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炳強效應:《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參議院火速通過的背後

日前談過美國不同世代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態度,言猶在耳,美國國會就火速通過法案,先是參議院以「hotline」方式不經投票一致通過,然後是眾議院以一小時光速通過直接使用參議院版本、連討論也不需要,立刻送交總統特朗普簽署。到了這關頭,即使特朗普技術上可以否決,但也會被一致通過的議員否決回來(門檻是2/3),相信很難找到不簽署的理由。

形勢急轉直下,相信有幾個關鍵。首先,自然是香港這邊的形勢同樣急轉直下,這不少朋友都理解,但不一定明白背後在美國應如何操作。對一般美國政客、美國人而言,香港議題尚未「入屋」,必須使用他們不假思索就能明白的analogy,才能游說事半功倍。特朗普月前受訪前曾表示,不容許香港出現「天安門式下場」,並會在中美貿易戰涵蓋香港議題,反映把香港場景聯繫到六四這個美國集體回憶,才會令議員、總統感到事態嚴重。

中大、理大圍城,特別是中大校園戰火的震撼畫像,立刻被網民拿來和天安門相提並論,是為「Twitter民間外交」;當時我剛巧在華府,這種千鈞一髮的氣氛,在美國政壇完全感受到。結果,講求利益的美國政客,感到了理想和現實的交接,擔心一旦真的出現「港版天安門」,而他們日後被證明是在背後拖延法案,這足以成為國內政敵攻擊的口實。盧比奧參議員利用這時機,說服了一直暗中拖延法案討論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內爾,震住了大概六、七位被認為最有可能向中國利益屈服的參議員,造就了戲劇性的Hotline一致通過。除了盧比奧,負責指揮兩大圍城之役的「新一哥」鄧炳強自以為立下「大功」,其實,卻是法案通過的另一大功臣。

特朗普此刻正面臨彈劾,本來這會令議員對香港法案的興趣減弱,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也一度被同僚勸說,應該集中精神彈劾總統,不妨對香港問題暫緩一下處理。但正正是這種內部權鬥,製造了一種氣氛,就是特朗普假如為了達成中美貿易協議而過度退讓,很可能被懷疑存在利益輸送,製造另一個「烏克蘭門」。共和黨的盧比奧、民主黨的裴洛西作為推動香港法案的兩大推手,都明白這一點,並以此向各自的黨友,宣傳快速通過議案的好處。到了特朗普這一關,假如他真的拒絕簽署,除了屈服於北京壓力,找不到任何其他解釋理由,屆時只會聯繫到他「勾結外部勢力」的彈劾案。中國七大機關半日內連橫發炮,攻擊參議院通過法案,只會令特朗普更難否決。

經此一役,美國朝野半推半就,終於統一口徑,包括麥康內爾在內的所有人,幾乎一致研判香港此刻亂象的Root Cause,在於北京破壞「一國兩制」,而不在於抗爭者使用的方式。這論述,在香港明白事理的人眼中是Common Sense,但在中國官媒全力啟動下,歪理畢竟困惑了一些人;美方的態度,對全球認清楚運動本質,有一槌定音的功效。由於美國國內存在複雜的利益集團、板塊計算、中國游說小組,「一致定性」,比法案通過本身更難達到,而現在卻達到了。假如沒有香港特區政府的神助攻,這根本不可能出現,正是福兮禍之所安。

明報咫尺地球,2019年11月22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