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閱讀五眼聯盟的香港共諜案?

這是新冷戰時代,風雨欲來。

繼英國爆出駐港領事館職員鄭文傑被中國拘留嚴刑逼供,澳洲又有自稱中國特務王立強投誠爆料,供出在香港為中國情治機關工作的內情,包括親自綁架銅鑼灣書店李波到內地,同時另一名疑似中國間諜在澳洲神秘死亡。與此同時,美國正在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早前有香港富豪對美國大專院校的捐款,因政治原因被退回;因為孟晚舟案和中國關係緊張的加拿大,傳出考慮審定香港法案,被中國駐加大使警告。以上都是「五眼聯盟」國家,聯盟外,連比利時孔子學院院長也因為涉嫌間諜行為,被禁入境歐盟…… 這個清單還有很長,若說一切都是「個別事件」和「巧合」,明顯自欺欺人。

那直接問:和香港有甚麼關係?

首先,這些案件得到西方國家領袖不同程度的背書,例如英國外相公開表示鄭文傑的供詞「credible」。須知他們爆料前,肯定需要再三內部核實資訊,經過測謊程序,政要才會押上信譽背書。這些領導人明知道北京會以「嫖娼」、「通緝犯」一類標籤回應,也繼續放話,除了反映證人所言具公信力,也把事情提升到更高層次。「五眼聯盟」國家是情報互通的,這些案件同步爆破,而且看來陸續有來,套用北京思維,「不得不懷疑有甚麼佈局」。

表面的佈局,自然是中國這類「銳實力」行為,開始滲入各國核心選舉工程、文化產業、教育單位、資訊科技等戰略位置。自從《經濟學人》把這名詞發揚光大,並以澳洲為重災區,西方各國對中國崛起更警惕,反制舉措必然增加。然而,全球化時代的經濟結構,早已令各國之間的相互依賴密不可分,像舊冷戰那樣斷裂交往並不可能,以致各式各樣的制裁,都會局限在個別範疇。

於是,這一輪諜影風暴,就明顯有所指:香港。在這些案例中,無論是疑似共諜的情報基地,還是受害人的工作單位,或是問題資金的來源地,都是香港,也就是說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關係的白手套,再次舉世關注。須知美國正在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新版本有一個條款,就是鼓勵美國盟友訂立類似法例,以結成國際社會保障香港的包圍網,特別點名英國、加拿大、澳洲、日本、南韓等。加拿大開始討論立法、中方強烈反彈,就是源於此。

但和美國相比,這些盟國對中國經濟的依賴更大,純粹為「香港人權與民主」立法的誘因更小,這涉及國際關係的現實,心照不宣。但假如立法和國家安全掛鉤,動機就大得多。這些國家陸續爆出中國利用香港從事特務行為,甚至是顛覆本國的情報中樞,無疑是合理化立法的契機:要不是各國承認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國要利用香港從事諜報活動,還不容易。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從現象看本質,香港在世界的角色,正處於大變革之中,震撼恐怕陸續有來。

明報,咫尺地球,2019年11月2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