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與WHO(上):陳馮富珍的前世今生

中國夢與WHO(上):陳馮富珍的前世今生

武漢肺炎全球爆發,世界衛生組織一反常態,先是嚴重誤判疫情的傳播力度和危機,然後又勸說世界各國不要從中國撤僑,再不斷高度稱讚中國的抗疫工作,令世衛在國際社會的公信力大失,再加上被林鄭月娥一類地方幹部用作condom,終於令世衛的埃塞俄比亞籍總幹事譚德塞聲名大噪,一時間,「這位埃塞俄比亞如何得到這位置」,成為國際熱話。

也許是因果循環,譚德塞當選,和我們香港,卻是息息相關。2006年,世衛總幹事南韓籍的李鐘鬱博士突然病逝,十多個國家分別推出了繼任人,當時中國國力尚未如今日強勢,對爭取這位置格外重視,視之為「大國崛起」的關鍵一役。當時的世衛總幹事,是由世界衛生大會的34人執行委員會閉門選舉產生的,可算是超級小圈子選舉,充滿種種國與國的利益交換;由於任內逝世的是南韓人,基於「江湖規矩」,令亞洲國家推出的候選人被看高一線。

當時呼聲最高的候選人,並非陳馮富珍,而是日本提名的候選人尾身茂,中國視他為最大對手。本來在中國大陸,也不乏有力競爭的候選人,例如在國際組織資歷甚深的劉培龍。最終北京卻出人意表的選擇了香港技術官僚出身、資歷比劉培龍要淺的「港英餘孽」陳馮富珍,明顯是精心計算:一個四平八穩的中國大陸候選人,根據當時的投票機制,相信難敵日本專家;但陳馮富珍的「西化」履歷、加上當時還算有效的香港牌,卻有助中國在傳統勢力範圍以外拉票,最終也求仁得仁。關於陳馮富珍的香港身份認同怎樣協助她當選,怎樣強調自己能不偏不倚,筆者曾在國際學術期刊《Asian Survey》有詳細介紹。

陳馮富珍的首個任期內,口碑其實尚可,也有不少動作刻意和北京保持距離。但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何況是一國外交,有了陳馮富珍擔任世衛總幹事,對中國自然不會沒有好處。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她配合了北京對台政策,強調世衛要根據「一中原則」的內部備忘錄「依法辦事」,先是在馬英九年代配合北京統戰,讓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衛,然後又在蔡英文當選後將台灣除名,這是為甚麼今天台灣得不到世衛保障的原因。經歷武漢肺炎一役,世界各國紛紛為台灣在世衛的身份發聲,世衛怎樣演繹那份備忘錄,肯定成為一場外交角力。對北京而言,陳太另一大政績,就是任內承諾支持「一帶一路」建設,無形中為中國日後在第三世界的衛生相關工程大開綠燈。

陳馮富珍落任後,成為政協常委,還要是極罕有的七十歲超齡新任常委,可見北京對她的「高度肯定」。但自此中國洞悉了世衛內部的遊戲規則,也就是國際組織的遊戲規則,不斷依然葫蘆,推舉出中國籍或友好爭奪不同國際組織領導位置,國際社會一直不太留神,直到這一役,才有如當頭捧喝。陳太當選時,香港牌確實為她得分不少,但此後北京對港態度大變,再推出前香港警務處長曾偉雄競逐聯合國公職時,香港牌卻由「國際公民」變成「忠誠勇毅」,橘逾淮而枳,莫此為甚。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