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林兆波教授的信:救救香港,到了「一國兩制4.0」了……

給林兆波教授的信:救救香港,到了「一國兩制4.0」了……

林教授:

幾年前,你曾發表(或被發表)情書,鼓勵林太「為落實一國兩制作出貢獻」。即使是私人密語,也不忘國家大事,可見「真‧一國兩制」在你心目中的份量。然而經過過去七個月,香港自此邁入更高壓管治、自治程度更低的「一國兩制3.0」,已是客觀現實;想不到一場疫情,更令香港跑步進入「一國兩制4.0」,相信這不是你那封情書的初心。你當年鼓勵林太當政務司司長、但不贊成她參選特首,足見睿智;不少朋友對身為劍橋大學數學博士、曾在香港中文大學當副教授的你寄予厚望,認為唯有你們夫妻的愛,才是挽救香港的最大希望。畢竟由「一國兩制3.0」全速倒退到4.0的以下徵狀,相信有第一身觀察的你,不會陌生:

一、政府通過玩弄數據、偷換概念,不是從源頭開始處理問題,而是從源頭開始處理提出問題的人,散播假資訊,再在親政府媒體配合下捏造事實;連根本事實也否定,這是香港近數十年的管治從未出現過的。此刻香港人心惶惶,普遍認為香港正在「分流」內地醫療責任,這並非因為所謂「歧視」,而是根據很客觀的數字,擔心以香港一地的醫護資源,在這場充滿不可測性的疫情爆發後,很快超負荷。假如政府不堵截非本地人進入、而他們又能使用同一醫療系統,整個系統就會崩潰,屆時整個香港,就會「攬炒」。

這個論述不是文宣組創作,而是和你的研究一樣,能科學量度的:每天依然有多少來自疫區的非本地人入境(新措施當天數字依然有接近二萬);公營、私營醫療系統每天服務多少非本地人(數字未見公開,不少前線醫護人員分享說緊急服務超於一半);一旦因為人口流動原因令疫情加劇,香港醫療系統的承受能力又是多少……這些,都只能讓數據說話。可惜林太的政府從沒有誠實交代數字,卻聲稱「偽封關」已令內地人入境數目大跌「超過九成」。作為劍橋數學博士,相信你對她刻意把內地入境大戶的機場入境數字剔除,並以新措施公佈前「14日」這個毫無統計學概念的日期作為比較基礎,定必搖頭嘆息:反正是吹噓,何不乾脆說自她宣佈新措施的一秒,和14日前相比,要光有光,立竿見影「大跌九成」?你是香港少數algebraic topology權威,要是你的學生交這樣的功課給你,不合格的可能,九成九吧。

事實是,這人數怎麼減,也超過一萬人。要是每天有過萬疫區人口入境發生在新加坡,當地政府就是再威權,也會在下次大選下台。香港是小政府運作,平日市場、民間一切已可自行處理,政府的剩餘責任,就是在危機出現之時。任何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疫情大爆發前「防疫」,而不是在大爆發後才亡羊補牢,這是common sense。否則我們交稅來做什麼?只在乎一己收成期的保險議員陳健波之流可以裝作不明白,但資深公務員如林太不可能不明白。無論是新加坡、菲律賓、越南、甚至北韓領袖;都明白了,台灣、澳門、甚至河南領袖,也明白了。唯獨在「一國兩制4.0」,林太的政府,卻牽頭宣傳「後真相」,徹頭徹尾的愚民。也許她相信,永恆的少數派政府,即使到了支持度不足20%這個歷史最低點,也是永不會落台的。假如你有一票、而她不是你太太,你會投給她嗎?這人,還是當年你認識的Carrie嗎?

二、「一國兩制4.0」的打壓對象,從反送中運動的不同參與者,進展到沒有強烈政治傾向的專業人士,例如醫護人員。前線醫護人員醞釀罷工,只是因為上趨勢,令香港醫療系統不勝負擔,除非政府全面封關。他們的動機是拯救香港,而不是拯救自己。假如這是100%天災,我深信全體醫護人員和所有真‧香港人一樣,義無反顧,死而後已;但現在,這是林太政府造成的100%人禍,拯救人禍的唯一方式,就是解決造成人禍的人和制度,否則就是白白犧牲。香港醫護人員不是愛國主義教育以身體炸碉堡的董存瑞,而是知道怎樣改革制度的馬丁路德金,何況你們的教育,理應不用學習這些臉譜化的樣板吧。即使政府不認同上述邏輯,也應客觀辯論,林太卻以輕藐的態度說這是「激進行為」、配以一個冷笑,就把非常嚴肅的運動定性,將他們與她咬牙切齒的「黑衣暴徒」連在一起,無視支持者包括大量平日和你一樣「不問世事」(這是林太公開給你的評價) 的殿堂級醫學權威。這人,還是當年你認識的Carrie嗎?

