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系列:沙巴、沙撈越向香港示範「真‧一國兩制」

全球抗疫系列:沙巴、沙撈越向香港示範「真‧一國兩制」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世界各地沒有像個別無知婦孺那樣曲解世衛原則,紛紛對主要疫區中國湖北省、或全中國實行不同程度的封關。根據基本法,「高度自治」的香港特區,理應有權力行非常舉措,對來自疫區的人民實行全面封關,這訴求現已成為包括主流建制派在內的香港共識。但林鄭月娥政府一句「你們不會得逞」就推搪過去,難免令人懷疑,這是否又是涉及北京說了算的「一國」層次;國際社會繼穆迪等權威機構紛紛把香港降級後,今後會否繼續視香港為與內地不同的實體,也殊難定論。

其實國際社會實行類似「一國兩制」的地方極多,這次抗疫,也成為真假「一國兩制」的照妖鏡。日前馬來西亞東部的沙巴政府宣佈,禁止中國大陸來往沙巴的航班入境,總數達每週117班,港澳台航班不在此限;值得注意的是,馬來西亞政府卻沒有這政策,依然容許中國航班降落。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公開表示「非常難過」,希望沙巴政府改變這「非常苛刻」的決定,但被沙巴政府拒絕。與此同時,同屬東馬的沙撈越,則宣佈禁止所有中國護照持有人、及過去兩週曾進入中國的人士入境,比起馬來西亞政府只禁湖北人的政策,同樣嚴厲得多。

沙巴、沙撈越的「一國兩制」,源自馬來西亞1963年成立時的協議。馬來西亞由馬來亞聯邦(今日西馬)、沙巴、沙撈越、新加坡(後來退出)四個前英國殖民地組成,沙巴前稱北婆羅洲,沙撈越被英國直接接官前由白人土王統治了百年,都有各自的身份認同。兩地選擇加入馬來西亞時,分別簽署了《二十條協議》和《十八條協議》,馬來西亞政府保證兩地有自己的出入境控制權,即使是西馬人民到達兩地,也需要入境手續,這是這次兩地政府能對中國說不的基礎。協議同時保障兩地「高度自治」,自行選出地方政府,財政、稅收、教育等制度自成一國,原住民權益受到保護,也獲准不以國教伊斯蘭教為當地官方宗教。

協議第七條甚至寫明,要是最終協議不獲尊重,兩地可以脫離馬來西亞。儘管後來馬來西亞通過其他法律,令兩地能否真正搞獨立變得充滿爭議,當地人也對越來越多穆斯林非法入境感到不滿,認為是「一國化」陰謀,加上屬於沙巴的納閩島被劃為聯邦特區,成為變相「割地」,但總體而言,沙巴、沙撈越的自主程度,依然遠高於西馬各邦。

東馬與西馬的博弈由來已久,馬來西亞不能公然打壓東部本土情緒,原因之一是兩地的選票,對馬來西亞大選有關鍵影響,令聯邦政府和兩地人民的利益,不會走到完全獨立。不像林鄭月娥治下的香港,既不可能影響中國執政方針,內地宣傳種種中港矛盾、對香港發生的一切都上綱上線鬧「港獨」,反而可以鞏固中國內部民族主義思維和管治,就像這次疫症,香港人民的利益和福祉,就白白被犧牲掉。香港的「一國兩制」有多「成功落實」,不是自己說了算的,而是國際社會共同監督的,在過去七個月,已經表露無遺,一場疫症,把最後的遮醜布也去掉,望著其他地方「不完美、但可接受」的「真·一國兩制」,香港人怎能無動於衷?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