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港人的九條路線:下一步,怎辦?

踏入2020年,香港局勢不但未平息,雙方持久戰的跡象更明顯,遊行依然有百萬人級別,Root Cause未獲正視,「免於恐懼的自由」每日惡化中,未知道的,只是下一個爆發點在何方。這時候,迎來一位新中聯辦主任,希望他實事求是,明白不同人無論怎樣各自表述「五大訴求」,社會不滿的最大公因數,可概況如下:

  1. 「一國兩制」的承諾,由「高度自治」變成「全面管治」,雖然《逃犯條例》被撤回,6月後政府和警方的新政,卻令香港核心價值進一步受損。如何回到35年前《中英聯合聲明》簽署時,港人接受的初心,始終是所有「反送中」遊行者、包括淺藍到深黃壓倒性民意的最大心願,這是廣義的「光復香港」。
  • 《基本法》本來以特首為超然於黨派的存在,卻聯同建制派成為永恆的少數執政黨,造成種種制度暴力、程序不公義缺乏制衡;反對派民意長期超過60%、卻怎樣也溝不淡。在世界各地,明目張膽由少數派壟斷統治、同時又聲稱有民主的政體,絕無僅有,民智越開,政府認受性越低,每一個失誤,都會造成信任危機。
  • 在過去6個月,全面邁向一國化的「一國兩制3.0」已出現,老師、律師、醫生、傳媒、公務員、文化人、除了警察之外的所有人,自由日子一天天難過,令雙普選得到前所未有的逼切性。「五大訴求」的頭四項,都是為了扭轉這大趨勢,但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始終不回應,以致不少在2014年不覺普選議題貼身、甚至對「831框架」袋住先的人,現在也深信雙普選必須儘早到來,這是第五大訴求的來龍去脈。
  • 根據不同民調顯示,八成多被訪者包括筆者在內,目前依然希望在「一國兩制」內解決問題,對北京而言,這是唯一佳音。然而與此同時,年青人對體制的不信任正急劇上升,體制內解決有其客觀死線,假如無了期等待、局勢持續惡化,民情總有銳變一日。

真香港人目標是清晰的、齊心的,林鄭月娥期待的民意逆轉,除了在她家中,永不會出現。但與此同時,當缺乏《逃犯條例》、除非林鄭月娥以攬炒姿態推動《二十三條》立法,運動就容易失焦,不同策略之間的分歧,難免日漸顯現。近年香港逐漸出現「新三民主義」,認為港人最終只有順民、暴民、移民三個選擇,以下九條路線,正好分別從這三方面衍生,我們不妨剖析各自的主張和利弊:

1A. 深藍陣營認為,穩定重於一切,既然「一國一制」勢不可擋,與其做無謂抗爭,倒不如接受現實,盲撐政府,這樣反而能多少保留香港遺痕。這條路線不是同路人,不贅;但深藍也不是敵人,他們存在於任何社會,本身並沒有意識形態追求,只求安居樂業,一旦光復香港,同樣會支持新政府。所以他們與林鄭月娥刻意挑起群眾矛盾、陰謀改造香港的深紅路線,應分別看待。

1B. 不少溫和建制派、體制內的有心人,完全明白正在發生什麼事,盡力在自己的崗位抵抗,希望減慢「一國一制化」的速度。他們始終認為,體制才是解決問題的舞台,最大武器就是殖民時代賦予的典章制度、官僚程序、邏輯思維和法治(不是中式「依法治國」)。可是當遊戲規則根本改變,同樣由港英培訓出來的公務員精英,卻變成歷史罪人,單純在體制內做好本份,不可能逆轉潮流。

1C. 以民主黨、公民黨等為代表的傳統淺黃認為,選舉足以制衡政府,但經過回歸22年,卻被證實根據正常途徑,不可能改變基本法的鳥籠民主。即使有多數民意授權,也永遠是特首選委會、立法議會的少數派,證明理性溝通只是維穩工具。怎樣通過參與選舉這個不公平遊戲,從而達到真雙普選、而不是變相加強腐敗制度的認受性,這是傳統泛民不易說服新生代的殘酷現實。

