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文傑案與中英關係:「銅鑼灣書店2.0」,只有更恐怖

昨天BBC、《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外媒,同步刊登前英國駐港領事館職員鄭文傑(Simon Cheng)的訪問,講述他如何在西九站內地管轄區被「送中」,嚴刑逼供他指證「英國策劃反送中運動」的經歷,有如銅鑼灣書店案2.0,而嚴重程度倍之,「老虎凳」一類酷刑,過往只在博物館看見,讀來令人不寒而慄。

銅鑼灣書店案發生時,我也曾寫過評論,但由於有距離感,坦白說,只是不痛不癢的評價一下瑞典外交政策,和今天的感覺,完全不同。一來經過過去六個月,全體香港人早已覺醒,見山不是山,不可能再自欺欺人;二來,Simon是認識的朋友,一位國際關係畢業生。雖然他在英國領事館工作,但並沒有英國護照,只是特區護照和BNO持有人,從小到大嚮往國際關係研究,先走到台大讀國關本科,再到英國LSE讀碩士,這樣的背景,和我身邊無數品學兼優、滿腔理想、而不失傻氣的香港朋友、學生,毫無分別。他出事時,他的親友曾找我們幫忙,到最後發現是這麼回事,那種震撼,至今未能消化:這種事,真的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在國際關係,大使館、領事館的本地僱員,常有成為condom的風險,例如十年前,英國駐伊朗大使館的本地僱員就被當地政府拘捕。但鄭文傑案的關鍵,除了他在英國領事館的底層員工身份,還有其他要素:他有朋友從內地來港參加「反送中」遊行,他本人也曾參加遊行,結果被逼招認「英國付錢策劃反送中」以外,還被逼供所謂「內地反動網絡」和「香港反動網絡」成員名單。究竟香港人此刻還有多少私隱,人面識別、信用評級、大數據這一套是否已經存在,想也不敢想。

假如香港人在任何地方遇上這類事情,特區政府還可以出頭,但當事發地點在內地,特區政府的line to take,可想而知。曾聯繫過政府內的朋友協助,他苦笑,我想想也是,易地而處,能做甚麼?鄭文傑到了香港管治的西九閘口前,被「請」回內地,應是一地兩檢通過後首宗這類案例。他在訪問中透露,被逼供期間,有操純正港式廣東話的警察出現,也遇到其他香港年輕人被囚,不知道他們是在內地被拘留,還是從香港直接「送中」。

言猶在耳,身邊一位朋友被香港警察拘捕超過48小時而未有音訊,徵兆相當不妙,家人看見鄭文傑案,更憂心忡忡,擔心這種操作已成風土病。假如中國政府不能對港人人權作出保障,鄭文傑作為BNO持有人,英國有道義和法律責任提供全方位保護。檢討BNO持有人應有權益,也不能再逃避了。

明報咫尺地球,2019年11月22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