」。重賞之下,加上完全不受「禁蒙面法」制約,前線警員的心態,可想而知。那一旦政府最終還是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乃至有前線警員被祭旗,又會如何?我們可參考年前的朱經緯案、七警案,當時同情警方的激進建制聲音大有人在,也有撐警人士說會優先聘請他們心目中的「七俠」。要是未來前線警員被清算,而香港局勢並未緩和,抗爭者更趨激烈,被切割的激進警員恐怕也會有人欣賞,屆時一旦出現親北京民兵,就天下大亂。

須知在被稱為「The Troubles」 的北愛爾蘭衝突時期,北愛警隊「皇家阿爾斯特警察」就是參考軍隊架構的準軍事部隊,而衝突各方除了人所共知的愛爾蘭共和軍(IRA),亦有一隊親政府民兵阿爾斯特志願軍(Ulster Volunteer Force,UVF),負責對付IRA。前者襲擊警察、引發炸彈,但後者同樣襲擊公共設施、發動襲擊,綁架、謀殺北愛天主教平民,不少人相信這支親政府民兵含有北愛警隊臥底,也和警察深有默契。「愛字頭」坐大,還只是有礙觀瞻;但「警字頭」坐大,卻是體制內武力逐步轉移到體制外暴力的十級風暴,香港不但不可能回頭,還會迎來無盡寒冬,一慟。

明報筆陣,2019年11月11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