2A. 「勇武派」的出現,就是另尋抗衡制度暴力的方法,必須承認,街頭抗爭是直接導致《逃犯條例》暫緩的關鍵。政府不斷呼籲「和理非」和「勇武」割蓆,這是徒勞的:邏輯上,要割就要在6月12日公開割,結果卻在6月16日出現更龐大的200萬人遊行,背書勇武派「做到嘢」;假如強推二十三條,一切只會重演。然而勇武派眼見運動瓶頸、特赦未現,開始失卻耐性;問題是和「和理非」選舉抗爭一樣,勇武同樣未能論述升級怎樣達標,結果雙方都認為不務實的是對方,矛盾就容易被政府利用。

2B. 體制外抗爭另一支派是「焦土派」,理論基礎就是香港對中國重要得不能取代,通過自殘,能逼使北京讓步;當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深圳、上海、澳門取代香港是夢想,北京也不得不重申香港的重要性。然而通過現有手段,傷不了中國在香港的核心利益,阿里巴巴來港上市模式正被複製,國企繼續通過香港「走出去」;怎樣施壓才能有實無形的焦土,需要非常專業的金融知識和操作,並非聚焦表層能達成。

2C. 另一口號「攬炒」,主張除了令香港功能焦土化,還要製造與中國政權攬炒的危機。這派相信不改變一國的母體,威權之下的兩制,始終不可能有真民主,這也是台灣民進黨的選舉文宣。然而理論歸理論,要和中國「攬炒」,只能等待國際局勢突變,「和理非」會反問這樣的等待,豈非更似等待果陀。

3A. 在中產圈子,過去六個月的話題總離不開移民,即使不是此刻離開,買個保險、為下一代著想,沒有人不知道有備無患。然而有能力離開的都是人才,他們的位置不會被新生代直接承接,內地專才容易漁人得利;而香港人四散各方,一旦只退休不問世事,像溫哥華變成「深藍樂園」,光復香港就更渺茫。

3B. 「國際線」另一方向,是基於失控的警察執法、R2P這國際關係原則,爭取國際關注;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他國家陸續跟進,可謂小成。然而不少朋友忽視了法案是防禦性的,為一旦出現鎮壓作出了制約,但同時很小心以外交詞彙,例如美國列明「嚴重」(gross)違反人權民主才會落入涵蓋範圍。即使寫上2020年雙普選是美國主張的願景,但正如不少美國政府中人再三說,美國多年來也主張香港應這樣那樣,香港不做,年度報告官話向來是「我們注意到一國兩制承諾的高度自治被侵蝕中,但整體上依然建議維持香港獨特地位」,施壓有多大力,心裏有數;即使有期望,也不可能孤注一擲。

3C. 運動逐漸出現了更長遠的國際線,包括建立連結國際社會、海外港人的黃色經濟圈,出現眾籌基金、方塊鏈、海外融資、海外買島重建香港一類論述。這方面潛力很大,但對不少年輕人而言,遠水不救近火,缺乏直接爭取雙普選的路線圖。而且規模要達到實用效果,需要龐大人力和資金,和背後比目前更逼切的推動力,假如政府懂得溫水煮蛙,很可能就胎死腹中。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同一批表象,單純從現實主義看,只會像梁文道前輩那樣,越分析越宿命。但有危總有機,當我們把九條路線的成效、功能和表面分歧攤開來,不難發現,繼續兄弟爬山,依然共通點遠大於歧異點,而且隱隱然有一個積極的大棋局醞釀當中,給予真香港人可行的希望。你看到了什麼?(下篇待續)

明報筆陣,2020年1月6日

One thought on “真香港人的九條路線:下一步,怎辦?

Add yours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