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後援基金」:區議會選舉後,如何結構性改變社區?

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結果自然令人鼓舞,但也值得憂慮。選舉不應成為消耗民氣的工具,香港走到這一步,已是能否返回「真・一國兩制」初心、抵抗「全面管治權」的關鍵時刻,要是民間忘記了「五大訴求」,即功虧一貴。如何利用選後資源做到「和勇共同體」、配合國際線三線合一,早前不少朋友已有建議,例如新當選的區議員每人捐出薪金的五千元,協助前線朋友遇上的難關,即是其中例子,不贅。不成功不散水,政府若持續拖延則必須予以壓力,不要因應區選成敗而忘掉初心,這已是民間共識。

但與此同時,「和勇共同體」假如利用區議會資源建立,卻又會帶來另一挑戰。這批388位新當選的非建制派區議員,大多數十分年輕、沒有太多社區服務經驗,此刻又有義務聘請同樣沒有社區經驗的前線手足、其他青年,他們的強項在於改革區議會政治、釋放應有的地區潛能、打破昔日建制派壟斷地區的種種陋習,但在落地層面和昔日的區議員相比,卻容易出現落差。

理論是一回事,現實是另一回事,區議會改革未成功前,街坊始終對舊式服務有一定期望,加上建制派的蛇齋餅粽攻勢不會停,稍一不慎,四年後就會大敗,就像2003年之後的2007年區選那樣,屆時恐怕所有潛能也會輸掉,而且這次不同2007年,北京各種「全面管治」、「一國兩制3.0」方案已付諸實行,屆時各種高壓只會出現得更迅速。

怎樣避免這困境?這裏有另一個基金的構想。

我們先假定,假如這388個「黃區」,除了政府提供經費聘請的議員助理以外,另外還有每月額外二萬元,聘請另一名社區幹事,專門統籌真正落地的社區事務,則新當選議員就有資源兵分兩路,同時聘請前線或其他戰線手足、與及社區事務專才,既能拓展政治戰線,顧全運動倫理和士氣,又能兼顧社區服務。

那錢從何來?這次投票的和理非甚多,他們有經驗、有資源、有人脈、有國際視野、有心有力,而且絕不局限在年輕群組,都希望以自己的方式持續支持運動,貢獻香港。每月$20,000 x 388,總數是$7,760,000,一年不足一億,這就是match fund的基本概念。以香港和理非的財力,眾籌這個數目,等同於每名投了這批議員的選民(超過167萬人),平均每人每年捐出$55,也等同於二十個國際頭版廣告,只要統籌得宜,並非不可能,我們姑且當這是「和理非後援基金」。

對一些相對後方的和理非而言,要捐款直接支持前線,始終有一定心理關口;但支援新當選「黃營」議員鞏固地區服務,讓大家共同認同的理念植根社區,卻不會有任何猶豫。假如一批在社會有公信力、但並非議會政治直接stakeholders的素人賢達牽頭,先眾籌一年經費,看成效第二年再籌,到了這批議員正式上任時,說不定額外資源已經大致可用。

錢,還不是最重要的。

正如前特首梁振英先生批示,錢對建制派從不是問題(「錢,好商量」),就是這次大敗,往後依然其來自有方。「黃營」最寶貴的並非單是金錢,而是技能和視野。不少經驗、人脈豐富的前輩,其實很願意友誼價、甚至無償工作,只要工作有真正意義,因此這名以額外資源聘請的社區幹事,可以考慮聘請退休高官和公務員、退休社工、退休醫護人員、退休管理人員、退休教授等高端人才。他們人生經驗豐富,懂得如何和街坊、長者溝通,本來有錢也請不到,但在這大氣候賦予了額外意義,都會願意出山。

這批人才下海的潛在功能,還有很多。例如他們可能真的能帶領團隊,建立「黃色老人院」、「黃色服務社」,把價值觀植入社區服務之內,只要深耕細作,對鞏固未來票源、打破建制派對「老人院票」的壟斷,大有幫助,這是結構性杜絕「掌心雷」的唯一王道。

而且新當選的區議員,未有經驗申請林林種種的政府經費(這從來是建制獲派大量資源的暗黑遊戲),其深黃背景申請經費時,也可能在未來遇到政府某些部門阻撓;但假如他們辦事處都有一個「淺黃—中間—淺藍」光譜的資深專業人士坐鎮,用他們的知識、人脈和track record,申請不同經費,跟足政府官僚主義的遊戲規則,當局很難不依法批核。這又是一大批可用資源,足以根本扭轉建制派的壟斷。

假如上述方案原則上可探索,管理可以很簡單:找十名認同運動、但不捲入各門各派內鬥的社會賢達牽頭眾籌,成立一個基金會,除了籌款(黃營投票者每年每人$55),同時也負責招募一個符合上述標準的資深人才網絡。這十人就是基金會理事,負責提供資源和人才,所有區議員都可以申請一名社區幹事;為了社區發展,只要願意簽署約章共同爭取「五大訴求」、「光復香港」的藍區區議員,自然也可以申請。

然後基金會訂下最簡單的KPI,一年後評核成效,逐年續批;這也是對區議員提供一些公開透明的監督,避免要是他們的工作真的出了問題,在四年後才全面被選票懲罰,那時候被懲罰的就不只是他們本身,而是整個香港了。

以上想法相當初步、並不成熟,理應集思廣益,但有心人也要坐言起行。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選舉只是整個還原「真・一國兩制」運動持久戰的小插曲,漫漫長路,豈能鬆懈?

蘋果日報,2019年11月2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