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的夢囈:異哉「香港國際地位與美國無關論」

在過去數月,特區政府發言人(通常是某位局長)回應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都是跟隨同一個template,以三大耿爽式政治正確論點,作如下宣示:
(1)香港特區的國際地位是《基本法》賦予的,不是任何其他國家的恩賜;
(2)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源自香港在GATT(世貿前身)的會員地位,並非任何國家所能單邊改變;
(3)美國以國內法凌駕國際法,不符合國際關係原理,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然而這些說法彷如處於平行時空,不但凸顯了對國際關係的教條式理解,也似是夜行人的哨子。曾經在不少場合,聽見台上官員如斯讀稿,身旁的商界朋友,無不訕笑,不妨簡述之。

1. 任何國家都可以建立無限個「特別行政區」,例如一些島國讓每一個小島都有「自治郵政權」賺外匯,又像北韓也有新義州特區、開城工業區,這些確是內政;但其他國家是否當它是一回事,卻是他國的內政。新義州特區就是典型鬧劇,連北韓盟友中國也視之如無物,還在特區成立後不久,拘捕了金正日委任的第一任「新義州特首」楊斌。而綜觀全球,一個國家無中生有、而不是源自前殖民地一類歷史淵源建立的特區或自治區,得到像香港這樣國際地位的,絕無僅有。沙特阿拉伯正籌備自己的特區,專程來香港取經,就是擔心不被國際社會重視。

2. 世貿成員都是獨立經濟體,理論上都是單獨關稅區。但世界各國怎樣看待這些關稅區,卻又是它們的內政。例如美國以同一政策看待歐盟關稅聯盟的成員國,這些國家之於美國關稅政策,就是一個整體;又如美國通常以同一基準看待一批島國,那又是一個整體。假如日後世上主要國家,都直接把對中國大陸這個經濟體徵收的關稅(及其他包括簽證、配額、外匯等政策),完全一樣的施加於香港,技術上,香港依然是世貿的一個成員體,但實際上,關稅政策已經和「一國」沒有分別。

3. 美國作為此刻的全球第一大國,自由主義陣營領袖,對國際關係軟硬規則的設定,有一言九鼎的作用。假如美國真的廢除《香港政策法》,也就是不再視香港為一個「一國兩制之下的非主權實體」,又或假如美國日後對中國大陸、香港一視同仁徵收同一關稅及應用所有政策,對其他國家來說,會造成一個震撼式連鎖效應。《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列明,要求英國、加拿大、澳洲、日本、南韓等盟友跟隨;假如美國真的拿香港獨特地位開刀,跟隨Vs不跟隨的國家,大概就是「新冷戰」的勢力範圍圖,相信和是否承認科索沃獨立的各國分佈圖,大同小異,也就是在聯合國會員國當中,大概50:50。但支持美國的50%,會包括歐盟主要國家、加拿大、澳洲、日本、南韓、與及東盟內部屬於親美陣營的一半國家,屆時香港要維繫國際地位,就是全情投入一帶一路,也被廢一半武功。

要是美國這條法案只是紙老虎,中國外交部又怎會如此激烈回應?美國月前才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中國自然也高調譴責,但力度全然不同,怎會事出無因?特區政府官員照單全收政治正確答案前,是否也可以考慮加入common sense在官方論述,去遷就香港人早已開竅的國際視野?

明報咫尺地球,2019年12月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