三、「一國兩制3.0」劇本已經加入了群眾鬥群眾,4.0更恐怖的是,還要毀滅被鬥群眾的專業身份。醫護人員心境純樸,一如你的招牌白襪子,卻被親政府輿論稱為「黑醫」、「黑護」。世上任何的原則,都要在特定context之下檢驗,正如林太的政府說「止暴制亂」、「反對一切暴力」,假如這概念絕對化,暴力上台的共產黨難道是非法政權?醫護人員要是連提出解決方案也是「逃兵」,7.21的警隊是否要全隊槍斃?

當然,這種極端聲音就是在香港建制陣營當中,也依然是笑話。問題是這類聲音的對象,早已不是香港人,演的是一齣沒有現場觀眾的神功戲,只是給部份內地人看,目的是在內地民族主義者當中吸取能量,通過蜂擁而至的微信批鬥,令被對象產生恐懼,連「免於恐懼的自由」也一併失去。一位臭名昭著的警員公開詛咒香港醫護全體感染武漢肺炎,而被公務員事務局默許;相反同一個局長卻高調譴責公務員工會的任何發聲,都是違法政治中立。另一位臭名更著的建制寫手豁出臉皮,稱醫護人員為要槍斃的「逃兵」,而早前傳出你「中風」才成為「不拍手的逃兵」的,又是同一批人主理的「新聞」網;至於極左網上傳出林太是英國間諜的是否同一批人,就自行判斷了。林太由當年精英眾星拱月的手袋黨,淪為靠今天這些人圍爐,就像劍橋米芝蓮三星餐廳淪為華記正能量,令人不勝唏噓。你鼓勵林太回港服務社會時,想到和你同氣連枝的專業人士,會有這樣的下場嗎?這人,還是當年你認識的Carrie嗎?

四、為甚麼疫情不及香港的新加坡、菲律賓、越南等地,都對中國大陸入境者或禁絕、或大幅限制,唯獨香港不能,林太的答案居然是「回應世衛準則」、「不能地域歧視」。難道全球所有國家都無視世衛?連中國內部不同地方相互隔絕疫情之舉,也是「煽動獨立」?假如現政策不變,內地入境者每天還有一至兩萬,而他們一律沒有醫生提供的健康證明,比例上越來越多來自機場(即相對富有的一群)。究竟他們在非常時期來港有甚麼逼切性?是否不讓他們來,就是「助長港獨氣焰」、「讓香港變成孤島」?當整個建制派也基本上支持封關,林太不封關的決定,邏輯上,只有一個答案:不惜令香港醫療系統崩潰、香港人心惶惶,也要讓香港成為內地富人的逃生門。做出這些的這人,還是當年你認識的Carrie嗎?

上月你參加澳門回歸慶典時,沒有聞歌起舞,不少朋友視為「勇武手足」。雖是說笑,但《歌頌祖國》這首歌,確實不是伴隨你長大。早已入籍英國的林家,想必對《天佑女王》更有感覺,正如現在真‧香港人只唱《願榮光歸香港》。其實,香港人本來不愛意識形態的表態,除了那些深深害國的愛國賊,哪些人需要時刻表忠?在我心目中,最能代表香港不同顏色的歌曲,依然是《東方之珠》:不是羅大佑政治正確版,而是前輩歌手甄妮的同名歌曲:「新的迫害/新的引誘/ 有正有邪/何處是岸/此小島外表多風光/可哀的是有人仍是絕望」。這首歌推出時,大概是你和一代精英學生Carrie Cheng蜜運之際。滄海桑田,你們一家最後的岸,究竟在香港、北京、還是倫敦,我們不知道。也許你也不知道。但這樣下去,我們又何處是岸?

勸勸Carrie,救救香港,封關吧。其實,在心靈深處,你又有多久沒見過那位大家懷念、那些年的真Carrie Cheng?

明報筆陣,2020年2月3日,原裝長版

3 thoughts on “給林兆波教授的信:救救香港,到了「一國兩制4.0」了……

Add yours

  1. 波仔,你攪點佢,唔使情書,包你乜女都有,中外都有,天天新款,唔使對住件冇人生,性變態,鞋口鞋面,只封咗自己關嘅柒婆!

  2. Well said ,教授! 只是這個有嚴重”性格缺陷” 的柒婆已經無藥可醫啦 🙁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