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爭系列:黎巴嫩的全民反精英

和香港同步出現的大型抗爭運動,還有黎巴嫩。不少人以為這個內戰後紙醉金迷的國家,和香港不具備可比性,但全球蝴蝶效應下,沒有什麼是完全無關的。

黎巴嫩經歷慘烈內戰後,變成敘利亞附庸國,而敘利亞最終被逼撤兵,源自2005年的「雪松革命」。這場革命的導火線,卻是現任總理哈里尼的父親被神秘暗殺,敘利亞被認為是黑手。自此敘利亞、真主黨、什葉派陣營在黎巴嫩的影響力下降,政府恢復了根據教派劃分權力的傳統,似是「一切回復平靜」,各大教派之間的表面和諧,也似得到恢復。近年到過黎巴嫩的朋友,無不對當地物價高企的party life印象難忘,卻不知道這只是幻影,背後隱藏著嚴重貧富懸殊和社會矛盾。

背後的Root Cause,從前被認為是教派衝突,基督教馬龍派會怪責真主黨、伊斯蘭什葉派會怪責以色列,各方都有「外國勢力」作稻草人,這些「主要矛盾」,就蓋下了其他「次要矛盾」。但隨著互聯網解放了群眾的政治潛能、打破了精英壟斷,一代人逐漸覺醒,發現其實各派系精英表面上是政敵,實質上卻是裙帶資本主義的共同既得利益者。就像現任總理小哈里尼,因為群眾同情其父親之死而上台,施政卻始終偏袒大地產商、銀行家利益;其他派系領袖,也大多是各行業的既得利益者,情願對一般市民、而不是大企業加稅,不斷舉債,令黎巴嫩成為世上欠債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慢慢下來,各派系的精英逐漸被人民離棄而不自覺,反對派、少數派領袖作為「建制維穩B隊」的身份,卻逐漸廣為人知。香港新一代除了反建制,也急速離棄傳統泛民主派,認為後者爭取了數十年一事無成,除了成功令自己進入精英俱樂部,根本是建制的同路人和暗棋……兩者背後的邏輯,幾乎一模一樣。

四年前,黎巴嫩爆發了一波抗爭,導火線不過是垃圾處理不善,就演變成全國運動。當時已經是一次跨黨派、反精英的協作,但並未為人注視,正如香港三年前的旺角黑夜,導火線也是由交通警引起,反映了一代人的全新行為模式,當時同樣未有廣泛理解,殊不知卻鋪墊了更大規模的反彈。

這次黎巴嫩抗爭的爆發點,源自政府向Whatsapp等通訊程式用戶徵稅每日0.2美元,這樣的民生議題,逐漸成為各派系平民共同反對的惡法,示威者要求政府全體下台,撤回各種新稅。訴求的背後,還有其他結構性問題,例如銀行缺乏美元儲備,帶來通脹恐慌;水電長期不足,令民眾要另向私人公司自費購買;年輕人的四成失業率,令社會充滿剩餘勞動力等。改變這些結構的唯一可能,就是打破既得利益階層的教派政治,不容許他們再「貌離神合」,合謀殘民自肥。

結果運動又是由街頭示威,演變成全國抗爭,出現了不少香港式人鏈,再得到大量海外僑民聲援。即使政府試圖以改革以平民憤,連小哈里尼也宣佈辭職,但群眾認為Root Cause仍未被注視,能量也就持續下去。當香港成為全球抗爭取經聖地,令人何其欷歔。

明報咫尺地球,2019年11月1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