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解放軍義工」與「特務警察」談起: 十面埋伏的未來警政共同體

香港形勢急速惡化,但也出現了不少具指標意義的新發展,其中一個是駐港解放軍終於出營,但不是如數月前擔心的直接軍事行動,而是「自發」清理軍營外街道。關於這舉動意味甚麼,建制陣營自然說是「同舟共濟」,但任何正常思維的人,都會推演大棋局,其中又有兩派不同分析。樂觀派認為,解放軍出營,對清算警察濫暴有制衡作用,可以防止叛變,相信政府很快就順手推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通過拿警察祭旗,換取和平解決,這派代表人物包括日前成功預言解放軍出營的陶傑、月前曾作類似估算的林行止等。悲觀派認為,解放軍出營是北京刻意試水溫,只要一般市民對其「自發」行為反應正面,日後就「老是常出現」,最終用來武力鎮壓時,社會已習以為常。

這兩種預測,都是建基於一個前提,就是北京希望儘快解決。但假如北京更大的訴求,就像四中全會說的那樣,在於要根本解決香港的結構性問題——並非一般香港人認知那些,而是北京眼中的Root Cause,例如國家安全立法、國民身份認同、外國勢力橫行、本地財閥壟斷等,街頭是否瞬間回復平靜,就不在主要考慮之列。假如是這樣,解放軍「自願」出營執勤,就成了長遠機制的一小部份,有更深遠的戰略目標。那是甚麼?

林鄭月娥在(被公開的)閉門會議,不斷強調除了三萬警察,「一無所有」。要是她本人真的無知到以為有三萬警力,就可以所謂「止暴制亂」,已經匪夷所思;要是富有鬥爭經驗的北京,也迷信三萬人的力量,更是天方夜譚。所謂三萬人,包括了十八區執行日常任務的警員、文職人員、冷氣高層等,真正能在街上作戰的,其實並不太多。假如實力只是如此,「一國」軍力不出,「勇武抗爭」不無成功機會。然而,政府和背後的北京政權,幾個月來已千方百計,突破「三萬人」基本盤,逐漸在一般人不察覺的日常生活方方面面,設下十面警政埋伏:

  1. 警字頭:上週我們談過,香港體制外維穩的任務,已經由2014年的「愛字頭」變成今天的「警字頭」,員佐級協會這些組織逐漸尾大不掉,也開始有了自己的身份認同和人脈網絡,甚至警隊外的資源(例如內地微博粉絲團)。這編制令部份前線警員「越戰越勇」,即使有日被割蓆,也無後顧之憂,甚至有朝一日成為像北愛親政府民兵那樣的親北京民兵,亦未可知。
  2. 退休警:香港警察除了退休待遇高,不少退休後也繼續工作,高層憑人脈網絡得大企業青睞,基層也可以參與保安公司管理,這結成了一個龐大網絡。過去數月,不少個案都是現役警察和擔任不同崗位的退休警「齊上齊落」,資訊互通,省卻了正規警察不少成本。
  3. 網軍:世界各國都有正式網軍編制,然而香港特區政府縱有網絡安全部門,但自己的「五毛」、「三毛」打手,相信只能外判進行,成效有限。不過近月來,明顯出現不少帶風向的網軍影響、分化運動,還有海量「小粉紅」滲入大小論壇,這種動員規模,似乎不是內部可提供的。
  4. 白衣人:元朗7.21後,白衣人形象深入民心,泛指支持政府一方的江湖中人,可以是疑似社團,也可以是同鄉組織,負責製造衝突,並非警察一部份,但起碼從7.21已公佈的訊息可見,和警察不可能沒有默契。
  5. 蒙面警:自從警察公然蒙面、無編號執行工作任務,成了極難監督的一批超級公務員,不少被鏡頭捕捉的警暴由此而生。他們是否全都是特區正式僱用的警察,無從得知,因而有了坊間種種傳聞。
  6. 特務警察:臨時招聘的「庶務警察」,協助處理基本恆常事務,但同時也是讓掌權者有機會從其他紀律部隊、乃至一般人當中挑選心腹,制衡現有警隊。當特務警察騰空了警察處理「庶務」的需要,後者就有更多空間去前線作戰。

以上,還只是香港三萬警察以外的本地力量,再加上引而未發的國家力量,還有:

  • 解放軍義工:解放軍「自願」走出軍營打掃街道,比上次颱風山竹過後,以「中聯辦義工」名義協助善後更劃時代:這次公然使用不同番號,特區政府表示並非自己邀請,平行時空的內地官網則說是應特區政府邀請而來。解放軍義工任務一半是宣傳性,用來樹立高大全文明形象,彌補港警「公安化」後的空白;另一半是功能性,如果大型衝擊後都有「志願解放軍」善後,港警少了後顧之憂,更能專心作戰。
  • 國保:內地公安機關一個警種,可謂中國版KGB,理論上不會在香港跨境執法,但像銅鑼灣書店案的都市傳說「洗頭艇」,據說其來自有因。跨境執法是香港人對「送中條例」的不滿起點,而國保的存在、林榮基案一類案件久不久出現,放在上述框架,慢慢令港人有了潛在恐懼。
  • 武警:數月來,激進建制派一直有建議使用與公安部合作的武警,負責處理騷亂、暴力、國安有關工作,認為這比解放軍出營容易處理,同時可以針對反恐,做更多針對性反制,至今未用。
  • 解放軍:根據《基本法》十四條,特區政府可以請出解放軍;而根據《駐軍法》,出現戰爭狀態、國家不能控制的動亂等,國家可以自行出兵。屆時的解放軍就不會是掃街義工,而是殺氣騰騰的來「平亂」了。

這次解放軍出營,屬於展現第七級力量,而第八級是不會公開使用的,第九、第十則暫時引而不用。而「解放軍義工」,又是和第六級「特務警察」、香港的新任警務處長、還有理大圍城夜幾乎同步出現,相信不完全是巧合;而前述第一至五級的非常警力,也是過去數個月,才半制度化地出現香港,可見香港進入「警政共同體」速度之快。

有了這些介乎體制內與體制外、「一國」和「兩制」之間的外援,特區警察雖然只有三萬人,效能卻會更高。無論是形象、庶務還是衝突後勤,都不必操心,自然更被賦予專注作戰的任務,武力恐怕只會更升級。這從上月警察修改內部槍械使用指引,由對方「企圖」引致身體嚴重受傷(須肯定意圖)才可開槍,改為「相當可能」引致身體嚴重受傷(全憑主觀判斷),即可見一斑。

解放軍以「義工」姿態有違駐軍法出營,短期內並不會帶來Endgame,這不是好消息,也不是壞消息,卻是逐步十面埋伏收緊「新香港」這警政共同體的一個步驟。這就像港澳辦舉行有關香港形勢的新聞發佈會,要是發生在數年前,各界對如介入香港內部事務,肯定反應強烈,但現在人心惶惶,卻不經不覺間接受了新常態。各路警政神仙老是常出現,社會對什麼能做、應做、不應做、不能做,慢慢就有了法律以外的新認知,這是一個norm construction過程,對日常生活的軟規範有深遠影響。到手術大功告成,香港「澳門化」,外援十面埋伏以外的真・警察們,會否成為用完即棄的condom,恐怕已經不再重要了。

明報筆陣2019年11月19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